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新加坡未来发展核能,电费会不会更贵?

能源市场管理局委任的委员会提出报告称,核能发电可能在未来成为新加坡的发电选项之一。图为位于法国中部的一座核电厂。(法新社)

新加坡政府在上个月公布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新加坡希望能提前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碳排放的目标。

如欲达标,约占本地碳排放40%的能源领域如何实现零排放,将是重中之重。

能源市场管理局委任的能源2050委员会(Energy 2050 Committee)今天(22日)公布的报告就指出,我国能源领域应该有办法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碳排放。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名为《迈向能源转型2050》(Charting The Energy Transition To 2050)的报告不排除为了达成上述目标,新加坡有可能采用核能发电。

根据该报告,全球未来在对抗气候变化上的合作程度,以及干净能源技术的发展速度,将决定新加坡未来能源转型可能面对的三种情境。

在三种不同情境下,新加坡的电力来源分布将所有不同。

其中,在最坏的情况下,若全球因地缘政治危机而处于分裂,且干净能源技术无法及时到位,那新加坡在无法仰赖进口干净能源的情况下,将不得不采用核能发电。

全球分裂且干净能源科技不到位的情况下,我国的电力来源分布。(迈向能源转型2050)

核能发电技术如今更新、更安全

说起核能发电,历史上其他国家曾发生过的核能灾难难免令人心有余悸。

事实上,我国政府也曾在2012年作出当时的核能技术不适用于本地的结论。

不过,《迈向能源转型2050》报告强调,近年来,核能发电技术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普遍被认为有潜力比现有传统的核能发电来得更安全。

我国政府的态度亦有所转变。

人力部长兼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今年1月在国会被问及,全球电力短缺是否影响当局使用核能发电的立场时回应表示,政府一直都在持续关注新型的先进核能技术。

全球目前主要有两种新形态的核能发电技术处于萌芽阶段。

第一种:核能发电领域的“明日之星”——小型核反应堆。

小型核反应堆的优点包括建造时间较短,且无需像传统大型核电厂那般占用广大土地,或有助于新加坡摆脱土地面积较小的限制。

目前小型核反应堆的相关技术仍处于研发阶段,尚未投入商业运转。

但报告预测,相关技术有望于2030年代末端开始在全球范围使用。

新加坡在2040年前,将能决定核能发电是否可行,并着手开展相关核能发电工程。

全球科学界正努力探寻小型核反应堆发电的可能性。(互联网)

第二种:新核能发电技术——核聚变(fusion reaction)。

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资料显示,太阳连同所有其他恒星都是由一种称为核聚变的反应提供动力,因此如果能将核聚变在地球上复制,那它将可以提供几乎无限的清洁、安全和廉价的能源。

目前,传统核电厂采用的是核裂变反应(fission reaction),而核聚变产生的能量更大——是核裂变反应的四倍。

同时,核聚变反应堆也相对安全。由于不是透过连锁反应来运转,核聚变反应堆不会像传统核裂变反应堆那样产生较为严重的意外。

核聚变反应堆的优点还包括,其产生的核废料存有辐射的时间较短,同时也无法作为武器用途。

和小型核反应堆一样,核聚变的相关技术仍未成熟。科学家还在持续试验新材料和设计新技术,以改进约束性能和等离子体的稳定性来获取聚变能。

报告建议,新加坡应该及早为采用新兴的核能发电技术做好准备,确保我国能在相关科技成熟后迅速接轨。

2014年,我国拨出6300万新元,展开了一项有关核能安全、科学及工程的研究及教育计划。

2017年成立的新加坡核研究与安全所(SNRSI)过去五年也提供了24份和核能领域有关的研究生奖学金。

氘和氚(两种氢的同位素)的混合物将被用来作为未来聚变电厂的燃料。在反应堆内,氘和氚的原子核发生碰撞和聚变,释放出氦和中子以及大量的能量。(国际原子能机构)

另两种不必用到核能发电的情境

无论如何,根据《迈向能源转型2050》,核能发电仅有在未来能源发展三种可能情境的其中一种情境,才有必要采用。

报告提出的另外两种情境则无需采用核能发电。

一、全球紧密合作对抗气候变化,同时能源科技进展顺利。

这是最理想的情境。

在此情境下,新加坡能顺利地去碳化,并拥有多元的电力来源。

其中,在全球紧密合作,地缘政治危机受控下,进口电力将是本地能源的最大来源。

目前,我国已研拟向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电力,同时计划加入本区域的老挝—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电力整合计划。

与此同时,受益于全球能源科技的快速发展,新加坡也能大量采用氢气发电技术。

新加坡届时可以完全放弃天然气发电。目前,本地有95%的电力来源为天然气。

全球紧密合作,能源科技发展到位情况下,我国的电力来源分布。(迈向能源转型2050)

二、全球紧密合作对抗气候变化,但能源科技进展迟滞。

这是相对次之的情境。

在这个情境下,全球为对抗气候变化通力合作。

但由于全球经济从冠病疫情中恢复的时间较长,全球投入干净能源研发领域的投资将会有所延缓。

因此和第一种情境相比,氢气发电的比重较少,进口电力的比例必须提高,同时我国仍须保留一定数量的天然气发电。

全球紧密合作,但能源科技发展迟滞下,我国的电力来源分布。(迈向能源转型2050)

发电成本势必随能源转型而提高

最后,不论是哪种情境,不论是否用到核电,本地民众最为关切的,恐怕还是电费会不会更贵?

能源2050委员会的答案并未让人太意外:

会!

报告指出,消费者和本地企业必须做好准备支付更高的电价。

报告建议,现行的电价固定费率模式有必要在未来转换,消费者的用电习惯也必须改变,例如避开在尖峰时刻用电及采用智能电力管理系统等。

报告强调,若要确保能源系统更加可持续和可靠,在能源转型过程中,成本上涨将在所难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