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丰厚的佣金,新加坡的年轻人最容易被诱惑

新加坡警察部队在CBD中央商业区竖立告示牌,警告民众小心,别成为网上诈骗案的受害者。(海峡时报)

最近几组关于新加坡诈骗案的数据相当发人深省。

有议员本月初在国会指出,去年有超过7000名诈骗案骗子和钱骡(Money Mule)遭新加坡警方调查和逮捕,年龄似乎有年轻化的趋势。

这名蔡厝港集选区的议员黄文鸿说,以往的情况都是因为借钱者向非法放贷集团借高利贷,无法偿还之下迫于无奈才当钱骡还债。

钱骡指的是通过借出账号来转账,帮不法分子将赃款“乾坤大挪移”的中间人。这是近年来新兴的网络犯罪手法。

不法之徒在骗到款项后就通过钱骡的账户(有时是好几个账户)兜兜转转将钱转移出国。转移成功后,钱骡会得到一笔佣金。

新加坡警方在人多的公共区域摆放的诈骗提醒告示牌。(海峡时报)

新加坡一些年轻人就是被这笔相对丰厚的佣金所诱惑,想轻轻松松赚快钱,于是心甘情愿甚至自告奋勇成为钱骡。

他们大多是因为沉迷网上赌博,在那些网站上看到诱惑力百分百的广告、铺天盖地问他们想不想赚快钱。禁不住诱惑的年轻人很快就沦陷了。

新加坡警察部队日前提供给《海峡时报》的数据显示:

过去三年,警方逮捕的骗子和钱骡的人数,在各年龄组别都增加了;

年龄在30岁以下占了约一半;

2019年至2021年之间,1239名骗子和钱骡遭逮捕时,年龄还不到30岁;

在所有年龄组别中,又以年龄介于20至29岁的年轻人居多(923人),占总数38%。

诈骗案中的钱骡有年轻化趋势。(海峡时报)

案例一

两名新加坡男子(19岁和25岁),将自己的合法银行账号及个人电子政府密码(SingPass)的信息交给诈骗集团,任对方自由使用去诈骗和转账,然后付给他们可观的佣金。警方说,诈骗集团用这两人的银行账号共转移了近100万新元的款项。这两名男子最近被逮捕。

案例二

两名马来族姐妹(19岁和20岁)的母亲通过约会手机App认识一群骗徒。姐妹俩用自己的银行账号,帮骗徒快速转移从受害者收到的金额,借此洗白了近100万新元的款项。姐姐从中获取近20万新元佣金。她将一部分钱用来购买衣服以及入住酒店宅度假(staycation)。姐妹俩已被捕,案件还未下判。

案例三

今年初轰动新加坡、受害者多达790人、损失金额高达1370万新元的“华侨银行钓鱼短信诈骗案”在案发两个多月后,警方共逮捕到19名年龄介于19至22岁的钱骡。

只能说,禁不住诱惑的本地年轻人有增无减。

警方在人多的公共区域摆放“人形”诈骗提示。(海峡时报)

据内政部兼永续发展与环境部政务部长陈国明透露,警方在无法证实钱骡们是不是刻意帮助诈骗集团时,是无法提控的。

很多被捕的年轻人都只承认,自己为了赚快钱而提供银行账号资料,但根本不晓得对方是用来进行诈骗案转账。

一再追问之下,他们也只承认并非没有怀疑过,但根本不关心犯不犯法,只在乎佣金有没有入账。在这种情况下,警方要提控,难度很大。

这也是为什么我国要在今年第四季度修改贪污、贩毒和严重罪案(没收利益)法令(简称CDSA)。

凡是充当钱骡者,无论知情与否,只要没有看管好自己的银行账户让不法之徒有机可乘,就算触犯了洗黑钱罪,可面对监禁最长10年或罚款最高50万新元,或两者兼施。

这还不止,在没有执照的情况下经营任何形式的付款服务,罪成可面对最高罚款12万5000新元或坐牢不超过三年,或两者兼施。诈欺罪名若成立,则可面对最长10年监禁和罚款。

为了区区数万元佣金,让诈骗集团大Boss当枪耍;出事后不但得坐牢还必须葬送青春,大Boss们则继续逍遥法外,值得吗?

在整个过程中,扭曲的不只是诈骗集团不劳而获的价值观,还有新加坡年轻人认为只要能赚快钱尽早享受人生,用何种途径都无所谓的扭曲三观。

长此以往,新加坡的下一代会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新加坡还能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吗?

真正的安全,除了居住环境的安全,还有网络空间的安全,以及下一代心中存有一份正义永远凌驾于利益的安全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