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竞选总理接班人失利,却赌赢了抗疫!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口碑逆转~

新加坡下一届领导人的“争夺”,在这几天已经尘埃落定!

在以19票中获得15票的绝对票数,获得新加坡部长们的支持后,现任财政部长黄循财被推举成为新加坡下一代团队领导人。

曾经,媒体和民众都认为,接班人应该在黄循财和王乙康之间选一个!

外媒甚至当着李显龙面说这是新加坡版的《鱿鱼游戏》,把两人放进一个竞争的局面(同是抗疫小组组长)。

虽然李显龙否认了,但现任卫生部长王乙康无疑曾经是“有力竞争者”,似乎在民众间的人气也相当高。

图源:Business Times

从去年5月接任卫生部长以来,王乙康领导下的防疫工作,从一开始的磕磕绊,到逐渐被人认可。

曾经被骂声淹没,新加坡在今年疫情逐渐稳定后,他的风评也开始反转,不断被选民看好。

但最终没有获选接班人,有网民对他没有被推举成为下一代领导人表示遗憾~

“你是最棒的!”

“我支持你!你是一个真正的我可以信任的领导者,大胆而有板有眼,有能力在不同的人群中建立联系。”

看起来他赌赢了新加坡抗疫

但“输掉”了接班人的位置

看起来没能成为总理接班人

但是却又为他赢得一波“怜爱”

让我们看看王乙康这两年做对了什么,又为什么“输了“

新病例近三个月来新低

王乙康再度表态可能继续放宽

这些天以来,新加坡的疫情处于持续受控状态。街头攒动的行人就是最好证明。

当然,不仅仅是大家对病毒的恐惧已经降到了一个低值,单从每日疫情数据上来看,在过去的14天里,新增病例相比今年的2月,动辄1-2万要好得多。

昨天,卫生部通报的单日新增病例,降到了1670例。

这是自1月下旬以来的新低。新增病例中,有1416起是通过ART检测发现的低风险病例,占总数的84.79%。

新加坡的新冠每周病例传播率则是0.74,已经连续46天低于1,意味着社区病例一直减少。

不仅仅是新增病例最近少了许多,政府最为关注的住院人数,特别是重症患者人数,在近一个月时间内也是大幅下降。

一个月前,住院人数有900多人,昨天,这个数字只有200多人。

需要吸氧的患者人数,在过去一星期内保持平稳,不足上个月月底的1/4。

与此同时,在ICU接受治疗的患者,这几天也终于下降到了10人以下。新加坡ICU病床占用率现在看来并不高。

对比起新加坡超过115万起新冠病例来说,病死率不算太夸张。新加坡时新冠疫情下超额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依旧成立。

最关键的是,在上个月29日,新加坡官宣一大波解封措施,包括提高社交聚会人数顶限、户外不强制戴口罩后,原本当局预计的病例数反弹的现象,一直都没有出现。

图源:中央社

对卫生部长王乙康来说,虽然他的防疫工作依旧不能大意,但稳定的现状,还是让他的心情大好。

昨天,他参加了自己选区内的三巴旺关爱新加坡行动义工中心的启用仪式,致辞时他再度表示,如果新加坡的新增病例持续下降,新加坡人民的生活,有望恢复到疫情前的正常水平。

无论是放宽还是收紧措施,都是经过政府判断和评估后的慎重决定。他希望民众不要太过操之过急,耐心等待就好。

图源:王乙康脸书

现在的王乙康似乎不受接班人结果的影响,看起来相当意气风发,面对疫情态度轻松很多。

很难想象,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曾经面临着多么大的压力。

接任卫生部长近一年

王乙康风评由差转好?

作为新加坡第四代领导团队成员,王乙康的从政之路,并不像很多人想得那么顺遂。

他这两年担任的是新加坡受疫情影响最大的部门,先后任交通部长、卫生部长。

“临时上任”的卫生部长

上台就面临棘手挑战

特别是,在去年4月新加坡内阁改选中,他被推到了卫生部长,这个在当时看起来相当“烫手”的职位上。(实际上是在5月中旬才正式上任)

新加坡下任总理黄循财也是在这时接任财政部长,图源:8视界

调令来得相当突然,令刚刚才成为交通部长不到一年的王乙康相当诧异。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他直言自己当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不过,当时新加坡的疫情状况,也不容得他对任命吃惊太久。

原本,在“断路器”措施后,新加坡经过了有条不紊的“分阶段”解封后,新加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日增病例不超过3位数。

德尔塔毒株的到来,改变了一切。

图源:CNA

在当时,新加坡并没有实施太过严格的边境封锁和管控。

境外输入的德尔塔毒株,在短短的一瞬间就“攻陷”了樟宜机场,并随着蔓延到了新加坡社区。

政府在这之前并没有太多准备,因此无法将病毒尽量控制在一个较容易管控的区域内。

2020年客工宿舍爆出感染群后,数以万计的客工被安排到隔离设施隔离,图源:搜狐

因此,上任后王乙康几乎是马不停蹄(他在成为卫生部长后顺理成章地进入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和其他同僚商议后,最终共同做出让新加坡回到“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的决定。

在限制社交聚会最多2人、禁止堂食、尽可能居家办公等措施下,到了6月,新加坡每天新增的本土案例大致上从20多至30多例下降至10多例、甚至个位数。

图源:cincainews

这轮的疫情考验,从现在回看似乎不太烈度较轻,截止到5月底,新加坡“只有”449起本土案例感染“高关注变异株”,其中428例是感染了德尔塔变种毒株。

但是,当时新加坡的全民疫苗接种计划正在初步开展阶段。大部分在新加坡居住的人群,当时处于“裸奔”状态,或只接种了一剂疫苗。

一旦德尔塔这种更具传染力的毒株彻底渗透进新加坡的家家户户,那新加坡的疫情防控就将失控。

而且,当时的新加坡,和中国一样,都是实施着严格的“清零”计划。不过在不久后,新加坡政府选择大范围地调整新冠策略。

激进的策略

王乙康曾遭受满满恶评

2021年中旬,也就是王乙康上任卫生部长不久,新加坡做出重要决定!

6月24日,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三位部长王乙康、黄循财、颜金勇联名发表题为《与冠病共处如常生活》的文章,被认为是新加坡转换思路,从“清零”改为逐渐“与冠病共存”的最好证明。

来源:海峡时报

在社区病例继续受控后,2021年8月,王乙康在记者会上宣布,从当月10日起,新加坡将对完成接种疫苗人士,分四个阶段逐步开放经济、社交和旅游活动,以迈向“与新冠病毒共存”的新常态,而不接种疫苗的人将“处处受限”。

图源:Yahoo Singapore

只是,德尔塔的威力似乎超过了他和抗疫小组的预期。

在新加坡官宣“共存”之后,去年8月底到9月,新加坡迎来了社区病例的又一波高峰。而这波高峰,是在新加坡近80%的人口,完成了疫苗接种以后。

德尔塔病毒几乎是在短短一瞬间就击穿了新加坡的医疗系统,医院资源的严重短缺,让不少医院公开发声,希望轻症或无症状患者尽量避免就医,以免造成资源挤兑。

图源:陈笃生医院

去年9月27日,新加坡政府被迫宣布收紧限制。

在当时,因为确诊人数确实多,而且大部分都是社区病例,当时的很多新加坡民众,对于政府“共存”道路充满疑虑,对病毒充满恐惧。

因此,部分新加坡人对王乙康的态度,从相对中立逐渐转为不认可,对他指责颇多。

“抗疫工作小组失败了。他们的忽视导致了病例增加,并危及我们医护人员的健康。我相信这是因为自满而导致的失败。”

“还有心情庆祝佳节?你知道有多少家庭因为失去至亲而陷入挣扎及在泪水中生活吗?现在你们还说正在观测中,还需要多少人牺牲你们才能醒过来?!”

其中不乏对他进行言语攻击,或在质疑他的动机。

更有甚者,在网络上发出请愿,希望王乙康引咎辞职。

新加坡网友发出的请愿

新加坡网民的愤怒,不能说是无的放矢。

新一波疫情爆发后人心惶惶的那段期间,以王乙康为首的卫生部引入了“居家康复计划”,让大多数无症状或轻症患者在家休养。

但是,在家休息期间的远程医疗服务,一开始并没有跟上。

而且,当时卫生部或医疗服务热线,因为种种原因非常难以拨通,更是让患者们心神不宁。

这个时期,他的风评跌落谷底。

后来证明居家康复对于缓解医院、节约医疗资源有相当的帮助。

面临重压,王乙康始终淡定

逐渐扭转风评

但面对着这些来自人民内部的不满声浪,王乙康并没有多做解释。

公开场合中,他永远保持着一张相对冷静的面容,有条不紊地回答媒体的质询。

图源:南华早报

一方面,他带领着卫生部逐渐完善居家康复计划及远程医疗体系,并和新加坡其他部门合作分工。

新加坡武装部队助力居家康复计划,图源:海峡时报

医疗流程的变化和改善,逐渐让新加坡新冠患者在家休养也不会遇到太多问题。

饱受赞誉的新加坡三级医疗程序

另一方面,针对德尔塔疫情下,重症患者增多的问题,王乙康和卫生部一起,推动进行ICU病床的扩建,并建设社区治疗设施,分级治疗有需要的新冠病患。

推行的疫苗接种差异化政策,更是让曾经那些不愿打疫苗的死忠分子,也逐渐接受现实,对新加坡控制重症患者人数,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他的带领和统筹下,即使是奥密克戎疫情,比去年的德尔塔疫情从新增病例的数量要要多得多,但整个社会已经不再慌乱。

很难想象,要是没有引入居家康复计划,那奥密克戎疫情下的数十万患者瞬间涌入本地医院,会对新加坡整个医疗体系造成多大的负担。

图源:CNA

他的政策或许在当时看起来有些激进,事后终被证明有效。他或许有些时候会有错误的判断,但他勇于在公众面前承认,并道歉改正。

面对疫情,他从来不藏着掖着,专家判断的峰值,他会第一时间告知媒体和公众,即使数字看起来很吓人。

时至今日,当时被很多人所不理解的政策延续到了现在。在他的工作开始见成效的时候,一些人又开始转换口径,对他大加赞扬。

“王部长你和你的团队太棒了,请保持现在的出色工作表现!”

即使是奥密克戎疫情造成的感染人数,远比去年德尔塔疫情要多得多,但几乎没有多少人再对他问责。

甚至是在前几天,他恭喜黄循财成为下一届领导人的po文中,还有不少网民留言,感谢他的贡献。

“感谢王乙康成为我们核心团队的一员,感谢您在许多方面做出的改变。我们期待您在未来几年的继续领导和贡献”

不少网民似乎终于回忆起,在疫情高峰前突然被推到卫生部长的职位上,他的工作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在这次疫情大流行期间担任卫生部长真的很不容易,感谢您的团队,为了帮助我们度过这段困难时期所做的努力。”

即使是已经无望接任,还有不少人依旧支持着他,为他叫屈。

王乙康后来居上

但可能输在这里!

在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请辞后,迟迟悬而未决的第四代团队领导人人选,让不少新加坡人猜测。

在新加坡内部,在一切尘埃落定以前,似乎不少人都对王乙康表示相当看好。

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在一次和李显龙举行的论坛上以韩剧《鱿鱼游戏》为例,称李显龙让二人共同执掌新加坡的防疫工作,是在观察和考察二人的表现,以决定接班人的人选。

图源:海峡时报

当然,李显龙当时对此做出反驳,认为不该看中哪位候选人胜利,而是要着重于建设一个未来领导人团队。

令人感到玩味的是,李显龙在当时,并没有否认黄王二人是他的“属意”。

(两人经常一起录视频向网友解释政策👇)

但是王乙康最终还是“输了”,也许和这几件事有关系:

1)首次出战败给反对党

对比其他“候选人”黄循财和陈振声,王乙康的从政之路颇为坎坷。

2011年,他原本就有机会成为议员。但是他所在的人民行动党阿裕尼集选区团队,在大选中输给了由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带领的团队。

政坛新人王乙康参与群众大会时的演讲画面,图源:海峡时报

这一等就足足等了4年。2015年,他转战三巴旺集选区,这一次他终于没有再错过机会。

对比黄循财和陈振声,他进入政坛,甚至是党内部的时间,足足晚了4年之久。

2)没有机会历任财政部

进入国会后,他历任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国防部第二部长、教育部长(与黄志明同时在任)、交通部长,卫生部长。看起来相当平坦,但是他错过了在新加坡相当重要的财政部相关职务。

毕竟,从李显龙以来(未当总理时),新加坡就有财政部长接班的“传统”。

2005年,兼任新加坡总理及财政部长的李显龙准备进行财政预算案演讲,图源:新加坡国家档案馆

3)政治世家,出身不好?

而且,王乙康的出身,似乎在新加坡也有些说法。他是新加坡左派人士王连丁之子,王连丁所处的党派社会主义阵线,曾和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擂台”。

王乙康父亲王连丁(左二)于1966年,图源:海峡时报

无论如何,王乙康今年52岁,他的政治生涯还相当漫长。

未来,说不定他有可能成为黄循财的副手,或者继续在新加坡实权部门发光发热。

他不会是下一届新加坡总理,但他还有很长的时间为新加坡做出贡献,未来有没有可能更近一步,至少现在没人能给出结论。

你们怎么看待王乙康呢?觉得他可惜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