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许不会了解,这才是最真实的新加坡

妈妈感染新冠,被迫与宝宝骨肉分离。大马打工人确诊新冠,被房东赶出房间。独居老人不幸染疫,无人照顾,只能孤独等去世......这才是疫情之下,最真实的新加坡!

自从新加坡宣布进入“与病毒共存”的新常态以来,已经过去快有5个月了。昨日,新加坡日增13623起冠病病例,已连续6天破万。

对此当局表示,这一数据已经在预料之中,一旦染疫高峰期过去,政府将会陆续放宽更多的防疫措施。

看到这里,有些网友或许都有点懵了,难道新冠病毒真的不可怕嘛?难道感染者就真的像得了一次流感一样,过个2-3天就好了嘛?

每晚,当新增病例数据出炉时,我们看到的只是一连串冰冷的数字。事实上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而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今天就带大家看一看,疫情之下,最真实的新加坡吧!

女子感染新冠在主人房内居家隔离孩子不知情以为妈妈出差,最后全家染疫

有个朋友,前段时间做ART定期检测的时候突然就“阳了”,无奈之下她只好选择在自家主人房里进行居家隔离。

每天,她丈夫会把一日三餐做好,放在主人房的门口,她吃完以后会把餐具拿出来再放回门口。

为了不让家里的两个孩子担心,当孩子们问起爸爸:“妈妈去哪里了?”的时候,爸爸只好撒谎说道:“妈妈出差了,过几天就会回来了”,而天真的孩子却信以为真。

每天,她都能听到门外孩子们与爸爸的对话。她知道孩子们很想她,她也很想念孩子们。不知有多少次,她想立刻冲出房门告诉孩子们她其实就在她们身边,然而,因为ART还没有从阳转阴,她不能这么做。明明近在咫尺却咫尺天涯,这种痛苦想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概念图

直到第5天的时候,她的ART终于从阳转阴了,她已经在和丈夫盘算着如何给孩子们一个惊喜了。然而这天,她丈夫却出现了咳嗽和喉咙痛等症状。 她心里突然涌现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在丈夫给全家人都做完了ART以后才惊恐的发现,不只是他!连家里的两个孩子也感染了新冠!一时间,晴天霹雳!

由于丈夫已经完成疫苗接种并且打完了追加剂,因此症状比较轻微,但她还未接种疫苗的两个孩子就没那么幸运了......

当晚,她装成刚从外地回来的样子,走进了孩子们休息的房间。当满脸憔悴的孩子们看到妈妈时,双方都深情的拥抱彼此,喜极而泣,然而这时她的眼里却只有愧疚与自责,并没有母子重逢的喜悦。

深夜,她给孩子们量了体温,发现已经烧到38.6°了!她急忙把孩子们叫醒,连哄带骗的说服他们吃下了退烧药,而且用物理方法帮他们降温。 

夫妻俩曾经商量过,要不要带孩子去医院看诊。然而想到医院的平均等候时间与可能会引发的交叉感染,最终他们还是决定让孩子们进行居家康复。

到了第三天,孩子们的新冠症状终于消退了,他们的体温也逐渐趋于平稳。

到了第五天,家里全部人的ART都从阳转阴了。她煎熬的冠病康复之旅也终于结束了......

前几天和她见面的时候,她一再提醒万事通,对于儿童来说,感染新冠绝对不是感冒一场那么简单。

概念图

大马打工人感染新冠不敢就医

东窗事发被房东赶出家门露宿街头

对于生活在新加坡的居民来说,除了“家有幼崽”的,最怕感染新冠的大概就是那些漂洋过海,在新租房的打工人了。

小青来自于大马,自从2年前她选择来到新加坡打工以后,疫情突然爆发,她就再也没回过家。这两年来,她一直在新租房子住。

几周前,她突然开始发烧、咳嗽和四肢无力。在超市买了一套ART自检仪并且做过检测后,她发现自己感染了新冠。不过她却不敢声张,更不敢去医院就诊。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她知道,如果房东得知她确诊的消息,一定会把她赶出家门的。毕竟房东家里还有1个刚出生不久的宝宝。

为了不被赶出家门,也为了不把新冠传染给别人。她偷偷吃了退烧药,并且向公司请了两天假,在家里休息,静待康复。不过她在家里戴口罩的反常举动还是引起了房东的怀疑。

在房东的要求下,小青迫不得已当着房东的面做了ART。在看到自检仪上呈现为“两条杠”以后,愤怒的房东立刻把小青赶出了家门,并且斥责她不负责任。

由于事发突然,小青的朋友也没有可以收留她过夜的。她给卫生部打了电话,希望住进隔离设施里,然而卫生部却回复她说需要一些时间去准备隔离房间。

可怜的小青只好露宿街头。一个女孩子家,躺在荒郊野外的寒风里,无助的瑟瑟发抖着,还发着低烧。对于胆小的她来说,这远比确诊新冠要恐怖。

概念图

独居老人确诊新冠不能出门、不会点餐、无力做饭只能孤独等去世

新加坡是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新加坡财政部长黄循财表示到了2030年,新加坡将有1/4的人口为老年人。

近几年,报纸上有关独居老人惨去世房间却无人知晓的新闻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陈伯今年已经81了,他独自一人生活在义顺的组屋中,每天的生活就是看看报纸,浇浇花而已。他唯一与外界接触的地方就是中午去楼下的咖啡店打包午餐,顺便买报纸的时候了。

这天,陈伯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会莫名其妙地流鼻涕不说,整个人都觉得晕晕沉沉的。在用过当局发给他的免费自检仪后,他才知道自己确诊了新冠。

每天都有看报纸的陈伯知道,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居家隔离了。可一日三餐的问题却难住了他。他年事已高,已经没有力气做饭。用手机叫外卖他也不会。如果不能去咖啡店打包,那他该去哪里吃饭呢?

陈伯有一个在国外工作的女儿,本来他是不想打扰女儿的。但在孤单与无助之下,他还是选择给女儿发了信息。

他的女儿迅速联系了陈伯附近的居委会,在了解相关详情以后,居委会表示会给陈伯送去一日三餐,并且尽量帮助他度过难关。

尽管有居委会的全力帮助,年过80的他还是熬的异常痛苦,不过好在,他已经接种过新冠疫苗。

一个星期后,陈伯终于康复了,他也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客工兢兢战战一旦确诊恐连累整个宿舍

说起新加坡的客工,通心粉们应该还记得去年年初的时候,在新加坡各个客工宿舍爆发的大型感染群吧?当时客工们都被强制隔离在宿舍内,每天的行动都会受到严格的管制。

如今,即便所有客工宿舍中的确诊病例已经清零,他们还是每天兢兢战战的,原因无他,就是害怕某天宿舍里会再度爆发大型感染群,他们又要回归被强制隔离,失去自由的噩梦里。

虽然他们客工群体现在已经恢复了自由,但还是不敢去人多的地方玩,每天也都很自觉的做着ART。因为一旦他们其中有人感染,连累的将是整个客工宿舍!

当局一直都在强调,感染奥密克戎后的症状十分轻微。对于每天过万的新增确诊病例,坡岛居民也都习以为常。

然而万事通想告诉大家的是,在这些冰冷的确诊数字背后,他们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里面每个人都面对着自己的困难,并不是一句“致去世率低”就可以让人觉得感染新冠不痛不痒的。

你们知道哪些在疫情之下,揪心或感人的故事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