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家庭式KTV既然一直在亏钱,那为何不赶紧结业止损呢?

新冠疫情肆虐新加坡2年,本地家庭式KTV行业也受到了重创......

新冠病毒持续肆虐新加坡2年,本地经济遭受到了重创,许多公司与企业都被迫转型甚至停业,家庭式KTV也是其中受害者之一。

疫情之前,新加坡有20所家庭式KTV,如今2年过去,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停业的只有寥寥8家而已。而如今,这仅剩的8家也摇摇欲坠了......

万事通采访了新加坡娱乐联盟协会与本地多家家庭式KTV企业的业主,这才了解到他们这两年来过的实属不易。

家庭式KTV业者转型困难重重收入也大不如前

疫情期间,本地夜场迟迟不能开放营业,连带着家庭式KTV也一起遭殃。有些老顾客建议业主尝试转型,然而却没有那么简单。

Teo Heng董事张玉琴表示:“我们有考虑过把旗下KTV的厢房改成餐饮场所,可最后却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本身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们也没有开餐馆的经验。这种时候,如果我们还要进军餐饮行业,想从他们嘴里分一杯羹的话,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左起:万事通执行董事姚董,新加坡娱乐联盟秘书锺尚鸿,Teo Heng董事张玉琴

早前,Teo Heng曾把旗下的一些店面改造成提供自习间、办公室和网上授课的场所。不得不说,这确实起到了一些效果,也有许多老顾客前来支持。

然而因为无法收取太高的费用,所以支出仍然远远高于收入。从今年开始,政府已经允许50%的员工返回办公室办公,他们的客人也就少了许多。

本地另一家家庭式KTV业者——嗨翻,却成功转型为提供餐饮服务的店面。据悉,他们的7间门店里已经有6间转型为餐饮场所。不过嗨翻的营销经理须合里佳却透露,他们现在的收入只有疫情前的10%左右。

左起:万事通执行董事姚董,新加坡娱乐联盟秘书锺尚鸿,嗨翻营销经理须合里佳

须合里佳说:“现在虽然我们有私人电影放映服务,可是电影院还有开。有电影院,那大家为什么还要来我们这里?所以这是目前最让我们头痛的问题。其实我们推出了新概念后,我们真的要认真去想,我们能不能把顾客带回来。”

据了解,在疫情期间,每一个家庭式KTV业主都损失惨重。而Teo Heng更是亏损高达1000多万元!

前期装修投入太高

难以说关就关

有些网友可能要问了,既然生意一直在亏钱,那为何不赶紧结业止损呢?

其实业者也有自己的苦衷。

他们每装修一间店面,大概要花费100万新币的资金,如果决定结束营业,根据规定,他们还要把店面再复原,然后还给业主。

Teo Heng董事张玉琴表示:“单单是拆掉房间,一间分店就要花约50万元,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我们的14间店面已经关了10间,那数目可想而知。”

Cash Studio的负责人潘纲就指出,他们前期投入的金额实在太大,如果现在结业,那将会血本无归!

他说道:“我们为什么还要坚守,当然有我们的苦衷。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慢慢建立的生意。比如说我,我是赚到钱,我就把钱投回去我的生意,这样从9个房间,扩建到最高峰时的190个房间,就是这样慢慢建起来的。” 

所以,就算业者想转型,也必须要利用到现有的包间。

潘纲说:“我也很想转,可是我要想怎样用我的房间来转,而不是说全部拆掉来转。现在就是遇到一个状况,就是怎么可以在符合政府的要求下,去转型。” 

左起:万事通执行董事姚董,新加坡娱乐联盟秘书锺尚鸿,Cash Studio负责人潘纲

包厢必须上锁才能提供餐饮服务关店期间,租金必须照付

去年7月,新加坡夜场发生了大型感染群事件,家庭式KTV也被拖累了。

新加坡娱乐联盟秘书锺尚鸿表示,去年7月中旬,本地有超过400家转型提供餐饮服务的夜场,都要暂停营业两周。待当局检查通过以后,他们才能再次营业。 

而家庭式KTV业者遇到的其中一个难题,就是必须要锁上全部包厢才能恢复提供餐饮服务,再次营业。

对此,K.STAR的董事曹晶表示:“K.STAR在设计和装修方面可以调整的空间其实不多,因为我们整个地方,90%都是包厢,10%是走廊和后厨,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地方了。” 

左起:万事通执行董事姚董,新加坡娱乐联盟秘书锺尚鸿,K.STAR董事曹晶

家庭式KTV,Major 99的董事陈爱凤也表示:“去年当局让我们暂时可以做餐饮,我们开三个月而已,又叫我们停业。我们已经尽量做,只是卖酒、卖小吃,已经学着做了很多东西,卤肉饭都做到很有名了,但后来当局叫我们关,我们只能照做。”

左起:万事通执行董事姚董,新加坡娱乐联盟秘书锺尚鸿,Major 99董事陈爱凤

业者表示,在申请转型的过程当中,他们不能做生意,可是却需要交付全额的租金,这让他们觉得很无奈。

K.STAR的董事曹晶说道:“我们一个月的租金就有5万多,如果没法在第一时间得到政府的审查和批准,我们就无法营业,压力真心很大。”

Sing My Song Family Karaoke的创办人裴春清也说:“顾客都希望我们能够坚持下去,一旦卡拉OK重开,就会回来支持。我听了很感动,也想坚持,但还有租金要付,政府又没有提到何时能重开,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做一个傻子一直付那个全额的租金。我曾问过大厦的管理人员,能不能少付一点租金,但他们说不行。”

今年49岁的裴春清从年轻时就开始做KTV点歌软件设备的生意了。2019年他尝试开了一间家庭式KTV的店,结果疫情就来了。生意做不成,他打了许多临时工,甚至还参加了拭子检测员的课程,但一直没有工作机会。

左起:万事通执行董事姚董,新加坡娱乐联盟秘书锺尚鸿,Sing My Song Family Karaoke创办人裴春清

20家家庭式KTV只剩8家业主希望能和当局谈一谈

据新加坡娱乐联盟秘书锺尚鸿的了解,疫情前,本地有约20家家庭式KTV业者,到现在就只剩下8家了。

据万事通所了解,家庭式KTV与夜店、舞厅和Disco之间其实有很大的不同。前者只是提供一个供民众唱歌的场所,平时每间包厢大概只有5-6个人,后者则是一大群人在一个紧密的空间里一起喝酒跳舞。而像Teo Heng这样的业者,更是坚持了30多年不卖酒!

早前,Teo Heng曾联合其他8间家庭式卡拉OK业者发起网络请愿,要求当局将家庭式KTV,与夜店、舞厅等娱乐场所区分开来。对此,当局表示理解家庭式KTV业者所面对的处境,内政部正在探讨这些业者的要求,不过目前依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

受访业者表示,既然新加坡已经决定要与病毒共存,而且本地大多其他行业也已经恢复营业,希望当局能重新评估,让家庭式KTV尽快恢复营业。如果当局担心有人“浑水摸鱼”,那可以请类似新加坡娱乐联盟这样的中立组织监督,一旦发现不对,可立即向当局反映。

Teo Heng董事张玉琴表示:“我们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不过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新加坡的家庭式KTV就可能要消失了。我们恳求有关部门,是不是可以帮我们这群人,设立一个特别的部门来和我们商讨一下重开的相关事宜?我们绝对可以跟你们配合。”

张玉琴建议,当局可以考虑举办一个试点计划,让他们这几家家庭式KTV业主作为一个榜样。

如果他们重开以后,疫情突然反弹,他们心甘情愿从此关店,绝无半句怨言!

疫情之下,众生皆苦。

经过2年疫情的洗礼,民众的精神已经很紧绷了,而唱歌就是一种绝佳的解压方式,身体的健康固然重要,可心灵的健康也不容忽视呀~当局已经决定要与病毒共存,旅游业也已经开始复苏了,那家庭式KTV行业是否也应该早日提上日程了呢?

毕竟新加坡民众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疫情小白”了,对待新冠病毒也更有经验了~

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也表示:“之前对待疫情,我们就好像一群不会游泳的人,看到“水”就害怕。现在我们都打了疫苗和追加剂,就相当于学会了游泳,已经可以积极乐观的去面对未来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