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大最豪横的“帮派组织”,上演动物世界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今天给大家唠唠有可能是自然界最热血、最豪横也是最拉风的一种动物——水獭。

不要被它们可爱的外表所欺骗

说实话,尽管在网上也看过它们可爱卖萌的模样,但亲眼见到之后,我觉得它们绝对不是好惹的主儿,别的不说,群居动物一起出动的气势摆在那儿,骗不了人的。

两方水獭火并

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水獭是只会在水中悠哉游弋时不时揉个脸的小可爱,不妨来了解一下接下去的故事。

水獭揉脸曾戳中多少人的心

这是一个时间跨度长达5年,包含了悬疑、热血、动作、爱情等众多卖座元素的“大片”,即便将主角换成人类,也必然是一部跌宕起伏荡气回肠的史诗。

让我们闲话少叙,进入正题,随我的文字一起来欣赏这篇让人叹为观止的水獭传奇吧。

1上世纪70年代,由于人类开发活动和工农业污染,水獭的生存空间断崖式缩水,尤其在亚洲许多国家,已经到了濒临灭绝的境况。

作为弹丸小国的新加坡,自然不愿意腾让寸土寸金的土地资源以供动物们栖息,因此,水獭种群被认为早在50年前便已在新加坡绝迹。

但随着动物保护意识的加强和绿植带的陆续建设,终于在1998年,有一支水獭家族从马来西亚边佳兰地区出发,以大德光岛为跳板,最终进入新加坡境内,并一路沿着海岸线来到了新加坡南部定居了下来。

1998年,水獭迁居示意路线图

这些水獭起初规模并不大,但是由于新加坡居民的喜出望外和悉心呵护,它们很快开枝散叶,并以亲族为单位建立起一个又一个的水獭家族。其中最富盛名的是一支名叫“碧山”的水獭族群,从2005年开始它们就已是新加坡水獭界数量最多,战斗力最强的存在。

强大到什么程度?

举个大家听得懂的例子,就相当于洪兴在铜锣湾的地位。

为什么这么说?

看一眼地图,请注意红圈的位置,那个地方叫做碧山社区,是水獭家族“碧山帮”的龙兴之地。

新加坡南部卫星图,红圈处为碧山社区

水獭,顾名思义,有河流的地方才是它们的宜居领地,而“碧山帮”的发迹正是顺着起源于碧山社区的加冷河一路南下,它们遭遇了盘踞在圣安德烈教堂附近的“德烈帮”,卡兰公园的“卡兰帮”,以及“尼诰帮”、“禺滨帮”、“家丽湾帮”等大大小小近十个水獭家族,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但碧山帮每战必胜未尝一败,谁挡路灭谁,只用了短短不到5年的时间,就几乎将13多公里的整条加冷河全部收入囊中,堪称“人中吕布,獭中赤兔”了!

碧山帮甚至在国际上都相当的知名度,拥有自己的维基词条

碧山帮坐拥资源丰饶、鱼虾鲜美的加冷河,很是享受了一番时日,但这种山大王的美妙时光在2013年时,被另外一支水獭家族惊扰了。

2

2013年,一对来历不明,看着不像是本地獭的小夫妻来到了位于加冷河入海口的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附近,由于数量太少,并且活动范围有限,因此并未引起家大业大的碧山帮的注意。

这对水獭安顿了下来,旋即生下了5只幼崽,成员数达到了7只,谁也没有料到,当年那对不起眼的夫妻店,居然成为了日后能够抗衡碧山帮的新加坡两大水獭势力之一,滨海帮。

2015年3月,是有人类目击的第一次两大帮派冲突,碧山帮和滨海帮双方出动了近20只的兵力,交战地点位于滨海湾金沙酒店附近的一处浅湾中,史称“第一次海山战争”。

战争的起因,是碧山帮的一名雌性成员带着自己的幼崽,执行例行巡视领地任务时,猛然发现了下游处的滨海帮,而当天正值暖阳当空微风不燥,滨海帮的水獭们也正欢快地在草坪上嬉戏,丝毫没有注意到远处紧盯着它们的双眼。

为了维护自己浴血打下的江山,碧山帮很快喊来了打手,几乎全帮一半的战斗力齐聚在酒店附近,并缓慢向滨海帮移动,而此时滨海帮才意识到来者不善,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朴素军事理念,滨海帮决定先发制人,率先下水进攻对岸。

而碧山帮作为久经沙场的老江湖,怎么可能坐等对面出手?几乎在滨海帮下水的第一时间,碧山帮就迅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两方在河中央狭路相逢,展开了惨烈的交锋。

双方短兵相接

战斗时间持续不长,几乎是一个冲锋,滨海帮就招架不住,纷纷向岸边溃逃,而碧山帮“宜将剩勇追穷寇”,一边发出嘶叫,一边继续追击,直到将滨海帮的全部成员赶出900多米开外的海水淡化厂附近才鸣金收兵,“第一次海山战争”前后历时约1个小时,以滨海帮惨败而告终。

红圈处为交战地点,红色箭头为碧山帮驱赶路线

战败后的滨海帮,无奈只能与碧山帮签订耻辱的不平等条约,它们拱手出让了包括滨海高夫球场和滨海花园在内的4平方公里的绿植地带,和长达1.3公里的富饶水岸线,从此以后,滨海帮的成员想要觅食,只能趁碧山帮不在时,偷偷摸摸地横穿马路去水边。路途遥远自不必提,马路上的车流也对它们的生命安全产生了极大的威胁,相当于直接从富饶的中原乐土被强制流放到了边疆的不毛之地。

被迫横穿马路的滨海帮成员

3

这样的日子又过不久,滨海帮终于忍受不了了,它们在族长的带领下,多次小范围地试探,看看能不能重新回到金沙酒店附近,可惜碧山帮时刻虎视眈眈地把守着,一点机会都没有给,甚至有好几次,双方的战斗一触即发,在最后关头收手了。

硬来不行,就实行“曲线长征”,滨海帮的成员绕开了碧山帮的眼线,悄悄从更南面的海岸处出发,横渡加冷河,历经千辛万苦穿过危机四伏的人类活动区,用难以想象的庞大毅力和坚韧意志一路向西北行进,在大约一周后,它们长途跋涉6公里最终来到了滨海湾大草场附近。

红圈处为碧山帮势力范围,蓝圈处为滨海帮新家园,蓝色箭头为滨海帮长征路线

此时的滨海帮免去了与碧山帮的兵灾,新家园又依草傍水食物丰足,就连幼崽们也茁壮成长,一个一个颇有未来家族中坚力量的模样。

滨海帮成年水獭带领幼崽散步

大家都以为这个曾经蒙受过苦难的家族即将再次复兴时,一场巨大的不幸降临在了它们的头上——2017年6月,滨海帮的龙头,水獭爸爸不幸逝世。此时距离第一次海山战争仅仅过去了2年3个月。

水獭爸爸的死或许和长征有关,由于路上实在太过艰辛,体力消耗太大,加上路上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水獭爸爸有时在远离河水时,不得不“试吃”那些陌生的食物,来确保家人的口粮安全,在这个过程中,它误食了人类涂抹过老鼠药的面包。水獭爸爸生前最后一张照片也证实了,在来到新家园后,它的身体迅速消瘦并变得极度虚弱。

兴旺一时的滨海帮在族长走后只留下孤儿寡母,而就在第二天,好巧不巧,宿敌碧山帮恰巧发现了滨海帮的新居所,没有等待,没有试探,没有停留,碧山帮几乎在电光火石之间,发起了对滨海帮的攻击,双方再次大打出手,史称“第二次海山战争”。

4

2017年6月11日,身强体壮的碧山壮丁们趁着滨海帮新丧,发起了猛攻,显然在水獭的世界里,哀兵必胜的法则并不适用,战斗过程几乎时滨海帮单方面挨揍,可胜利的天平却并未朝碧山帮倾斜,因为岸边的人类出手干涉了!

围观群众实在见不得滨海帮的母子们被碧山帮欺负,但受制于新加坡严苛的动物保护政策,大家不能用石头长棍的武器工具直接下场,因此只能通过怒吼和跺脚发出巨大的声响来骚扰疯狂的碧山帮,在巨大的恫吓和威慑之下,碧山帮退缩了,它们再也没有心思扩大战果,在族长的带领下悻悻而归,为第二次海山战争画上了平局的句号。

人类干涉双方大战

消灭不掉滨海帮,对于碧山帮来说,无异于终结了它们的全胜战绩,于是它们日夜筹划着,意图再次发起对滨海帮的灭族之战。但第三次大战并未如意想中很快到来,2018年5月,一代枭雄,碧山家族的族长也寿终正寝了。这位圣主在它执掌局面的7年里,维护了碧山帮的现有势力范围,未丢失一寸土地。

新加坡相关公益组织在facebook里公布了碧山爸爸的死讯,随后,将其尸体运往野生动物保育集团进行处理。

几乎是一年前的情景重现,碧山帮还未从悲痛中清醒过来,第三次海山战争打响了,由于双方族长均已去世,加上兵力相当,同时双方又是世仇,几乎都是以“举族之兵”毕其功于一役来豪赌族运,因此,这场大战盛况空前。

令人咋舌的是,碧山帮的新任首领似乎略通兵法,在战斗过程中不可思议地使用三角战阵切割对方阵型,然后快速合围,形成局部的多打少。要知道这可是人类19世纪特拉法加海战所使用的经典战术。

第三次海山战争

好事者事后复盘画下的碧山帮的战斗示意图

在战术加持下,碧山帮大获全胜,成为了新加坡至高无上的“水獭王族”。而落败后的滨海帮只能无奈地退出领地,再次踏上寻找新家园的征程。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败给了碧山帮,但滨海帮实力犹在,在面对其他家族时,仍是天花板级别的存在,比如这支祖克帮,别说干架了,光是被滨海帮的瞪一眼,就吓得落荒而逃。

实力强横的滨海帮驱赶祖克帮

5

其实在碧山帮和滨海帮的世仇中,还有一条惹人唏嘘的爱情暗线。

在2015年第一次海山战争后,相关组织曾清点双方水獭以确认受伤或阵亡的数量,在这个过程发现有一只一代幼崽失踪,当人们都认为它已经葬身河底或不幸夭折时,它却神奇般地出现在了碧山帮的家族中,进一步观察后发现,原来它正和碧山帮中的一只雌獭交往!

如果只是这样,充其量不过是动物的正常发情和交配罢了,但令人耐人寻味的是,3年后的第三次海山大战,双方几乎倾巢出动,作为正当年的雄性,这只水獭没有理由不参战,可是直到战斗结束,人们都没有发现它的身影。

如果发挥一下想象力,合理展开一下,这几乎就是水獭版本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父母远渡重洋来到新加坡,从小锦衣玉食的滨海王子不知烦恼为何物,而突如其来的强敌入侵毁灭了它的家园,而父亲时刻提醒自己要夺回并重建自己的故土,只不过壮志未酬身先逝,继承遗志的王子发誓要替父亲完成心愿,却不料爱上了仇家的女儿,一边是自己的祖国,一边是自己挚爱的女人,无论选择谁都是一种折磨,最好的方式就是两不相帮,抽身事外,和心爱之人做一对亡命鸳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