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游走在破产边缘,几次冒着生命危险终成富豪,垄断了马来西亚半个世纪的财富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有人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只有先改变自己,才有可能改变人生。

很多人的性格,终其一生,都无法改变。一旦被性格的桎梏锁住,就无法迈出成功的第一步。

不得不说,一个性格开朗、处事圆滑的人机会更多;而腼腆内向、优柔寡断的人常常会错失良机。

几乎每个人都做过发财梦,只不过有的人把它藏在心里,而另一些人会通过改变自己而付诸行动。

从一个16岁就失去父亲的穷小子,到跻身亚洲四大赌王,林梧桐用一生的经历,告诉你“不害臊”有多重要。

1、

垄断半个世纪的华人赌王

曾经有一位华人赌王,垄断了马来西亚半个世纪的赌场生意,位列亚洲“四大赌王”之首。在这个有着官方宗教的国家,在明令禁止赌博的宗教教义下,他,竟然可以在这块土地上建造一座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大的赌场,成为来马来西亚旅游的第一打卡胜地。

这座赌场叫做“云顶”,在马来西亚一座海拔2000米的山顶之上。它的外表五彩斑斓,夜幕下灯火辉煌,从山脚下仰望,云雾缭绕,真如云中天宫。

“云顶”的主人,正是马来西亚的杰出华人林梧桐。

赌王林梧桐,其实并不喜欢也不擅长赌博,因为在他童年的记忆里,父亲嗜赌成性,对于家庭来说并不是好事。当他出生的时候,父亲还在牌桌上,来人告诉他生了儿子,让他给取个名字,正好手里摸了一个五筒,正好这是第5个孩子,便顺口给儿子取名“林五筒”。

“林五筒”出生在中国福建泉州的一个乡村,家中兄弟姐妹7人,父母都是小商贩,清贫度日,勉强糊口。“林五筒”12岁的时候,大哥早夭,16岁的时候,父亲去世,只留下一身欠债,作为家中最大的男丁,他早早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他问亲友借了2元钱,以此做本,继续父亲省钱的菜籽生意,辛苦两年,他赚到了100元钱,还掉了父亲生前欠下的72元。

此时已经成年的他,开始告别家人,和无数福建人一样,抱着出人头地的梦想,跳上帆船“下南洋”。

“林五筒”也从这时变成了“林梧桐”。

多年之后,林梧桐的名字在马来西亚无人不晓,这位华人赌王成功的关键,是赌赢了一场赌局,这场赌局并不是牌桌上,而是一个国家的国运。

2、

林梧桐的发迹

林梧桐的南洋首站,是吉隆坡。他在这里投靠了做木匠的四叔,一边学徒一边打工。尽管工钱很少,但林梧桐无不良嗜好,不烟不酒不赌不嫖,到年底还能攒下钱来寄回中国老家。

学徒的平静生活,很快就被时代的巨兽所吞没。

1941年12月8日,日军入侵马来西亚,以7万兵力击败了英国守军的14万兵力,用了55天就占领了马来西亚全境。这段期间日军对曾经全力支持抗日的南洋华侨进行了严酷的打击报复,林梧桐的四叔曾经给抗日捐过钱,好在林梧桐及时让四叔烧毁了相关票据,没有被搜查出来躲过一劫。

日军占领期间,马来西亚人民生活举步维艰,林梧桐也失业了。他只好骑着脚踏车,载满了一筐的粮食,挨家挨户沿街叫卖。这样两三年下来,竟被他积攒到300元钱,拿着这点钱,他做起了废铜烂铁的回收生意,有了更多钱之后,又做起了五金器具的生意。在做生意的期间,他经常到柔佛州出差,因此结识了那里的一位名叫哈芝.穆罕默德的助理行政官。

林梧桐原本是一个内向自卑的人,更不善交际,但是在做了几年生意之后,他这种性格得到了巨大改变,他不再害怕和人交往,连那些比自己地位、财富高出很多的人,他也能勇敢地攀谈,然后与人家谈笑风生。

这个能力对于林梧桐后来的成功发迹至关重要,正是他结识的这位哈芝.穆罕默德,在日军投降,马来西亚独立之后,成为了议会议长,还有一个女婿做了马来西亚第二任的首相。

与哈芝.穆罕默德的友情,给予了林梧桐极大的帮助。

日本人撤出之后,马来西亚处处废墟,百业凋零。林梧桐做起了回收机械的生意,用2万马币投标买了一批废矿场的旧机件,转手之后赚了一笔钱,拿着这笔钱,他开了一家建筑承包公司,在到处需要重建的马来西亚,他的订单一笔接着一笔。

先是从中小工程还是接,学校、医院、沟渠工程,到后来接下的都是大工程,像水坝、发电站。

1953年,林梧桐还从哈芝.穆罕默德那里获得两个矿场的经营权,每一个都赚到了上百万元的利润。仅仅用了10年时间,林梧桐就从当初那个走街串巷叫卖粮食的小贩,成为了马来西亚最大的建筑承包商,还涉及了矿业、林业,一位南洋富豪的传奇就此诞生。

不过说起来容易,林梧桐发迹的路上也非一帆风顺,有好几次处在破产的边缘,甚至冒着生命危险。

就在林梧桐的建筑公司四处承包工程的时候,马来西亚的社会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969年爆发了马来西亚历史上最黑暗的“513事件”,土著居民和华人的冲突到达了最高点。作为华人富豪的林梧桐,承包了马来西亚多个重要工程,身处排华风暴的中心。

许多土著居民怀着极端的仇富心态,巴不得像林梧桐这样的华人富豪早日破产,甚至被捕。地方政府也对林梧桐的工程百般刁难。当时他手里有一个马来西亚第二大的水利工程,工程进行不久,就遇到各种难题,政府的征地手续一拖再拖,工地器材不翼而飞,当地银行也不愿意给他贷款,导致他几乎陷入绝境。

“在1969年8月19日那天,我竟然同时收到29封挂号信。这些信的内容全都一样,说要起诉我,让我破产。”林梧桐回忆说。

关键时刻,还是华人帮助了华人。泰国金融大亨、盘谷银行的老板陈弼臣,给林梧桐送来了500万令吉的贷款,才算解了这个燃眉之急。

经过了这次绝地逢生,林梧桐却并没有像其他华人富豪那样,对马来西亚感到失望,逐渐减少投资,转移到其他国家。

林梧桐的老朋友,时任马来西亚首相的岳父哈芝.穆罕默德,再次给到了他帮助,让他坚定了信心。

在哈芝.穆罕默德的引荐下,林梧桐又与时任首相拉扎克相识。拉扎克告诉林梧桐,未来国家将实行新的经济政策,由过去激进的民族主义转变为温和的改良主义,通过改变土著居民和其他居民之间的经济鸿沟,缓和当前尖锐的族群矛盾,实现多元化发展。

对于拉扎克的话,林梧桐只能是半信半疑,他知道这些政客最擅长的就是演说。但他还是决定赌一把,因为他手里还有王牌,那就是将自己的利益和这些政客们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3、

赌对了国运的华人赌王

林梧桐开发“云顶”,专门成立了“云顶高原有限公司”作为控股公司,他邀请了许多政界名流来成为这家公司的股东。

在“云顶高原”的9名董事成员中,他让土著马来族的上层名流们占了3分之一,其中 , 执行董事就是他的老朋友哈芝.穆罕默德。

林梧桐直言:“没有在政府的支持,就不会有今天的云顶”。

他又开始发挥自己的交际特长,在政界长袖善舞,广结人缘。 马来西亚的四任总理、议长和多位部长都成为了他的座上宾,他们相互依靠、利用,联手获取国家的资源,形成了垄断之势。

林梧桐的云顶赌场在1970年正式建成,他是第一次过拿到马来西亚赌场执照的人,50年来,林梧桐的家族也是唯一一个拥有这项垄断权力的。

林梧桐在马来西亚闯荡了一生,对这个国家有着深刻的了解。尽管土著族群有着政府的大力扶持,希望他们参与到商业活动中来,培养更多的中产阶层,但是土著族群的经商能力和意愿与华人相比,差距甚远。到头来,发展经济,还是要靠华人的力量。而土著族群们更喜欢的,是去当公务员。

随着马来西亚经济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再度转向,学习日本和韩国的工业化之路,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成为“亚洲四小虎”之一。大量的外资、游客涌入了这里,林梧桐的云顶也跟着迎来了事业的巅峰。

在1990年到1995年的“5年发展计划”中,云顶增建了有821间客房的名胜酒店、313间客房的阿娃那酒店、888间客房的高原酒店,三座员工宿舍,两座停车场以及污水过滤厂及垃圾焚化炉。

1993年,林梧桐又进军游艇业,成立丽星邮轮有限公司。2000年11月,丽星邮轮在香港上市。目前丽星是全球第三大的邮轮公司,拥有20艘邮轮,26000个舱位。

林梧桐还一度成为马来西亚首富,资产超过了42亿美金。

2007年,林梧桐去世,享年90岁。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前往梧桐别墅凭吊,称他为伟大的马来西亚公民赶来参加他葬礼的送行队伍长达一公里,在5天的治丧期间,逾2万人前往瞻仰。

林梧桐的云顶,给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贡献,这座云中的豪华游乐场,每年都吸引着无数游客前来打卡消遣。

纵观林梧桐的一生,关键的成败,都在于他能够利用身边的资源,能够在惊涛诡谲的商海和政界中如鱼得水。国运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只能随波逐流,而林梧桐能够抓到一副好牌,并且凭借着精湛的“赌技”赢得最多的筹码。

在自传中,林梧桐曾写道: 正是上天的厚待,让我不仅有个爱我的慈母,还有一个贤惠、体贴的妻子,在漫长的人生岁月中与我同甘共苦。初婚时期,我们的生活状况并不好。我冒着战乱的危险,每天在外为生活拼搏。

太太主内,把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使我无后顾之忧,能够把全副精神放在事业上。太太节俭持家,让我在外拼搏回来时有个温馨、舒适的地方,可以把一切外界的烦恼抛在脑后,憩息和享受天伦之乐。

她最了解我,从来不干涉我在外的一切事情,只专心把家庭照顾好。可是当我面对生意和钱财上的问题时,她总是毫无怨言地和我分忧,给我鼓励及支持。

我们之间很少发生争执,一路来我都能安享宁静、快乐的家庭生活。就算是在创业期间最忙碌的时候,我也不会忘记抽出宝贵的时间与家人共享天伦。 我认为一个人的事业固然重要,但一个温馨、和睦的家更重要。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小蛙譜寫人生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