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佣身兼三职:“正职”每月只有700元,养不活一家老小四口人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声称月入700元(约2100令吉)养不活一家老小四口人,印尼女佣在本地身兼三职来养家!

来新工作多年,印尼女佣声称“正职”每月700元的收入,养不起住在雅加达的老母亲和三个孩子,因此兼职赚外快,上网卖服装,还替同乡汇款回老家,约两年内多赚超过4300元(约1万2900令吉)。

女佣2020年被人力部调查,后因涉及汇款活动转交商业事务局(CAD)调查,前天被判坐牢9周及罚款8000元(约2万4000令吉)。

来自印尼的拉丝·哈雅蒂共面对两项控状,一项是抵触雇用外来人力法令,另一项则是抵触支付服务法令。

印尼籍女佣拉丝持工作准证当女佣,却同时经营汇款生意,又在面书上卖衣服,被判坐牢9周兼罚款8000元。(示意图)

案情揭露,人力部于去年2月27日接获被告涉及汇款活动举报,并于去年3月6日,把被告的案件转交至商业事务局(CAD)继续调查。

调查发现,被告自2004年起在本地当女佣,案发时持有工作准证。

被告在瓦克丹戎回教(Wak Tanjong Mosque)认识其他外籍女佣,并称在2019年2月学到如何为同乡汇款赚钱。由于她每月只赚700元,称无法支付家中开销,为了赚更多钱,决定做汇款生意。

被告除了替6名固定顾客汇款外,也帮她们的朋友汇款,每次收费介于3元至8元(约9至24令吉)之间。

被告会把其他女佣交给她的新元,交给来自峇淡岛的朋友。后者把钱兑换成印尼盾后,再存入被告妹妹在印尼的银行户头,由妹妹协助把钱转账到指定的户头。

被告在2019年7月至2020年2月之间,共收了40万8865元(逾123万令吉),做出406个汇款,赚至少2030元(约6090令吉)。

调查也发现,被告在2018年6月至去年2月之间,也在面簿卖衣服。顾客下单后,她会请供应商把衣服送到雇主的公寓,再与顾客另做安排,在她的休息日交货,每月多赚100元至150元(300至450令吉)不等。

被告担心惹麻烦

删除手机所有资料

接受人力部调查后,被告担心惹上麻烦,将手机中所有资料删除。

主控官指出,被告在接受人力部调查后,在商业调查局接手调查前,已把手机内所有资料删除。

被告通过网上售卖衣服赚取至少2000元,汇款生意则让她赚到至少2300元。

主控官说,被告的罪行是跨国性的,难以侦查及追踪。

被告求情时哽咽说,自己是单亲妈妈,育有三个仍在求学的孩子,由年迈的母亲帮忙照顾,家人都住在雅加达,生活开销大,这里赚取的700元月薪不够用。恳求法官轻判,让她能早日回家照顾老小。

法官最终判她坐牢9周及罚款8000元。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小蛙譜寫人生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