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的老人们,都开始为自己的“身后事”打算了?

(海峡时报)

人生在世,都会走到一个不可避免的终点。

然而,谈论去世总是令人忌讳的,无论是出于对死亡的担心和恐惧,或是出于宗教及文化等原因。

本地一个名为HappyUrns(红蚂蚁暂译:快乐骨灰瓮)项目,通过为长者制作代表他们个性以及生平的骨灰瓮,借此将象征死亡的骨灰瓮”改头换面“为庆祝生命的纪念品,鼓励大家百无禁忌、自由地讨论自己的身后事。

在新加坡,骨灰瓮大多是无装饰、单色的功能性容器,只用来存放火化后的骨灰。

HappyUrns 受连氏基金会和洪振茂基金会委托,与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 (SUTD) 的设计创新团队合作,邀请圣若瑟之家(St Joseph’s Home)的7名老人,为他们制作专属的个性化骨灰瓮。

该项目于2019年启动。先是由设计师了解每位老人家的个人故事、性格、他们所关心的事情以及他们希望被记住的方式。

(海峡时报)

然后再与来自The 8th Floor Creative Space 以及The Clay People的陶艺家合作,把构想的骨灰瓮制作成成品。

(海峡时报)

这个原定6个月完成的项目,因冠病疫情的缘故,被延后了5次。骨灰瓮最终在去年12月6日完工,移交给长者们。

《海峡时报》由始至终跟踪记录了整个项目。

Celine Yeo(84岁)

(海峡时报)

曾担任小学中文老师30年的杨女士,“爱”对她来说,尤其重要。

教书生涯中,秉持着上帝会接纳每一个人的信念,她在引导误入歧途的学生回归正途的过程中找到了意义,也让不少叛逆的少年成为有责任感的青年。

生活上,她深爱并最引以为荣的是三个儿子。他们一个是心理学家、一个是艺术保护者,还有一个是教育家。

因此,她选择的骨灰瓮设计是:三个天使捧着她的心,天使们就代表她的儿子。

在2019年10月10日的一次讨论中,杨女士看到了设计团队为她制作的心形骨灰瓮泡沫塑料原型后,开怀大笑。(海峡时报)

杨女士常在养老院画画陶冶性情,有艺术造诣的她对自己想要的设计和颜色非常清楚。

(海峡时报)

几周后,团队给她展示了一个更完整的原型。

(海峡时报)

她对骨灰瓮的形状、颜色和设计都非常满意。

不幸的是,她还未能看到成品,就在去年9月去世了。

团队把成品交给了她的家人,他们在去年10月28日将她的骨灰放在成品中,安置于位于甘榜巴鲁路的圣德肋撒天主教堂(Church of St Teresa)。

(海峡时报)

Mary Tan(90岁)

(海峡时报)

Mary 曾是一名音乐教师,性格活泼开朗。热爱生活的她,喜欢与每一个相遇的人交谈。

她年轻时也特别爱运动,最喜欢的是打乒乓、游泳、骑自行车和打羽毛球。

当被问及行动不便的她想要什么颜色的骨灰瓮时,她回答说:

可以把它做成彩虹的吗?

她最终选择了带有波浪形图案的卵石形设计。由于她视力不佳,设计团队还特别把骨灰瓮的表面制出纹理和凹槽,这样她就能用手感受设计。

在2019年9月10日的第一次会议上,设计工程师Amanda Swee在她听力较好的耳朵旁,与她讨论她想要共同制作的骨灰瓮设计。

(海峡时报)

在同年10月10日的一次讨论中,设计师握着她的手,让她比划自己想要的骨灰瓮的大小和形状。

(海峡时报)

27个月后,设计团队把成品交到她的手中。

(海峡时报)

Theresa Wan(87岁)

她的骨灰瓮画有最爱的绿色植物图案。(海峡时报)

和 Theresa 见过面的记者是这样形容她的:

即使她已经上年纪了,仍然诙谐、敏锐、风趣。

说真的,光看照片,就能感觉到 Theresa 是个豁然开朗的老奶奶。

Theresa 25岁就搬进了 Queen of Peace 教堂,在那里一住就是60年,当了50年的圣经老师。

她空闲时也爱做手工,尤其喜欢画中国水墨画。

她的骨灰瓮灵感来源于仙桃。因为桃子在华人眼中被视为福果,是长寿和不朽的象征。骨灰瓮的颜色则是她最喜欢的淡雅玉色。

2020年10月23日,万女士看到她的骨灰瓮原型后,满意地向设计工程师Amanda Swee致敬。(海峡时报)

她的骨灰瓮的一个独特之处是,有一个玫瑰花形状的隔间,用于存放对她来说非常珍贵的项链。

(海峡时报)

 Nancy Chia(87岁)

(海峡时报)

Nancy喜欢各种贵重物品,从黄金到瓷器。

她认为骨灰的最佳形状是球体。所以,她选择的设计是一个以青花瓷为灵感的球体,带有花卉图案,体现了她对大自然的热爱。

Anthony Long (59岁)

(海峡时报)

这位前咖啡头手人老心不老。

Anthony最喜欢钓鱼、保龄球、听音乐、锻炼和健身。他常在YouTube上听音乐,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是中国摇滚歌手汪峰的作品,以及摇滚音乐Mando。

他对骨灰瓮的要求是要有鲜艳的颜色和符号,他说:

“不要暗暗黑黑的。”

他的骨灰瓮的最终设计,盖子上有一颗星星,颜色以鲜艳的橙色和蓝色条纹为主。

Veronica Koh(71岁)

(海峡时报)

Veronica对园艺和蓝天的热爱,全都体现在她的骨灰瓮的设计中。三分之一献给蓝天,三分之一献给白云,三分之一献给绿色花园和鲜花。

她的房里摆满了她引以为豪并悉心照料的小盆栽,有秋葵、班兰叶、芦荟和罗勒(basil)。

Philip Lauchengco (69岁)

(海峡时报)

这位前安全官员从小就对金字塔和大海着迷。虽然原先想融合金字塔和大海在设计中,菲利普最终还是选择了简单的金字塔造型。

菲利普说:“我想要一个高高的金字塔,这样才可以把我所有的骨灰都装进去。”

设计师也用心制作骨灰瓮的细节,比如砖块。菲利普的骨灰瓮是这七个设计中,唯一一个用于海葬的。因而,团队特地使用未经烧制的粘土制造,一旦放入海里就会自动溶解。

看完色彩斑斓、各具特色的骨灰瓮,小编只有一个想法:如有机会,我也要为自己设计一个独一无二、最能代表自己的骨灰瓮,活得精彩、走得潇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