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私人医院提供高薪金、缩短工作日,为了抢人也是拼了

新加坡医护人员“用工荒”加剧,医院花式抢人!

自开始与冠病共存,走向新常态。新加坡的疫情就好像坐上了过山车,病毒不断变异,边境遭受输入病例的侵袭。 

作为一线盾牌的新加坡医疗方面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确诊人数增多,医疗资源紧缺,大量医护人员流失。

为了缓解医护人员的人手紧张,新加坡私人医院提供高薪金、缩短工作日、为毕业生提供奖学金等方式广纳人才!

新加坡医护人员“人荒”加剧,

多重危机让人员只减不增

因长期抗疫感到疲惫,新加坡医护人员流失日益严重。

在本地拥有四家私人医院的新加坡IHH医疗保健执行总裁奈尔(Prem Kumar Nair)表示,去年的医护人员流失量,比前年激增了四成。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但就去年报道出来的数据就能证实。仅去年上半年就有约1500名医护人员辞职,其中,外籍医护人员占约三分之一。

从疫情开始,大部分医护人员从2020年起就没有机会请假,每个人都在超负荷运转,去年9月护士平均每月需要工作160至175个小时。人少活多,很多人选择离职。

除了工作压力大,造成人员短缺的原因还有以下方面。

第一是因为从事医护工作的人员中,外籍人员占有重要比例。据了解,伊丽莎白医院、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鹰阁医院和百汇东岸医院目前共有1600名护士,一半都是外籍护士。因为无法回家探亲,很多人选择离职回乡。

第二是因为私人医院一般从马来西亚、菲律宾、缅甸、印度和中国招募外籍护士,受工作配额限制,获准入境新加坡工作的护士人数大大减少。加上邻国政局不稳,疫情收紧边境管控,导致招募外籍护士越来越困难。

除了外籍护士大量流失,本地护士也在工作和家庭的夹缝中艰难生存。据奈尔先生表示,长时间在高压环境中工作,回家还要监督孩子居家学习,让本地护士精疲力尽。

综合以上原因,导致新加坡医护人员越来越难招人!

给钱给时间,私人医院花式招人

为了缓解招人难的恶性循环,本地医院开始“抢人”大作战。

去年底,卫生部给公共医疗领域的约10万名员工,每人分发最多4000新元的“冠病医疗护理奖励金”。这一举动,也引发私人医院效仿。

为表彰前线人员的抗疫贡献,新加坡IHH医疗保健去年派发了一次性奖励金给属下医院所有职员,并调整医护人员薪金,尤其是在加护病房、手术室和产房工作的护士。

另外,今年康盛医院也为员工分发多达一个月的一次性特别花红。

私人医院的薪资待遇也有相应调高!初级护士的月薪一般在3000多新元,到了护士经理就高达7000多新元,另外还有雇主公积金和外籍护士的住宿津贴。

除了调整薪金,新加坡IHH医疗保健也计划缩短工作日,从目前每周工作6天逐步改为6天,向公共医院看齐。

钱多了,活也少了!要知道新加坡护士的工作很繁琐,除了为病患护理、喂食和洗澡,还得处理大量行政工作,把数据发送给卫生部。

奈尔先生表示很多工作可以交给病房文员、设施管理人员或医疗助理接手,这样一来护士就能专注于照料病患。

康盛医院则为有年幼孩子的护士提供灵活工作时间,并通过职业发展规划、结构化培训和颁发奖学金来培养更多护理专才。给钱给时间,只要你能来~

私人医院对标公立医院,

豪撒奖学金公然“抢人”

为了跟公立医院抢本地人才,私人医院也是操碎了心。

新加坡所有医疗机构的本地人才供应源很单一,只有本地的专业高校,这些学校主要来自南洋理工学院、义安理工学院、新加坡理工大学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陈爱礼护理学中心。

所谓僧多粥少,抢占先机很重要,

据了解,毕业于本地学府的护士多数得加入公共医院履行服务合约(bond)。因此,新加坡IHH医疗保健过去几年也为高等学府的学生颁发奖学金,好让他们一毕业就加入私人医院。可想而知未来几年,医学专业相关的毕业生将成市场香饽饽!

为招募护士

一医院愿付出1.2万“介绍费”

其实各大医院抢人,也不是新闻了。

去年11月份,一家私人医院在招募护士时,提出了高达1.2万新元的“介绍费”!

仅介绍费就1.2万新元,这还不是护士的薪酬!消息中还额外提到,就算只是刚毕业的护士,也愿意付出至少3600新元的“介绍费”。

新冠疫情加剧新加坡护士短缺的问题,私人医院通过提高薪金、缩短工作日、精细化分工以及颁发奖学金吸引毕业生,与公共医院“抢人才”,天价介绍费更不再是新闻!

由此可见,未来几年医护人员将成抢手资源,我们也希望疫情早日缓解,让这些医护人员可以休息休息。

你对本地医护人员紧缺状况是如何看待的呢?快快留言告诉我们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