新加坡野生动物招摇过市越来越普遍,这到底是是好事还是坏事?

3月9日在义顺区内撞伤三名路人的野猪。(新明日报读者提供)

本月9日在义顺区内卡迪中心广场发生的野猪伤人事件,终于有了结局。

在逃的野猪,据称躲藏在义顺公园的丛林里,似乎知道外头风声很紧,多日来不敢再公开露面,害得国家公园局的干探们多次行动无功而反,交了白卷。

义顺集选区议员费绍尔近日在个人网页上宣布野猪落网并已伏诛正法的好消息。

一时间,义顺区居民大大松了一口气,可以想象当年武松在景阳岗赤手空拳,只凭喝了几大碗酒得来的力气把老虎活活打死,村民感激零涕的情景。

不过,公园局出动了20多个人手到现场围剿,才立此奇功,跟武松打虎的威风场面相比,还差了一大截。

国家公园局人员和10多名手持盾牌的警察,3月9日和10日花了好几个小时搜捕野猪。(联合早报)

无论如何,公园局为义顺居民除害是一件邻里大事,当地居民又可以到公园内,跑步的跑步,遛狗的遛狗。

义顺野猪伤人事件说是了结却又给人留下一个最大疑问:

当局如何肯定他们抓到的野猪就是那只干案的坏东西?

野猪都长得同一个模样,都是利齿獠牙。本岛国现在野猪群体不小,到处现身,在义顺出没的野猪也许不只一只,真正肇事的元凶可能还在某处丛林里逍遥快活着。

野猪都长得同一个模样,都是利齿獠牙。(新明日报读者提供)

在这个现代化城市里,野生动物似模似样穿街过市,已成为社会上的趣谈。

最近,总统府前有一户16口的水獭要过马路,站岗的警察连忙管制交通,为它们开路,那个阵势就像是从总统府内出来的大人物车队。

这道城市风景线被路人录下视频,网民看了啧啧称奇,这个水獭家族一日之间成了网红。

过后,也有人跟着上载一段视频,显示一队作市区一日游的水獭旅行团在桥北路福南中心前,随着路上行人等红灯过马路的壮观情景。

野生动物在组屋区、闹市内招摇过市,似乎越来越稀松平常,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值得研究一番。

动物学家可以根据动物的生活习性来探讨它们进入人类生活圈子的缘由,以及这种现象对城市人是否构成安全的隐患。

人们又要如何与这些不速之客打交道,如何避免人畜之间因一时误会而发生肢体冲突。

万物之灵的人类被动物伤害,错的一方肯定是畜生。那只义顺野猪只因撞上人就被治以死罪,这是人类的文明游戏规则。

将野生动物赶尽杀绝,不是治理野生动物为患的办法。

野生动物的活动范围跟我们的生活圈子重叠,从某个角度可证明新加坡在现代化过程中,也非常注重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

围绕着我们周围的是大大小小的公园、绿地和湿地,这些自然环境也正好给一些野生动物制造了养儿育女的环境条件。但有人却说是我们剥夺了动物原来的地盘,不能错怪它们。

新加坡全岛的政府组屋区周边都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园、绿地和湿地。(联合早报)

在公园内,最常见的小动物是小松鼠。在自然公园里,猴子是最大的野生群体,野猪因为缺乏天敌,所以繁殖也快。

早期,野猪的最大“天敌”就是人类。

野猪也俗称山猪,山猪肉是本地一道美食,曾几何时,当局禁吃野猪,山猪肉从本地美食菜单上消失。

要减少野猪的为患,把吃山猪肉合法化,是个立竿见影的办法。但这显然不是当局所提倡的,当局禁吃山猪必有其卫生的依据。

其实,人类对野生动物最大的尊敬就是不喂养它们,文明的处理日常生活中的残羹厨余。

保持环境的卫生,在咖啡店和小贩中心里,连乌鸦、八哥和鸽子都没得捞,它们自然而然少来扰民。

野猪繁殖力太强,对人类安全构成威胁只好“人道”处理之。不把它们当美食来吃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