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义顺组屋新镇如今的热闹,但是你知道它的“前世今生”吗?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汤申一东海岸地铁线第二阶段本月28日开通后,搭地铁到春叶站,就可走进美丽的春叶自然公园。这是一个与实里达河共生并存,拥有历史意义的地方,义顺组屋新镇有今天的发展规模,故事也得从这里说起……

春叶自然公园因蜿蜒的实里达河而美丽。

汤申路上段(Upper Thomson Road)是贯穿本岛中部到北部的主干道路,沿途可寻访我国最早的三个蓄水池——麦里芝蓄水池、贝雅士蓄水池及实里达蓄水池;此外,还有温莎自然公园和别名海南村的汤申自然公园;道路两边都是参天古木,尤其是过了与杨厝港路(Yio Chu Kang Rd)交界处后,一直到尾端衔接三巴旺路(Sembawang Rd)的一段,老树枝桠交错,形成绿荫覆盖的绿色拱廊,是岛国一条美丽的道路。

汤申一东海岸(Thomson-East Coast Line,简称汤东线)地铁线第二阶段将于本月28日开通,六个地铁站加利谷、汤申路上段、光明山、美华、伦多及春叶站中,春叶站(TE4)还能直达鲜为人知的春叶自然公园(Springleaf Nature Park)。

实里达河的水光波色

春叶自然公园门口摆着几截漂流木,诉说实里达河的故事。

耗资约800万元打造的春叶自然公园,位于汤申路上段与三巴旺、义顺路(Nee Soon Rd)与万礼路(Mandai Rd)交界处的实里达河北岸,面积6公顷,是中央集水区八个自然公园中最早(2014年11月3日)开放的。

春叶自然公园坐落在大路边,路过时可能以为这只是一条河道而错过,仔细看不难发现老树下的大门口摆着几截漂流木,娓娓诉说这条河流牵引出一个美丽和有故事的公园。公园入口处不远屹立着一棵受保护百年老树,是春叶公园的地标,它枝叶茂密如一道天然屏障,引领游人进入一个与世隔绝、天然浑成的世界。沿着河畔步道漫步,一边听闻百啭鸣叫的组曲,一边欣赏水光波色,在清晨时光,水面清澈平静如镜,岸边的树林、天上的白云倒映在河中,让人情不自禁爱上实里达河。

枝叶茂密的百年老树有如一道天然屏障。

河岸步道的对岸,有原生态的灌木丛林,公园局在岸边架起一座数米高观鸟台,可观赏到超过80个品种的留鸟与候鸟,如白胸翡翠、长尾鹦鹉,俗称食蜂鸟的栗喉蜂虎等鸟类,运气好的还能一睹鱼鹰高踞树梢的雄姿。观鸟时间最好是在清晨鸟儿出外觅食,以及黄昏回巢的时段,不但可听到鸟儿的啁啾聒噪,还可看到群鸟飞越日出朝阳和日落夕阳的美景。

在春叶自然公园发现的鸟类。

长长的河岸生长着成片白色野荷花,它们兀自绽放,有着清莲的纯洁与高雅,在最灿烂最美的时候,也是艳阳高照之时荷花将闭合休憩,所以要赏荷必须在中午之前。除了赏荷,河面岸边不时冒出泡泡涟漪,仔细观察,有时是巨蜥,有时是乌龟或鱼群。步道另一边的矮树丛林,是花鸟虫蝶的天堂,也有变色龙和松鼠出没;有时出现一条幽静小径,可通往附近的小公园和私宅。这里的两个邻里小公园都归属为河滨走道的延伸,浓荫下的秋千、滑梯,还有健身设备,清晨常见居民前来锻炼身体,炎炎午后有松鼠随意蹿跃。

自然公园的前世今生

从义顺路桥上眺望实里达河,景色有如欧洲乡间绿野。

19世纪以前,实里达河还是原始森林,渺无人烟之地。1811年,柔佛廖内王朝大臣天猛公移居新加坡时,许多南来的华人也跟着迁来,同姓同乡互相接应,他们逐水而居,用水路沿着海岸绕道各个河口,再沿河而上开垦荒地,开辟甘蜜与胡椒种植园。甘蜜在当时的欧洲工业革命浪潮中,可作为纺织和皮革的染色原料,极具经济价值。

当时的土地管理权还是属于天猛公,他把上岸建码头建聚落的地方叫“港脚”,拥有开发准证的叫“港主”,种植园所在地便按港主姓氏来命名,于是有了流传至今的蔡厝港、林厝港和杨厝港,已经消逝的还有陈厝港、曾厝港、刘厝港及巫许港等甘蜜园遗址。

现在的春叶自然公园便是“曾厝港”所在地。根据1906年出版的“The Chinese Names of Streets and Places in Singapore”一书所述,曾厝港是当地华人对实里达的代称,而实里达就是泛指北部地区的“三巴旺”和“义顺”。当时的港主是广东潮籍人曾亚六(Chan Ah Lek,1813-1873),他在1850年买下实里达河支流44亩(约17公顷)土地开辟甘蜜园,只有35名“苦力”(员工),是当时最小的“港脚”。这个44亩的“港脚”,就是现在三巴旺路和万礼路交界的地方。

其实更早以前或同个时期,这里也聚居着原住民“海人”(Orang Laut),他们以舢板船为家,沿着实里达河沼泽捕鱼及运载甘蜜,故此,这支海人又称为“实里达人”(Orang Seletar)。曾亚六去世后,他的妻子曾英娘接管土地,直到1909年她将土地卖给林义顺。

义顺新镇发展的雏形

南北线列车经过伦多道,下边是实里达河出口。

林义顺是我国先贤人物,当时他在北部地区拥有6000亩园林,遍布实里达、三巴旺、万里、蔡厝港、汤申、裕廊及柔佛州。他买下“曾厝港”后,因河水较淡,改名汫水港。当时由于化学工业染料渐渐取代了甘蜜,他也和其他园主一样,将园地改为种植橡胶和黄梨,建房屋村庄,取名“义顺村”,并将这里打造成运输交通要道。他以每个月五毛钱象征性地租,提供免息贷款让村民建造房屋,吸引了许多华人移民前来定居,为种植园提供稳定的劳动力;当时殖民地政府对妇女移民政策放宽,他也鼓励员工把中国家乡的妻儿接过来,介绍同乡过来,到这里打拼扎根,随着户口日增,逐渐形成一个热闹的社区。

林义顺平日多住市区,但他还是以“汫水港”的义顺村作大本营,并在这里建造湛华别墅,除了作为度假休息,也作为接待革命领袖的住所,特别是反袁世凯运动时南来的重要人士如汪精卫、胡汉民、李烈钧、陈炯明、邹鲁、张继等,都曾入住湛华别墅,共谋推翻袁世凯的行动。湛华别墅当时的名气,与接待孙中山的晚晴园不相上下。

林义顺一生热心社会公益教育事业,最重要的是对我国乡村开发有极大贡献,战前的英国殖民地政府将三巴旺地区辟为义顺村与忠邦村纪念他开发三巴旺的功绩。在他和几位先贤如陈嘉庚、林文庆等人的努力下,岛国北部乡村出现杂货店和戏院等等,奠定开发北部地区的基础。义顺新镇兴建时,名称便是从“义顺村”衍生而来,曾经是“曾厝港”的春叶自然公园,自然可说是今日义顺新镇的发展源头。

走出历史的实里达河

河水平静如镜,天上的白云倒映河中。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军为了有足够的水源而开发实里达上段蓄水池,至今汤申路上段的三大蓄水池依然身负提供水源的重任。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为了保护中央集水区的水源免受污染,周围的村庄、养猪场和鸡寮,都陆续拆除迁徙,曾厝港、义顺村正式走入历史。

今天,当我们走进春叶自然公园,依然感受浓浓乡村气息,沿着屹立的老树入园,可看见分叉河道,右边是蜿蜒而去的实里达河,左边是支流形成的小片沼泽地。据公园入口休息处的告示说明,这是本地最后一个净水溪流沼泽地,早年是本地学者研究动植物与采集标本的地方。收集到的有专吃水蛭的三斑毛腹鱼(Three-spot Gourami),分布于印度及东南亚的泽蛙(Field Frog),马来闭壳龟(Malayan Box Terropin)及可食用的黄鳝( Asian Swamp Eel)。

此外,也有报道说这里曾出现穿山甲和鳄鱼,显示我国在城市化发展的同时,也努力保留原生态自然景观和物种,尤其是连接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后,形成整个占地163公顷的自然保护区,成为岛国的绿肺,让花园城市也拥有森林城市的特色。

走出历史的实里达河,河水清澈映着岸边的老树、天上的白云。沿着右边河畔步行道,经过观鸟台后义顺路跨越河流,不妨走上这条幽静的公路,从公路桥上眺望实里达河,有如置身欧洲乡间绿野。之后继续向前走,一直到实里达河在伦多道(Lentor Ave)高架公路和地铁轨道下的出河口,可看到河口的过滤网,过了这里河流汇入实里达下段蓄水池,步道也继续贯穿高架路底下的行人通道进入实里达下段蓄水池公园,这条自然公园连道便正式进入义顺新镇。这时回头望,实里达河像一条脐带,在春叶自然公园孕育了义顺新镇。

春叶地铁站周边美食多

即将运作的春叶地铁站,共有三个出口,出口1和2刚好位于一排老店前。这里过去是只有老饕才会摸上门的美食老店,随着地铁线的开通,必然吸引更多民众到此品尝美食。到春叶自然公园来的游人也不愁没地方吃喝和歇脚,这里有远近驰名,口味多样化的印度煎饼专卖店Springleaf Prata Place;经营超过半个世纪的安邦酿豆腐,小店外貌不扬却洋溢着客家原味手作传统风味。其他美食包括肉骨茶、传统卤鸭、香港点心、泰式风味等,还有一家冷气的Han‘s Union,售卖咖啡烤面包、河粉小炒等便食。

汤申路上段是一条绿色拱廊。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小蛙譜寫人生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