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员工担心饭碗被抢走?人力部长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大马資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外来人才”来与本地人抢饭碗的课题,一直是热门议题之一。自去年大选后,这个议题更是在国会上时有所闻。(海峡时报)

老百姓始终觉得,职场上外国人和本地人的比例失衡了,官方数字似乎也与现实状况有所出入。反对党议员更是经常拿这个课题来开刀。

新加坡前进党两名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和潘群勤日前发出了三道口头询问,要求政府公布外来人员雇佣政策,尤其是新加坡—印度自由贸易协定(简称CECA)的信息。

卫生部长王乙康和人力部长兼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医生(7月6日)在国会上,各自发表了部长声明回复这些询问。

CECA的背景

新印两国在2005年签署的协定移除了关税壁垒,让新加坡货品在印度市场更具竞争力

新印双边贸易额从2005年的200亿新元,增长至2019年的380亿,增幅超过80%

新加坡在印度的直接投资增长了近50倍,从13亿新元增至610亿新元

在2019年,有多达660家新加坡公司在印度投资。10年前只有约370家公司这么做

2019年,有多达9万7000名国人受聘于CECA引进的公司

卫生部长王乙康。(国会视频截图)

一、前进党称,CECA的签署意味着新加坡必须无条件让大量印度籍专才自由流入新加坡,享有国民待遇

王乙康答:CECA协定里的第9章明确写明,新加坡的移民与外籍人才政策不受CECA影响。协定上也没有任何文字注明印度籍专业人才(即PMET:专业人员、经理和执行人员,简称“专业人士”)将享有国民待遇。新加坡政府依然全权决定谁能够入境新加坡来生活,谁能够得到工作准证、谁可以成为永久居民或公民。

二、前进党称,CECA协定列出127个专业类别的印度籍专才,都能自由来新加坡工作一年

王乙康答:这种认知是错的。我早前已经说过,所有的外籍专业人才都必须事先符合申请本地工作准证的条件后,才能在这里工作。清单上只是说明哪些专业类别的印度籍专才可以申请来新加坡工作。这不代表我们非得批准这些申请。

印度是基于自身原因,要求列出这份清单,他们与韩国和日本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时,也开出相同的条件。

“前进党说的127个专业类别清单只是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即使有了这份清单,不代表我国就会给所有的印度籍员工大开绿灯。”

三、前进党称,通过企业内部转移的印度籍员工,可以自由入境新加坡工作

王乙康答:这也是假的。企业内部转移(intra-corporate transferees)的员工依然必须先符合人力部的工作准证申请条件。

其实,全世界通过企业内部转移方式流入新加坡工作的员工很少。在2020年,只有约500人通过企业内部转移方式,从印度来新加坡工作,占就业准证持有者总数的0.3%。

虽然外籍专业人才的人数从2005年的6万5000人增至2020年的17万7000人,多了11万2000人(年增长率为7%),但同个时期,新加坡的本地专业人才也增加了38万人。这些数据说明,外来人才与本地人才的竞争,并非零和游戏。

(陈诗龙医生后来补充说,17万7000人当中,约一成来自制造与建筑业,其他的都在服务领域,来自资讯通信及专业服务的占约五分之一,金融领域则占七分之一。)

(海峡时报)

新加坡员工最担心三件事

人力部长陈诗龙在发表部长声明时指出,前进党把通过CECA政策入境新加坡的印度籍员工当作焦点,其实是在捕风捉影,攻击错了对象。

新加坡员工最担心的,不外三件事:

就业准证持有者的增长是因为本地专业人才的饭碗都被抢走了

某些职场当中,几乎都是清一色来自某个国家的员工

这些外国企业在招聘过程中或许会歧视本地员工,甚至选择不聘请本地员工

陈诗龙说,很多人的关注点都放在金融和IT行业,因此这两个行业的就业准证增长了40%,尤为显著。

在IT行业,就业准证持有者增加了约2万5000人,但同时却为本地专业人才创造了3万5000个工作岗位。在金融业,就业准证持有者增加了约2万人,但也为本地专业人才创造了8万5000个工作岗位。

2005年至今,来自中国、印度、日本、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英国的外籍员工,占了就业准证持有者的三分之二。来自印度的就业准证持有者的比例,从2005年和13%增至2020年的26%。

人力部长陈诗龙医生。(国会视频截图)

“人们总有一种误解,以为如果我们不让外籍员工入境,这些岗位就能由新加坡人填补。为何我知道这是一个误区呢?因为我们目前还有2万2000个PME岗位招不到人。公司都很着急请人,也想请新加坡人,因为生产力较高,但为何这些岗位依然空置呢?”

“当一家公司在新加坡设立时,它可能需要3000名员工,通常会在新加坡招聘2500人,然后从海外带来500名员工。如果我们提出反对,坚持剩余的500个岗位都必须聘用新加坡人,那这个投资机会可能就不会来到新加坡。新加坡人也不会享有那2500个岗位。”

“这些外籍专业人士给国人在求职、就业上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我能够理解:一些国人或许在应征工作时,感到竞争比过去激烈,又或者是认为受到不平等的待遇。也有一些国人可能担心,新加坡的社会结构,会不会出现了变化。”

“我很明白国人的担忧。就此,政府在推动经济持续发展的同时,一定会继续保障国人的生计。这是我铁定的承诺。对此,我们推行的政策将从两大方面着手。”

“首先,确保国人继续掌握好的工作机会:过去几年,我们逐步收紧了外籍员工的配额,特别是在S准证方面。去年,我们还两度调高了就业准证的薪金门槛,以确保企业引进的是外籍专才。与此同时,我们也大力投资于国人,确保他们在国际职场上保持竞争优势,能够闯出一片天。”

“其次,保障新加坡人在职场上受到公平对待:我们更新了公平考量框架,加重对违例雇主的惩罚。人力部也正在探讨,如何进一步改善就业准证框架。”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结束后,也在个人面簿上写道,对CECA的误解确实给公众造成无谓的担忧。

“新加坡对工作、外来竞争以及大量的外籍员工在本地工作的生活感到担忧。这些都是合理的担忧,我们会一一解决。但如果我们因此将矛头指向CECA,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只能让问题变得更糟。”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大马資訊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