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工人到新加坡之后,开始“内卷”:越来越多人开始了加班

随着海底捞,Tik Tok,等中国知名企业来到新加坡,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也开始看中了新加坡这一片蓝海,在这一年,前赴后继的来到了新加坡创业。

这看起来是梦中才有的offer:

1、美股上市互联网公司,市值是某大厂的两倍还多;

2、薪资诱人,校招35万-100万总包,社招更高;

3、告别996,工作早十晚七,无限量零食供应,18天年假,14天病假;

4、拒绝内卷,无PUA,不强制绩效分布,新人不背锅,不设35岁门槛;

5、此类岗位多多,均大量招人;欢迎有经验的大龄互联网人。

在一片“内卷”的中国互联网行业里,这样的描述看起来极度不真实。然而,事实却是,越来越多的人在接到这样的“邀约”。

是的,这些机会并不来自国内,也并非来自已有很多华人工程师的美国

——

它们来自一个令中国互联网从业者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新加坡。

01

目前还是蓝海

在多家国内大厂摸爬滚打并一路做到某准上市小巨头公司中层的黄生(化名),最终选择离开。他搬去了新加坡,加入了电商公司Shopee。

“我的老东家也一直在传上市,我的老老东家在美股的股票也是不停在涨。但我和好多同事都会感到,这里早已经没有什么蓝海了。”黄生说。

“你只要看看SEA的股价。”他说。SEA是Shopee的母公司,在纽交所上市。“它2019年是十几美元,现在是多少,奔300美元去了。哪怕是股价还在涨的阿里腾讯,显然已经不是这种夸张增长的阶段了。”

黄生在2020年来到新加坡,他感觉到,这一年以来,越来越多国内的同行开始在新加坡相遇。

暗流涌动。

在中国科技互联网如火如荼发展之余,人们似乎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口和市场规模都十分有限的新加坡,会成了中国互联网人才外流的新目的地。

事实上,这种趋势早有端倪。一开始,许多人是被新加坡的物质条件吸引。

作为一个和国内诸多文化习惯类似的社会,新加坡先是凭借优秀的教育资源等,引起进入职业中段、考虑家庭和子女等因素的互联网人的注意。

彭哲夫2018年举家搬迁新加坡。

他曾是金山快盘后端团队最早的三个程序员之一;后在豆瓣鼎盛时期加盟,完成了平台绝大部份的APP引擎开发工作;之后又来到芒果TV,推动移动互联网的转型。

他就像前线作战正酣的战士,度过了在互联网行业披荆斩棘的十年。

然而儿子的出生让他开始考虑家庭,他曾有两个选择:一是去国内一家势头正好的独角兽企业,但可预见的是极高的工作强度和压力;

另一个选择是投奔在东南亚做电商的朋友,公司业务刚起步急需技术人员加盟。

“(独角兽企业)钱给的是真多,谁会不想要钱,但我真的希望陪小孩多一点。”

相比国内程序员996/007的工作节奏,他更希望能分出时间陪伴家庭、见证孩子的成长。

而帮助这个决定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他明显感到的新加坡和东南亚互联网的潜力。

他曾花两个多月的时间绕着东南亚走了一大圈。

他发现,即便在动荡的缅甸边境小村庄中,仍能看见vivo和OPPO等智能手机的身影,震惊之余他意识到,东南亚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已具备了硬件基础,行业腾飞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波浪潮中,更多的人正是为此而来。

2018年,35岁的美团闪购运营负责人李文卓辞职了。

他也是一路在多家互联网大厂打怪升级,在美团的五年时间更经历了外卖业务从0到1的建立。

他曾为了把项目做上线整个月不眠不休,也曾为了让业务跑起来倾尽所有寻求资源。如今35岁的他,并不希望与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被一线城市的房贷和孩子的教育问题绑定。

他想再折腾一下寻找人生新的可能。

然而,无论在国内互联网怎么做,都无法打破他在网易、淘宝、美团等大厂的经验路径,他开始寻找新市场。

在寻觅中他发现,2015年的新加坡还犹如寸草不生的荒地,2018年便崛起了令全球侧目的SEA和Grab,与竞争步入白炽化的国内互联网相比,这里的空白领域和机遇更多。

宛如几年前一片蓝海的中国移动互联网,是孕育超级独角兽的肥沃土壤。李文卓最终加入当地企业定居新加坡。

据谷歌发布的《2018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预测,这个处于爆发前夜的市场2025年将达到2400亿美元,占东南亚GDP的8%,而在Grab、Shopee、Lazada等领跑者后,相继还会出现如国内的支付宝、微信、美团等“超级应用”。

资本对风口的嗅觉总是最灵敏的,《金融时报》相关数据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东南亚科技企业的总风险投资额便达到了34亿美元,同比增长逾300%。其中来自中国风投机构的资金约7亿美元。

此前,红杉资本一位负责东南亚市场投资的投资人曾对品玩形容,若把整个东南亚比做整个美国市场,那么新加坡同时扮演了Menlo Park和Delaware的角色——

前者代表了风险资本,后者则代表了税收优势。这使得新加坡成为拓展东南亚的一个最佳切入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