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业终于自食其果,曾经裁掉大批飞机师,现在却面临招不到人的困境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总部位于英国的Goose Recruitment最近发起了一项为欧洲客户寻找30名波音737货运飞行员的活动,48小时内就收到了400份简历。在这其中,大多数申请人曾经驾驶过商用客机。

Goose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查曼(Mark Charman)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新冠爆发前,大多数航司的飞行员都瞧不起‘货运飞机’。而现在他们会说,‘选我!’。”

这种情况在如今已屡见不鲜。因疫情停飞一年多的飞行员们,为了挽救自己的航空职业生涯,都在为为数不多的招聘职位而挤破头。

(图:美联社)

(纽约22日综合电)冠病爆发后,航空业为了降低成本而大举裁退飞机师,现在自食其果,面对找不到飞机师的困境。

数千名飞机师在疫情期间遭裁员或决定退休,而且业者欲趁经济复苏时抢占市场,纷纷成立新机队,对飞机师的需求更为孔急 。

Alpha Aviation集团首席执行员乔杜里(Bhanu Choudhrie)说,政府规定实习机师须接种疫苗以及旅行限制等政策,也令新一批潜在的机师望而却步。Alpha Aviation集团在阿联及菲律宾经营多家飞行学校。

乔杜里说,训练机师需要18个月到24个月,航空公司买进新飞机,成立新机队,人员配置也要超前部署,否则就会出现短缺情况。

在东南亚机师训练中心菲律宾,Alpha Aviation所经济的飞行学校为当地最大,已为多家航空公司培训超过2500名机师,包括菲律宾航空、亚航集团、宿雾太平洋航空、阿拉伯航空等。

疫情下飞行员有多难?

今年1月,GOOSE Recruitment和行业刊物Flight Global对近2600名飞行员进行了调查,调查对象中,仅43%目前仍开飞机,30%失业,17%被迫休假,10%从事与飞行无关工作。

为中国和日本的航空公司招聘海外飞行员的公司Wasinc International收到了大量失业申请人的电子邮件。Wasinc首席执行官戴夫·罗斯接受采访时称,从巴西墨西哥到加拿大欧洲,飞行员的求职申请数量比疫情爆发前至少增加了30倍。

包括四川航空在内,Wasinc目前只有4家中国航司接受海外飞行员申请,低于疫情前的23家。罗斯表示,疫情下的旅行限制也让外国飞行员难以飞往中国进行评估。他补充称,即使飞行员成功入职,薪酬也不再会像疫情前每月约2.4万美元那么丰厚,因为飞行员飞行时间大大缩短。

尽管美国国内航空旅行的反弹带来了一些希望,但航空业在危机中还是受到了重创。去年,包括飞行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在内,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的临时和永久性失业人数超过15万人。OAG的数据显示,全球航空运力仍较正常水平低31%。

波音去年年底表示,到2039年,全球仍将需要76.3万名新飞行员。美国航空今年将招聘350名飞行员,2022年将招聘1000名。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小蛙譜寫人生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