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裔青年经常加“中国广东人”微信,但却多次都没有结果,谁知最后是抖音帮助了他

大马資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游戏正在进行,电脑那头传来陌生“队友”浓重广东口音的“华语”(普通话)。赵汉胜一惊,敲击键盘的手也停下来了。他很想开麦跟这名“队友”搭腔,考虑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游戏不允许他在原地停留太久,不然就要“死”了,想说的话最终还是被他吞回肚子里。

“搞不好又会是一个骗子”,赵汉胜尽量这样想,像是解脱,又好似无奈地舒了一口气,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继续打游戏。

“我被骗子骗怕了”

1992年出生的赵汉胜,和很多马来西亚华裔青年一样,喜欢玩网络游戏。最近,他沉迷于一款由芬兰公司研发的游戏《部落冲突》。这款游戏在全球都有不少注册用户,因此在游戏中匹配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有一段时间,赵汉胜经常在游戏里“偶遇”一些来自中国的玩家,因为语言、文化的关系,这让他们“没有沟通障碍”,对于需要通过团队协作来取得游戏的最终胜利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大的优势。

每次匹配上中国队友后,赵汉胜都会下意识地问对方一句“你是哪个省的”。其实,对于从来没有到过中国的他来说,中国国土面积大、省份多、人口密,即使对方告诉他是哪一省人,他也不见得会知道。但如果对方说是来自“广东省”的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这个原因在于,赵汉胜的祖先就是从广东珠海下南洋谋生的华侨,到他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尽管从来没有回过广东老家,也没有和老家亲人见过面,但他从家里的老照片、旧信件中知道在中国还有很多亲戚,而且和他们失联已经很久了。

赵汉胜的家族一直在寻亲,他也在想方设法帮忙。在游戏中认识的“中国广东人”,赵汉胜都会加微信、互换联系方式和他们成为“朋友”。

家里还保留中国亲戚以前的通信地址,拜托这些“朋友”利用住在广东的便利性,去地址上打听亲人还在不在,这是赵汉胜的想法。可是,有好几次,一些“朋友”都明确表示,不能无偿帮忙,但在向赵汉胜收取了一定费用后不是“人间蒸发”,就是一句很敷衍的“找不到”。历经种种后,赵汉胜开始谨慎和提防了,甚至有点想放弃,“我被骗子骗怕了”。

尽管保留中国亲戚的照片和地址,但赵汉胜依然联系不上

“赵家人都聚在一起,绝对是大家族”

赵汉胜想要寻找的中国亲人,并不是百年来毫无交集的远房亲戚,而是家里长辈在90年代还曾见过面的的叔叔、婶婶等人。

赵汉胜的曾祖父赵德五是下南洋第一代,在广东老家和妻子生育了6个儿子。因为家境贫困,生活无法维持,于是赵德五将家庭成员分成了两批:一批由他领着妻子、长子、次子及小儿子搭船去南洋谋生,另一批则是三子、四子、五子留在老家料理家族事务。

如今的马来西亚吉打州,是赵家人来到南洋的第一站。刚开始,赵家人靠开杂货店为生,定期寄钱回乡。后来,因为牵挂老家儿子,赵德五便留下妻儿在马来西亚照顾店铺,自己只身一人回到了广东老家。

1962年11月,赵德五在老家病逝,享年72岁,临终前老家的三个儿子陪伴在他的身旁,但远在海外的妻儿则因为东南亚政局动荡、没有返国船只等因素,无法赶回来奔丧。

下南洋第一代赵德五

1963年9月16日,马来亚联合邦同新加坡、沙捞越、沙巴合并组成了马来西亚(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海外华侨开始面临“身份认同”和“国家认同”的问题。在考虑各种因素后,赵德五的妻儿最终选择留在海外,加入了马来西亚国籍。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分居中、马两国的赵氏兄弟,开启了完全不同的生活和人生,但刻在骨子里的血脉亲情,却没有因此中断,而是在等待机会重新联结。

改革开放后,中国打开了对外招商引资的大门,离中国地理位置最近、血缘关系最亲的东南亚华商,就成了重点对象,华人华侨积极回乡置产、投资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国国内的建设和发展。

1994年,赵汉胜的爷爷赵鸿源随访问团到广东参访,在斗门(现属珠海市)下榻的饭店中与五弟赵鸿儒相聚。当时,赵鸿儒住在佛山,已于四年前从任职的土产进出口公司退休。他接到兄长要回乡的消息后,立刻打点好家事,风尘仆仆赶到珠海。

赵鸿儒带着兄长来到位于大赤坎的老家,四哥赵鸿杰和儿子还住在这里。进了家门,见到亲人,骨肉离散、亲人逝世、乡愁乡情等种种情绪让阔别多年的兄弟一见面就抱头痛哭。赵鸿源乡音未改,一口地道的斗门话依然保留着家乡的味道。

1994年,赵鸿源回到广东老家探亲

借助这一次重聚,海内外的赵氏兄弟都联系上了,一时间两国亲人书信不断,还时常互相寄送家庭照片。赵鸿儒生前在一个笔记本里,密密麻麻抄录着海外亲人的信息:兄弟孩子的名字、兄弟孩子的孩子的名字……只要信里提到,他就立马抄写下来,“赵家人都聚在一起,绝对是大家族!”

“我们赵家很久没办喜事了”

家住佛山的潘凤芬第一次看到赵汉胜的寻亲消息,是在抖音上。她无意间刷到了头条寻人所发布的寻亲视频,还没有完全看完,但视频里多次出现的“赵鸿某”这个名字立马吸引了她的注意。紧接着,她发现自己已故的公公赵鸿儒、还有自己老公赵卫明以及其他亲戚的名字和照片都出现在视频里,她开始感到事情的不简单。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