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总理宣布:戴森将在接下来的4年中,在新加坡投资15亿新币

3月25日早上,戴森(Dyson)位于新加坡圣詹姆士发电厂(St James Power Station)的全球总部大楼正式揭幕。

在揭幕仪式上,李显龙总理宣布,戴森将在接下来的4年中,在新加坡投资约15亿新元,以作为戴森49亿元全球投资计划的新发展阶段。

戴森的新全球总部占地11万平方英尺,是一座经过修复的历史建筑。这里未来将成为更超前、智能化的科技产品开发、生产中心。目前,戴森在新加坡有超过1400位员工。戴森计划未来在多个专业领域增加二百多名工程师与科技人才。

(戴森创始人詹姆斯·戴森。图源:Dyson官网)

李显龙指出,正是因为新加坡有着经商便利、政治稳定的环境,以及大量优秀人才,才使新加坡更具优势,吸引到像戴森这样的科技公司。

他认为,新加坡在未来仍需继续努力,建立更加具有活力的动力的经济,并持续开放,建立包容社会。只有这样,新加坡人才能获益多多。

你对戴森的认识,是不是还停留在“黑科技”卷发棒、吹风机上?

如果现在还把戴森当做一般的家电品牌来看,似乎有点太小瞧它了。作为“家电行业里的苹果”,从旋风分离式吸尘器到无叶风扇,每次新品发布,都会掀起一股热潮。

戴森,是一家技术创新公司没错。

而公司的创办者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发明家,从1991年公司成立至今,他一直跑在产品研发的最前线。如今这位73岁的老人已摇身成为英国首富,身价高达162亿英镑,折合人民币约1410亿元。什么概念?他的资产是英女王的46倍。

这样一位传奇的人物,和这间极富“未来感”的公司,近年在新加坡动作频频。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戴森对新加坡情有独钟?

戴森和新加坡的缘分,要从2004年说起。在那个用苹果都还算小众的年代,当然在家电行业还籍籍无名的戴森,就进入了新加坡市场,比它2008年试水中国市场足足早了4年。

(图源:Dyson)

进入新加坡后的这些年,戴森的产品依然是小众心中的潮物。不过那时,在新加坡建厂的想法也渐渐在詹姆斯·戴森心中酝酿。直到2012年,戴森在新加坡西部成立了首个自动化工厂。

2016年,戴森历时50个月研发的吹风机终于推出,由此一炮而红。

(图源:Dyson)

2017年,戴森顺势在新加坡科学园成立科技中心。

(图源:Dyson)

2018年10月,戴森发布新闻声明,表示他们将在新加坡建造第一座电动汽车工厂。李显龙总理还专门在脸书(Facebook)上写了很长一段寄语,不仅表达了这是个靠谱双赢的决定,言语间也看得出他确实难掩激动之情。

按照当时的计划,2020年底,电动汽车工厂就要建好,2021年就有望出厂戴森电动汽车。

紧接着2019年1月 ,戴森带来了一个更让新加坡人振奋的消息:把全球总部从英国迁至新加坡!不仅将在新加坡招聘更多员工,还可能在这里建起的第一个教育园区。

(图源:Dyson)

2019年6月,詹姆斯·戴森本人“静悄悄”地买下了新加坡最高楼——华利世家Wallich Residence第62至64层高的国浩大厦(Guoco Tower)的三层公寓。豪宅面积不仅是新加坡最大的(21108平方英尺,约1961平方米),私人泳池、按摩浴室、藏酒室、悬挂式阳台更是一应俱全。

据说当时成交价超过1亿新币,光印花税都要交几百万新币!

一个月后的2019年7月, 詹姆斯·戴森又入手了一套山景别墅。别墅在新加坡植物园附近,面积达到1402.80平方米,并且拥有永久地契!据专业人士评估,这栋别墅怎么着也得要5000-6000万新币!

然而同年10月,戴森公司发布公告,停止在新加坡的造车项目。该项目烧了43亿新元,其中戴森个人损失达就到9亿多新元(个人资产的3%)!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员工,“尽管我们在整个开发过程中一直很努力,但实在无法找到商业化的方法。”

造车失败,并不影响总部迁移。2019年11月,戴森宣布,将在新加坡圣詹姆斯发电厂建立全球总部,总面积达10200平方米,计划于2021年迁入。

据悉,戴森将在新的总部设置全球最先进的实验室用以科研,并在5年内将其在新加坡的高级工程师和科学家人数增加一倍,以从事电子、能源、传感、视觉、嵌入式软件、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等研究。

2020年10月,詹姆斯·戴森以6200万新币的价格出手了16个月前以7380万新币买下的豪宅。这次转售亏损超过15%,约1180万新币。

2021年4月,戴森在移居新加坡两年后,将个人住址迁回到英国。

戴森家族办公室Weybourne的文件显示,戴森目前“通常居住地”在英国。同办公室2019年5月8日的文件则显示,他的主要住址为新加坡。

总部的搬迁似乎完全没有受戴森个人的影响。公司表示,位于圣詹姆斯发电厂的全球总部已经完成修复工作,目前正在进行装置作业。

除此之外,戴森将在新加坡、菲律宾和英国投入27亿5000万英镑(约51亿新新币)发展未来科技。

戴森目前在新加坡聘用大约1400人,公司计划未来五年在新加坡增聘250名工程师和科学家,目前在扩招中。戴森还表示,新加坡将继续在公司最新的投资计划中扮演核心角色,发展软件、电子、机器人、新世代引擎科技、智能产品、机器学习、联通科技和网络安全等领域。

(图源:Dyson)

 近一年,戴森豪掷24亿新币从英国转入新加坡  

自2020年戴森在新加坡设立家族办公室以来,戴森家族就将资金源源不断从英国转到新加坡,一共24亿新币。

第一次是在去年,当时戴森集团向Weybourne集团支付了4亿英镑(约7.3亿新币)的股息,这笔钱也为戴森集团在去年最大的一笔支出。

第二次转移同样发生在去年,当时那笔钱金额为2亿(约3.7亿新币)英镑。

第三次转移发生在今年1月份,戴森集团通过股权转让又为新加坡的家族办公室送上了7亿(约13亿新币)英镑。

 或许新加坡是戴森的最佳归宿 

①迁移总部或因脱欧影响

戴森本人多次公开支持脱欧,而且还多次公开表示英国脱欧后会有更多经济潜力。在宣扬脱欧的同时,却将公司总部搬到世界的另一边,这一举动让不少人难以理解,有人甚至给戴森贴上“伪君子”的标签。

选址新加坡也或许与两地的税务政策有关。英国百万富翁黛博拉·梅登(Deborah Meaden)也对此举发表了评论。

她指出,由于新加坡与欧盟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如果无协议退欧,它实际上将比英国拥有更好的经济联系。

(图源:twitter)

事实上,在脱欧期间将总部迁至其他国家,戴森并非独一家。

日本电子巨头索尼,也将其英国总部合并到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分支机构中,从而使其成为其新的欧洲总部。

尽管如此,戴森的高管坚称,他们的举动与英国脱欧无关。公司表明,其大部分产品的开发工作仍将留在英国西南部;首席执行官吉姆·罗恩(Jim Rowan)将这一举动标记为公司的“进化”。

②亚洲地区消费潜能

戴森CEO罗恩曾表示:“近年来,我们在亚洲的销售额增长率是世界其他地区的两倍。”

戴森2019年曾发布数据称,受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对新发产品强劲需求的推动,公司年度利润首次突破10亿英镑大关,达到11亿英镑(折合人民币约100亿元)。目前,亚洲业务已经占到戴森总利润的50%。

新加坡地理位置靠近中国这一高增长的市场,戴森的家电业务也已经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有了产业链布局。因此,戴森渴求一个更接近它快速增长市场的地方。

② 新加坡有着享誉全球的高端人才、熟练劳动力和生产潜能

新加坡是位于亚洲的全球服务枢纽,不仅拥有世界一流的连通性和绝佳的基础设施,也拥有大量拥有高技能的熟练劳动力。

正如近年中国三大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字节跳动和腾讯也纷纷在新加坡开设办事处。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主席马宣仁曾说:“戴森最新的扩展计划凸显了它对新加坡的信心,也显示出新加坡作为一个研发新科技和新产品的地点,具备了吸引力。戴森在新加坡的营运为新加坡人提供好机会,磨炼他们的技能,淬炼出尖端研发的开创性。我们期待深化与戴森的伙伴关系,以在本地开发的科技和产品进军新领域和新市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