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佣“一位难求”:女佣离家出走、1800人三分之一重新入境

大马資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受疫情影响,新加坡边境封锁,别说游客进不来,连新加坡急需的劳力也难以输送。之前女佣“人满为患”,现在女佣“一位难求”。

本地在聘请外籍女佣时不仅要支付更多的费用,甚至还有忍受刁钻女佣的坏脾气,肆意离家出走,甚至自己还有再买机票送她们回去!本地女佣荒加剧,当局不得不重新审核人员入境。

花6000请的女佣

自己离家出走

还有花千元送她回去

家住新加坡小梅(化名)家中有位86岁的婆婆要照顾,出门要做轮椅,行动不便才想到要请一位女佣。

可是4月份正是女佣荒爆发的初期,市场供不应求,自己当时不惜花了6000新元(约3万人民币)才“抢”到一位年轻力壮的31岁的菲律宾女佣。

然而,在开始工作后,女佣却像变了一个人,面试说喜欢照顾老人,后来怨声载道一直喊累。

直到6月7日,女佣提着水桶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找到中介才知道她竟然跑到了情义之家。如今她决定让女佣返回菲律宾,但她仍须花千元买机票送女佣回国……

称忍不了雇主唠叨

要求换雇主

而小梅的经历,王女士也在遭受着。王女士家里有两个小孩,找看不过来就在2月份请了一位菲佣。女佣的任务是打扫卫生和做饭,孩子不用看。

按理来说,任务也算轻松。然而因为女佣卫生习惯不太好,王女士就唠叨了几句,没想到她竟然说忍不了,要求换雇主。

新加坡掀起女佣“出走潮”

雇主成弱势群体

两位通心粉的遭遇公开后,有之前7名雇主受到了女佣的变相“请辞”。她们甚至怀疑女佣之间可能互通消息,看准疫情期间女佣难求,刻意出走以争取换雇主或争取很多权益,包括享有周休和公共假期、拥有独立房间,以及可不受限制使用手机。

没想到,本是甲方的雇主成了弱势群体。

政府给女佣争取更多休息的同时,雇主家的工作也尽量安排地升轻松,全家对待她们小心翼翼,可她们竟然拉帮结派,趁火打劫,突然出走找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HOME)的收容,这给雇主造成了经济损失,也将家务事搞得一团乱麻。

为缓解本地女佣荒

约600名外籍女佣年底入境

为化解女佣荒,新加坡预计将为5月以来因疫情延迟入境的1800名外籍女佣,安排分批次入境。

其中,人力部已为其中的三分之一,也就是6000人重新安排入境。

接下来只要本地边境措施没有进一步收紧,其余女佣预计年底前可陆续获批准入境。

新加坡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昨天在国会上表示,4月份的时候,从疫情较严重国家前来新加坡的外籍女佣和旅客中,有不少是确诊病例,随时可能重燃社区疫情。于是,5月份政府下令禁止她们禁止入境。

如今再次放开,他强调,为保障公共卫生及申请女佣的家庭成员的安全,政府会尽量控制输入型病例的风险。

不过,这对于庞大的市场需求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是每个雇主年底前都能申请外籍女佣入境,人力部会继续优先考虑急需看护支援家庭的申请。

扎吉哈也建议,女佣还未抵新的雇主,或可考虑人力部推出的家政服务计划,暂时选择钟点女佣服务等安排。

新加坡女佣缺口达3万人

劳务中介:女佣基本已“断供”

其实新加坡的女佣荒确实从疫情开始就慢慢存在了。根据人力部的数据,截至去年12月,外来劳动队伍中的女佣人数为24万7400人。

坡岛在实施冠病阻断措施后,不允许外籍员工和女佣入境,已导致约3万名女佣无法入境,的确对坡岛家庭带来影响。

劳务中介协会会长杰普雷玛(K Jayaprema)5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来自冠病高风险国家的女佣暂时不能入境,女佣来源全被阻断,岛内基本上请不到女佣,只能坐等措施放宽。

女佣荒、劳工荒都在日益吃紧,或者也是新加坡坚定不移走向新常态的原因吧。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大马資訊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