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新加坡立首功,难关或许是这三国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2021年9月16日,中国宣布正式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是一个影响国际经济局势的大事件,瞬间吸引了各国媒体的眼球。

 9月16日当天,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与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举行了电话会议。在电话会议中,中方正式向新方提交了有关申请加入CPTPP的官方信函,并且还就中方申请加入的后续工作进行交流与沟通。

这样一则世界经贸领域的震撼弹一经引爆,便引起了全球的“大地震”。全球各大媒体都对这一突然起来的消息感到震惊,同时也对中国加入CPTPP的前景表示期待。

中国能在这一问题上获得突破,与王毅外长的新加坡之行密不可分。在新加坡,王毅外长会见了外长维文、总理李光耀等,他们都对中国加入CPTPP表达了欢迎态度。新加坡的率先接纳,为中国的顺利加入扫清了障碍。

早在几年前,国内就对CPTPP这个美日主导且不囊括中国的经济组织深感忧虑,认为这会对我国今后的国际贸易给予致命打击。

而现在,中国不仅“另起炉灶”加入更加广阔的RCEP,而且也开始申请加入CPTPP。虽然外界称这一招是公认的“险棋”,但却有可能是今后几年乃至几十年中中国对外贸易破局的关键所在。

从TPP到CPTPP——从“反华同盟”到“美国噩梦”

既然说起CPTPP,那么就不得不提它的前身CPTPP。TPP(跨太平洋伙伴协议)最早可以追溯至10年前的奥巴马政府时期。

当时,奥巴马不断在国际上鼓吹“亚太再平衡”,在此背景下,美国在军事领域强化与日本、印度的合作关系,进行所谓的“重返亚洲”。

而在经济领域,就是建立一个把中国排除在外,且符合当代国际贸易标准的经济协定。美日双方一拍即合,不断在亚太地区拉拢盟友,进行TPP谈判。

TPP刚成立初期,中国方面一直对这个协定非常感兴趣,希望通过加入它而为中国经济的全球化提供帮助。但为了阻止中国加入,美日双方不断对中国提出苛刻条件,甚至要中国在市场准入和贸易规则方面进行让步,权衡各种利弊,中国放弃加入该组织。

戏剧性的是,这个美国人一手推动的组织,却最终被美国人自己亲手“葬送”。特朗普上台后,借口TPP影响到美国制造业发展,和自己倡导的“美国优先”理念不符,于是不顾安倍晋三的苦苦请求,将TPP协议扔进了垃圾桶。

群主不干了,但是“二当家”日本却不能再当甩手掌柜。2018年3月,11个国家共同签署协议决定,将TPP升级为CPTPP。

可日本也清楚,要是在几十年前,自己的经济体量还能震住这些成员国,但从现在来看,日本已经和中美不在一个体量级上了,要想让整个CPTPP名副其实地正常运转,必须吸引中美两大国中至少一位的加入,但拜登政府却没有在这件事上给日本这个面子。

就在这一消息公布后,美国白宫方面回应说,总统拜登表示美国不会加入CPTPP。

但美国媒体却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有报道分析称,尽管华盛顿方面可能在美国加入CPTPP上遇到国内外的双重阻碍,但必须要审视重新加入CPTPP的重要性,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美国与盟友间的经贸联系,更关乎中美在全球的影响力之争。

美国退出,中国进入,加入CPTPP利大于弊

对于日本,乃至于澳大利亚来说,他们从心底里是不太希望中国加入CPTPP的,因为只要中国一来,凭借它14.7万亿美元的经济体量,一定稳坐“群主”宝座,各种政策推行下去,只要是正常的商业操作,中国的获益肯定是最大的。

另外,加入这一全新的组织,能够帮助中国更好地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一些协定中的高标准行业,反过来也会在中国市场上形成“鲶鱼效应”,倒推国内行业标准的提升和技术的提高。

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国通过这一招外人难以理解的操作,打破了美日妄图在世界经济领域对中国实现的合围。外界评论中国的这一操作相当于“俄罗斯加入北约”,换言之俄罗斯真能加入了北约,西方通过北约来威胁俄罗斯国防安全的企图就不再存在。

不加入CPTPP,又对RCEP置之不理,眼看着这两大经济组织都成了中国的舞台,拜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小蛙譜寫人生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