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离校考试数学试卷难度太大,“很多学生都被难哭了”?新加坡考评局回应了

哈佛大学在中国录取率不足0.5%,但在新加坡的录取率却高达14%;就连三年一次的PISA国际学生能力测试的前三名,也是常年被新加坡霸占着,而这一切得益于新加坡的精英教育及其领先的教育水平。

崇尚精英教育的新加坡,对人才的渴求简直到了一个极致,这一点从以前的精英分流教育制度就可以体现出来。

在中国不以为常的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新加坡小学阶段便已经要面对两个重要考试,小小的年纪就要面对沉重压力。

应聘者:比校内预考难度更大

小六的考生谢狄者告诉《八点新闻》记者,他在做完数学之后,觉得非常沮丧。根据他的观察,很多同学考完后都面带愁容,有些同学,包括他在内,还有些同学哭了。”当我正在休息的时候,我跑到办公室向我的父母喊道。目前我还在崩溃中,非常伤心。”

与同学讨论后,他一致认为,第一、第二卷存在一些难题,而且比校内预考(preliminary examination)难。

”在第二题的前五道题中,有一道难题。这里有一道平均数题,答案竟然有小数,我回答了,但不能肯定。第十六题圆题是道五分题,我和一些朋友完全不能答上来,大多数不会,但有个别同学,也就是少数,回答了一半。”

另外一个六年级考生陈俞彤也有同感。她在教育部的脸书留言中写道:“二卷比试卷一难,只有头几个简单的问题,剩下的都是难题。许多道题我都看不懂,有些道题我也没见过书本。也看到一些同学因为这份试卷在教室里哭了。”

陈俞彤也指出,她平时答题速度比较快,在校内预考等考试时,大概一小时就能写完,但是今天的考试,她在考试结束前15分钟才答完了,“这证明数学题到底有多么难。”

由于有些考生投诉小六数学试卷难度太大,以致“很多学生都哭不出来”,考试及评审局表示,考虑到能力各异的学生,所有的考试都有不同的难度问题。

除了投诉数学考卷难度过大外,一些考生和家长还呼吁教育部和评估局在考虑疫情对学业的影响时,考虑到疫情对学业的影响,并酌情降低评分标准和检查出题难度。

考评局发言人在接受询问时表示:“考卷有不同难度的问题,是为了符合不同能力的学生,学生不必过分担心。

考评局也希望学生们能坚持下去。「请放心,只要他们尽力,成功的路将会多一条。」

类似现象不是头一遭

不过,家长和学生申述小六离校考试数学试卷太难,今年并非头一遭。翻查记录,近几年这种现象几乎年年出现。有家长因此提出,既然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希望当局说明出题时的考量,让以后的学生、教师和家长更好地备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