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友分享:看看我在新加坡买的200㎡“豪宅”,装修才花了4万多新币

 在2012年的1月9号,我儿子在新加坡务立中学拿到了O水准的考试成绩,接下来填报了志愿,在1月30号他收到了新加坡星烁初级学院的录取通知,初级学院相当于中国的高中,上两年。

星烁初院位于新加坡北端的远郊市镇兀兰,我们家在新加坡南端的中峇鲁,坐地铁上学每天要纵贯全国,单程就要一个多小时,为了不让孩子每天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路上,我马上决定在学校旁边租个房子,结果在2月19号我们一家就搬到了兀兰。

我们租住的卡萨布兰卡公寓与星烁初院只隔一条马路,儿子上学只需要走个五六分钟。在兀兰住久了,我们渐渐喜欢上了远郊市镇的环境优美、人少清净,而且发现这边的房价也比市区那边便宜很多,于是我们决定在兀兰这边买套房子。

看了一段时间房后我们很快就下手了,新家是一套前屋主住了九年的二手房,顶楼复式,建筑面积200平米,几乎是我们市区房子面积的一倍,但价钱却比那套房子还便宜。

在2012年的7月中旬我们拿到了新家的钥匙,8月中旬开始动工搞装修,这中间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是找装修商,自己找加上别人介绍,一共见了四五家。

在材料和人工都很贵的新加坡,做装修是挺费钱的一件事,所以我们计划走极简的装修风格,尽量少花钱。我们的工程量其实不算大,就是墙面全部重新粉刷,房间里做一些橱柜,几个卫生间看各自情况做一些改动,换掉全部灯具,原来的大理石地面重新抛光,木地板重新打磨油漆,还有一些换楼梯栏杆,露台加装木甲板等小改动。

我跟几家装修商说明意图后,他们随后各自拿来报价,其中四家的报价差不多,都是四五万新币(大约人民币25万),只有一家报价比较低,三万多新币,大概是别家报价的三分之二。

这个报价低的装修商是帮我们买这套房的中介介绍来的,但我第一次约他来看屋子,就被他放了鸽子,人不来电话也不打,所以我们一开始心里就把他PASS了。

但是另外几家报价又实在太高,最后我们无奈地选了感觉不靠谱的这位名叫“招你”(英文名译音)的,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实在不行再换人!

新加坡这边干装修的人手少、人工贵,干活的工人大多是马来西亚人,包工头“招你”手里同时掌控着六七家工地,但手下只有几个固定的的工人,遇到做楼梯栏杆、抛光大理石地面、打磨油漆木地板这样的活儿他就找其他的承包商来干。

这些工人的调度全靠他指挥,今天贴瓷砖就派瓦工来,明天刷墙了就派刷墙的来,所以有可能哪一天你过去时一个工人也没有,心里就不免着急,有时又赶上哪一天一下子来四五拨人,家里人声鼎沸。

要说这招你脑子确实好用,我跟他讲过的东西,他也不用笔记下来,但过一段时间再问他居然全都记着呢,后来发现这个人什么时候该干什么心里还都有数,我也没必要着急上火,再看看那些工人干出来的活,也还行,于是一颗悬着的心慢慢放回了肚里。

“招你”干活虽然便宜,但他对设计方面完全没感觉,他建议我找外面的设计师,那就要另外付设计费,为此我出去大概考察了几个装修公司,看看他们展示的一些照片,觉得都没什么新意,设计费还很贵,最后一咬牙跺脚只能我亲自出马了。

1995年我们在北京装修我们的第一套房子,2001年装修西安的房子,全都是我自己设计,深知设计这活儿又劳心又劳力,实在是不想再碰,但又真不想花这冤枉钱。

我不得已开始重拾丢了十几年的专业,去外面买了一些家装方面的杂志,每天研究琢磨找灵感,然后自己画图。回想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中国刚时兴装修,那时的高校极少有室内设计这个专业,装修设计基本上就由建筑师代劳了,那时我就接过一些给大款家、给饭店、给单位装修设计的活儿,挣些外快,有时还要画室内效果图。

除了画图,一些出去采买的事也全靠我,新加坡这边没有什么大的建材城、家具城这样集中供应建材、家具、灯具的地方。

新加坡卖灯具的商店主要集中在一条叫马里士他的街上,街上都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店面,主要卖灯具,间或也有一些卖卫生洁具的商店。给家里选灯时我就一家家灯具店看过去,每次挑到头晕眼花,这一个装修下来马里士他路我至少跑了二十来趟。

买卫生间洁具倒是很幸运,帮我做电视墙壁纸的那位先生,带我去了他朋友在马里士他开的一家店,洁具的质量和档次都不错,还给了我很优惠的价格,比他们给别家的批发价都低,所以主要的卫生洁具就在一家店里解决了。

做窗帘也算幸运,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温州人开的窗帘店,里面花色挺全,就在他家全解决了。到最后配家具时则没那么顺,为了挑选沙发,餐桌,茶几,我又跑了不少家具店,有几件家具还是订做的,要等几个月。

所以那时在电视上每次看到陈保国夫妇给居然之家做的广告——‘装房子,买家具,我只来居然之家“,我就百感交集地跟老公说,新加坡要有居然之家该多好啊!

新家的客厅有八米的净高,客厅的吊灯在整间屋子中的地位举足轻重,这盏水晶吊灯是我在一家家具店里买的,打三折,花了六百多新币,但气场挺足,一挂上感觉蓬荜生辉。

一个八米高的电视墙对设计师来说是一个挑战,这面电视墙是我的灵感,我挑了一张老公在吉隆坡拍的风景照片,然后找到专门的公司拿到韩国做成壁纸贴在背景墙板上,感觉有些新意。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