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病例超100万,躺平后为什么没有崩溃?原来因为这5点!

去年8月,新加坡的防疫政策,来了个180度大反转。总理和部长们公开宣布“与冠病共存”。

在很多人眼中,这时候的新加坡,已经和“躺平”并无二致。

可实际上,对比起世界上那些真正躺平的国家,除了传统意义上的“黑色星期二”外,最近可以看出新增病例明显的下降趋势。

因新冠而死亡的人数,也一直保持在低位。

新加坡每百万人口“只有”214人因新冠去世,图源:海峡时报

回顾新加坡防疫政策,被人诟病“躺平”的新加坡成果看起来相当不错。

如果真的“躺平”,那新加坡断然很难取得这种效果;可以说,新加坡实际上走的是一条“半躺式”道路。新加坡在防疫上有什么成果呢?

疫苗接种率高,死亡率低,防疫有成果,这是表面现象。实际底层原因是因为:

新加坡法律严格

精细化管理!

不行就罚、罚、罚

新加坡的秘密武器是在政府“家长式”的管理下听话的民众,以及强有力的法律执行。

新加坡“特色半躺式”防疫

背后竟有严密逻辑

要认识新加坡的防疫政策,或许首先得消除防疫政策只有“清零”和“共存”两大极端概念的认知。

在新加坡,即使在严格“清零”,也就是以“断路器”措施为代表的时期,政府没有实施封锁,人们日常行为例如打包、去超市采购等行为,都是被允许的。

图源:BBC

在最新一轮解封后,照理来说“躺平”的新加坡,在室内戴上口罩仍是必须。堂食限制,也只是放宽到了10人而已。

图源:ABC

因此,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新加坡一路以来的防疫政策,那么“半躺不躺”,或许算是最好的诠释。

政府并没有选择完全对病毒坐视不理,只是在他们认为允许的时间点,赋予人们恢复正常生活的基本权利。

要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政府对防疫态势有着精准研判,当然,也离不开新加坡的精细化管理和严格立法规范。

2人、5人、10人堂食人数限制

——为了减少传播

在“断路器”结束后的“高警戒第一阶段”中,新加坡的堂食人数被限制为二人。

之后,随着新加坡疫情慢慢在2020年下半年受控,堂食限制被慢慢放宽到五人。

图源:cicinews

只不过,进入2021年,德尔塔毒株的到来,让新加坡又面临着一轮防疫考验,堂食人数再度收紧到两人,直到去年11月又重新放开至5人。

经历了奥密克戎疫情,在阖家团圆的春节,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也依旧宣布维持5人堂食限制。直到上个月月底解封时,才恢复到现行的10人。

图源:Business Times

根据防疫要求,堂食人数经常在变动,在去年高致死率的德尔塔毒株肆虐新加坡时,成功让更少人感染新冠。

间接性强制疫苗接种

——拔高疫苗接种率、降低死亡率

新加坡政府很早就认识到,面对新冠时最有效的“武器”,就是高疫苗接种率。

因此,新加坡早早就向疫苗制造商订货。在2020年12月,第一批辉瑞疫苗就抵达了新加坡,稍后,莫德纳和科兴疫苗也纷纷到货。

第一批疫苗抵达新加坡,图源:海峡时报

但是,出于某些理由,政府又无法强制要求民众接种疫苗。

虽然在去年8-9月间,新加坡的疫苗接种率已经达到了80%以上。但是,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几十万人口,仍旧面临着病毒的威胁。

因此,政府想出了一个看起来绝妙的办法:疫苗接种差异化政策。一开始,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无法堂食,甚至连商场、食阁等地都无法进入。

图源:见水印

稍后,疫苗接种差异化政策扩大,像是景点、电影院、博物馆、图书馆,甚至是民众俱乐部举行的特定活动,没有完成疫苗接种的人都无法参与。

可以说,只要没有完成疫苗接种,在新加坡生活除了在家里和去公司,几乎是寸步难行,哪都去不了......

结果是,那些还想观望一阵疫苗效果,或是一些之前坚定的反疫苗人士,也不得不打疫苗了......在出国游已经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没人想在新加坡境内也处处受限不是?

图源:Todayonline

到现在为止,新加坡完成疫苗接种的人口,已经达到了92%,更是有72%的人口注射了疫苗加强针。

据卫生部长王乙康透露,目前新加坡只有约3.5万符合接种要求的人,还未完成疫苗接种。

等情况稍好,病毒不再变异时,或许疫苗接种差异化政策就将完成它的使命,走入历史。

招聘安全距离大使、全岛巡逻

——监督民众遵守规定

只是推出政策,却没有人监管的话,那么新加坡的防疫,很容易沦为欧美多国那种“看起来很美好,实际上却毫无作用”的处境。

即使强制要求戴口罩,街上也有不遵守的人,图源:环球网

在新加坡,我们已经习惯见到安全距离大使的身影。他们出没在新加坡各个角落和场所,协助政府规范防疫下的人民行为。

图源:洛杉矶时报

为了让安全距离大使的行动有法可依,更好地处理问题。早在2020年,新加坡政府就通过了冠病19(临时措施)法令,并先后进行了多次修正。

法令赋予了安全距离执法人员,拥有传染病法令第 55A、55B 和 57 条授权的卫生官员的所有权力,包括:

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使用必要的武力停止、登上、进入、检查和搜查任何场所或车辆;

要求任何人提供他所知道的任何信息;

从场所或车辆抽取任何物体或物质样本;

起获发现的任何书籍、文件或记录;

要求任何人提供其姓名、地址和其他身份证明。

安全距离大使要求人们保持一米社交距离,图源:mothership

可以说,在新加坡政府强有力地介入和立法授权下,执法人员更有底气。

因此,在新加坡,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西方国家那种反对防疫政策的呼声的。

西方各国曾多次因要不要戴口罩而发生示威活动,图源:第一财经

快速制定《防疫条令》,严格惩罚违反的人

——要么坐牢、要么罚款

当然,即使是明确立法,还是有人违反规定。这时,新加坡法律机构,就会按照法律给违法者惩戒。

比如,之前涉嫌冲撞安全距离大使、不遵守防疫规定的“无罩嫂”,就曾因为被抓到多次没戴口罩和违反居家通知,被判坐牢16周。

图源:Todayonline

而是,“无罩嫂”的事例在新加坡也并不是孤例。新加坡警方一直在不遗余力地进行全岛范围内的扫荡行动。

时不时的,警方就能搜捕到到那些违反条例营业的无照KTV和食阁。

在一次扫荡行动中被发现的无照KTV场所,图源:新加坡警察部队

一名越南女子,曾因违反群聚规定邀请19人庆生,最终被罚款3500新币。

哪怕是洋人,在新加坡南部小岛开游艇派对时被人举报,经过调查后也被罚款了3000新币。

图源:[email protected] Hui Yan

类似行为虽然屡禁不止,但是,任何人在做之前,都要仔细掂量一下违法成本。

这在一定程度上,对那些想要违反防疫限制的人,起到了一定阻吓作用。

出现误判后及时改正补救

多管齐下、科学防疫

——刚开始并没戴口罩,后快速调整政策

面对着经历了无数次变异的新冠病毒,新加坡政府真正的算是“摸着石头过河”。

当然,他们也犯过错误。比如在疫情爆发初期,不鼓励人们戴口罩,认为这会给民众“虚假的安全感”。

在疫情初期的2020年,新加坡内阁也觉得能在不收紧边境管制的情况下,控制好境外输入病例。

因此,新加坡在当时并没有选择封锁边境,并实施后来的隔离政策。

这导致一大批新冠患者进入新加坡。病毒由此延烧到了新加坡客工宿舍,继而传入新加坡社区,造成第一波大规模爆发。

图源:搜狐

去年,在德尔塔毒株来袭时,王乙康等政府官员们,错误估计了它的传播力。

这直接导致了去年9月-11月间,新加坡面对了一轮致死率相当高的德尔塔疫情,从而被迫推迟“与冠病共存”的进程。

只是,事后来看,政府已经着重针对新加坡的现状和环境,进行补救。

推广的全民疫苗接种计划,让大部分人不至于面对病毒“裸奔”。引入居家康复计划,减轻了医疗机构的压力,让重症患者得到足够医疗资源......一切的一切,都为新加坡争取到了足够时间。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低死亡人数,乃至低超额死亡人数,就是最好的明证。

总的来说,政府的所有政策都有其逻辑和用意:

1. 来回研究几个人吃饭 - 为了减少传播2. 进商场、饭店、食阁,必须接种疫苗后才能进入 - 提高疫苗接种率3. 派一堆防疫大使在全岛巡逻 - 为了遵守规定4. 无罩姐被抓坐牢 -  杀鸡儆猴、严格惩罚5. 防疫条例 - 立法增加执行力度

事实证明,不少网友,也为新加坡的防疫政策发声并点赞。认为新加坡走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的科学防疫道路,看结果是好的!

尽管不是在过去两年并不平坦,但就结果而言,足以让很多在新加坡生活的小伙伴们满足。

对于未来,他们有了更多的期待和展望。这一切,都和新加坡政府,根据本国的国情,制定的防疫政策脱不了关系。

一路跟随政策走过,在新加坡的我们,或许才能真正体会到新加坡到底有没有“躺平”。

现在,距离新加坡正式解封,已经有近两周的时间了。出乎新加坡防疫部门预料的是,解封后的新加坡,并没有迎来一波预想中的“病例激增”。

不过,王乙康仍旧表示“不敢大意”,目前正在密切关注这周的情况。

毕竟,现已解封开放的世界多国中,英国每13人就有一人感染、美国多位部长级高官“中招”,日本韩国疫情反弹,感染者还呈现出了年轻化的趋势。

在奥密克戎亚变种毒株BA.2或将马上抵达新加坡之际,防疫依旧丝毫大意不得。

上周,财政部长黄循财和卫生部长王乙康,就放宽防疫措施的决策思路接受本地媒体访问。

其中,黄循财表示,即使未来病毒再变异,新加坡不太可能再次收紧防疫政策。

而王乙康,则是表示在解封后的那波激增病例趋缓之后,政府就将考虑何时进行下一步解封。

只要政府维持现有的防疫标准,按照现有的疫情态势来看,或许这个时间离我们不会太远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