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工作没几天打起退堂鼓,雇主没犯错却损失大几千,欲哭无泪了~

在疫情汹涌的现状下,女佣在新加坡已经是十分稀缺的职业了!

在很多新加坡有老人和小孩的家庭中,女佣的“性价比”是相当高的。在疾病爆发以前,在新加坡雇一个女佣并不困难。然而,由于疫情的影响,新加坡的海外旅游受到限制,市场上的女佣也面临着供应短缺的问题。

许多新加坡的老板都愿意花更多的钱和更多的时间去雇佣外国的女佣,为自己的生活添加一名助手。能有个稳定的工作的女佣,已经很不错了,但如果请到有一个女佣,是以老板为跳板的,那雇主就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网民小宁就有个麻烦事,她被保姆当成了来新加坡的踏脚石,为此她还花了几千新币的费用,这让她很是郁闷。

双职工带俩娃,渴望女佣来解救

小宁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很可爱,最大的一个还不到2岁,最小的一个才1岁。由于疫情的原因,他们的爸妈很难到新加坡去帮助。

小宁和老公都要工作,两个人要照顾两个小孩,实在是太困难了。小宁把两个小孩都送到了幼儿园,不过新加坡的居民都有了新的疑似病例,小宁也不太放心把他们带到幼儿园。

夫妻二人虽然都在家里上班,但每天还要照顾孩子,小宁也累坏了。小宁打算雇一个女佣。没有雇佣过女佣的经历,小宁事先也作了很多准备,最后还是决定雇佣印度尼西亚的女佣。

小宁在网上面试后,挑选了一位印度尼西亚的女佣,她已经有三年的工作经验,她在面试中说,她很爱小孩,小宁就是看中了她。

不过,女佣当时在印度尼西亚,所以小宁就去找了一个中间人,帮她解决了居家通知隔离费用,以及女佣贷款、中介费等,这笔钱不是小数目,小宁觉得,如果能找到一个好的帮手,那就是物有所值了。

​​​​​​

终于等到女佣来,

虽不尽人意,

但仍怀有期待

小宁等了很久,从面试,到女佣入境隔离,到小宁的家里。29岁的佣人,长得很干净,给小宁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她是以诚待人,希望女佣能在这里好好工作,以真心换真心。

由于社区里的疫情比较严重,小宁已经有几个星期没有带孩子上幼儿园了,而他的小儿子,则是一看到保姆就会掉眼泪。然而,两岁半的大女儿却对新来的女佣很是喜爱,非要让她和自己玩。

小宁说,佣人的厨艺虽然一般,却很有灵性,她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已经教会了她一些简单的厨艺,让她很快就会做出一个简单的菜式。小宁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会成为一个不错的好帮手,她很开心。

可小宁万万没有料到,刚来不到一个星期,女佣就告诉小宁,小宁的那个儿子,不太待见她,要是小宁要送她回去中介,她也无所谓。小宁还以为是佣人多虑了,连忙解释,她和那个孩子还不熟,她也没打算让她回去,希望让她在这里工作。

工作没几天打起退堂鼓,雇主没犯错却损失大几千

但是小宁万万没有料到,从那天之后,她的工作就变得游手好闲起来。一天早晨五点,小宁去洗手间的时候,发现女佣没有睡觉而是正在用手机。白天照顾小孩,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小宁小心翼翼的询问,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女佣哭得梨花带雨,说她一夜没睡好。

小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失眠,女佣是新来的,对她还不是很了解,她都没敢让她和孩子睡,睡不好是从何说起呢?不过小宁也没有责怪她熬夜玩手机。心想,也许女佣也需要一个习惯的过程。

正当小宁琢磨不透的时候,女佣却向小宁说,她想要会中介,因为她不喜欢那个孩子,所以小宁很难过。

既然如此,小宁也不好再勉强。可是小宁很奇怪,为什么在网上采访的时候,她还说自己很爱这个孩子,可是到了之后,一切都变了,小宁会不会就是一个被佣人利用的踏脚石?难道她的女佣,就是想利用小宁去新加坡,然后自己选择她的雇主?

小宁向中介反映了自己的疑惑,对方也说了解小宁的苦衷。不过,她也只能将中介的佣金还给了小宁。小宁也是运气不好,小宁花费的的隔离费、化验费、女佣贷款只能算她自己的了。

小宁把女佣送到中介公司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照顾两个小孩,想想自己花了多少钱,花了多少时间,小宁都快哭了。

小宁不明白,遇到这样的情况,只能自认倒霉么?还有什么方法可以维护自己的权益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