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工作的上海人接到电话:交了1万新币的“担保金”,我还收到了一张“收据”~

我是一个在新加坡工作的上海人。

这两年,新加坡的网络和电信诈骗也可以用日益猖獗来形容。

不但是身边的一些朋友都有过被骗的经历,就连一向谨慎的我,也曾经被骗过。

今天我就跟大家匿名分享一下,自己在新加坡曾经被骗的经历,希望能够让大家重视,也能引以为戒。

2020年初的一个上午,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自称自己是新加坡电信局的一名工作人员。

而且他是用很新加坡式的英语与我对话,事后证明这在很大程度上,让我并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

对方说出了我的中国电话号码,我当时显得有些紧张,因为我前两天才从国内回新加坡。

当时电话里说,我的中国电话号码在上海浦东机场向群众发布了有关新冠疫情的不实言论,已经被举报,所以我的中国电话将在两小时后被停机处理。

我连忙磕磕巴巴的用英语予以否认,而这个新加坡男人让我自己回上海报警处理。

以上图源:sina

我说我现在刚回新加坡,需要认真工作,没有时间回上海处理。

对方马上机警地回答:我不需挂机,新加坡电信局会转告上海警方我的回复。

于是进行电话转线,不久电话接通,对方自称是上海警方化名张某,他说让我保持镇定,还让我当即打开了上海公安局的官网,说是先做身份确认。

他让我在网上查看了上海公安局的电话号码,然后告诉我说,等会就会用官网电话打来。

电话挂了之后,我一直在想我回国的时候有没有跟认识的人发过有关新冠肺炎的讨论或者是信息。

之后,我的新加坡电话又继续来电,而且来电的号码和网上的上海公安局官网的电话完全一致。

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感觉自己真是摊上大事了!

以上图源:kk news

我连忙按下接听键,对方还是刚才那个稳重的男声。他自称自己姓张名*,警号是:*****。

在对我进行一番了解情况之后,他表示将为我填写报警单。

然后,他又说我的国内电话号码绑定手机的银行账号似乎还与一起国际洗钱案有关。

我立即又马上予以否认。他说:没关系,谁是谁非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好人完全不必惊慌,坏人也不可能逃脱法律的严惩。

我连忙点头称是。

之后,这个自称的上海警察又说,这次涉及洗钱的人员很多,他们将会逐一进行排查。

说到这,他又表示要把相关人员的通缉令和身份证信息,包括:姓名,照片,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等等,一起传给我。看看我有没有认识的人,可以提供情报和信息。

当我收到邮件后,里面还附带了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称不得将相关信息告知他人,违反协议将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

以上图源:lian he wan bao

事情大约过了一星期,我还在想这件事会不会就此告一段落。

谁曾想,那天我刚去公司楼下准备吃饭,上海警方又再次来电,这次另一个通话人再次电话告知:

由于部分嫌疑人给犯罪组织通风报信,上海警方会将全部嫌疑人带回上海关押调查,这里面也自然包括我在内!

我连忙气急败坏的表示:

自己有工作在身,目前也完全没有时间回沪,请他们一定要帮我解决问题,我根本不是什么洗钱嫌疑人,也没有发过任何有关新冠肺炎的不实评论。

于是,电话那头的通话人,立即推荐我向人大调查处相关人员李某某申请协助优先办理。

我当时不疑有他,又不想把这件麻烦事说与家人增加他们的心理压力。

于是按照他的推荐,立即联系了人大调查处的所谓相关人员。

但是遭到了严厉的拒绝。

这时我想到了当时联系我的上海张警官,于是我立即写邮件联系他。

他在第二天如期给我打来电话,我也看到电话号码正是网上的上海公安局官网电话。

以上图源:Nestia

我告知了他我的情况,并说自己完全不可能是他们怀疑的犯罪嫌疑人。

张某之后,立即表示愿意挺身而出,答应拿自己的警察身份为我担保!进行第二次优先办理申请。

后来,我收到他的电邮和电话通知,获悉第二次优先办理已经顺利通过。

但是,邮件和通知里都表明还需要进行资金抵押。

以上图源:strait times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脑袋里是抽了什么风,竟然不疑有他。随后就将钱按照电邮和电话里张警官的意图转走了5万人民币的担保金。

不久之后,我还收到了他们送来的假收据。

唉,转完钱后,我先是如释重负。

但是,没过两天就觉得很不对劲。感觉整件事情都很蹊跷。

于是立即拨通上海公安局的电话查询张警官的身份。

却被告知完全没有我说的案子和所谓的张警官这个人。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上了骗子的大当!

考虑再三,才像家人和盘托出。

在上海家人的劝说下,朋友带着我去新加坡警局报了案...

虽然事情过去这么久,我也吸取了教训。以后再也不会相信电话里的任何陌生来电和所有的转帐要求。

以上图源:8 world

但这件事对我来说,始终是一个重重的阴影,它总会时不时的跳出来,刺挠着我曾经单纯的善良。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