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跳水选手:他曾5米跳台都不敢跳,她则战胜了免疫性疾病,如今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

大马資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本届东京奥运新加坡共派出23名运动员参赛,他们将出战12个比赛项目,创下我国历来参加奥运项目最多的一届。

新加坡的23名奥运健儿分别是约瑟林、柯正文、柯婷文(游泳);曾繁铿、林升艳(跳水);骆建佑、杨佳敏(羽毛球);阿米塔、可丽雅(击剑);陈思恩(体操);陈芊秀(射击);冯天薇、于梦雨、林叶、周哲宇(乒乓球);傅雪鏵(赛艇);卢军汉、黄琳凯、林敏/刘瑞琦(帆船);朱佩嘉(马术);刘俐杉(公开水域游泳);珊蒂(田径)。

林升艳(左)和曾繁铿(右)将角逐10米跳台项目。

23岁的林升艳和24岁的曾繁铿上周五下午在华侨银行游泳中心一起接受记者采访,或许是有队友在身边更舒服的关系,整个过程像是一场轻松的谈话。

他们是新加坡跳水队出征2020东京奥运会的选手,也是第一次有新加坡选手获得奥运跳水参赛席位。

对于这次奥运会的目标,总教练李鹏给他们设下跳进半决赛这个艰难任务。对于个人期许,他们都说想要好好享受首次奥运之旅。

林升艳和曾繁铿想法相似,虽然跳水多年,但他们小时候刚接触这项运动时并没有把奥运当作一个目标去努力,而是一步步朝着更高的舞台前进。

曾繁铿说:“我开始时就是想学这个招式,并不是说要达到什么指定分数。之后才慢慢去比赛,从邀请赛开始,然后表现比较好了就去东运会,再慢慢到亚运会和世界杯赛。

“接触跳水不久后,我参加马来西亚的邀请赛,当我看着别人做5米跳台时,我教练告诉我可以做这个,我当时的想法是‘你疯了’。”

那时候谁知道,曾繁铿长大后居然代表新加坡参加奥运10米跳台比赛。

跳水圈子很小,比起队内竞争力他们展现更多的是凝聚力。林升艳就说她非常喜欢跳水圈,喜欢她的教练,也喜欢在完成一个完美的招式后队友为她欢呼的成就感。

“这里的竞争氛围并不像其他运动那样激烈,我们圈子不大,我们不会彼此争夺比赛席位。我们就只是尽全力发挥,会与对手互相鼓励,去获得我们想要的分数。而不是‘我要成为她’这样的竞争关系。”

林升艳一开始是以游泳选手的身份开始她的运动生涯,但她13岁时被诊断出患有葛瑞夫茲氏病(Graves‘ disease),这是一种导致甲状腺过度活跃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甲亢)。因此她过后转向持久性比较低的跳水运动。

她并没有后悔。

跳台初体验

第一次站在10米跳台时,林升艳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向上帝祈祷,告诉自己要小心,要有自信,要有勇气。

曾繁铿的想法也一样,他说:“我告诉自己要相信自己的身体,就这样跳了。经过很多次练习我们的身体有肌肉记忆了,就算头脑当天不怎么清醒,但如果相信自己的身体,不要过度思考,就会没事了。”

运动员生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成绩不好难免会心情低落,但他们必须时时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不让坏心情影响接下来的日子。

曾繁铿说:“我训练时很刻苦,但放松时也会完全放松。我不会给自己压力,像是今天我表现不好,我不会觉得自己很糟糕。我会认为今天是个不好的日子,明天会更好。”

难忘的回忆

林升艳表示同意,今天做不好不代表自己就是个差劲的跳水选手。

“如果跳不好,我们不会一直生气,虽然训练时会有点沮丧,但我们回到家后就会放下,相信明天会更好。”

有些运动员在比赛开始前会有独特的仪式,就像是有的人考试之前要吃一根香肠和两粒鸡蛋。但林升艳并没有特定或固定幸运物或赛前仪式。

“每场比赛都不同,像是有一次去比赛看到认识的人在附近,在第一和二跳时他的加油手势让我越跳越好,获得高分。所以每当轮到我要上台跳时我就会寻找他的身影,希望可以看到他的加油手势。虽然这听起来没有科学根据,但就是一种信念和仪式,每场比赛都不同。”

在奥运会,每名选手必须轮跳五个动作,比赛共分成预赛、半决赛和决赛。预赛成绩最好的18名选手进入半决赛,半决赛中成绩最好的12名选手则进入决赛。

林升艳上个月在世界杯跳水赛暨东京奥运跳水测试赛女子10米跳台预赛排名第15位,获得半决赛资格的同时还搭上奥运列车。曾繁铿则是在2019年亚洲杯跳水赛中夺冠,获得男子10米跳台参赛权。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大马資訊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