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随养父来到新加坡,21岁嫁给中国丈夫,柬埔寨女孩:如果不是婆婆,早就打包走人了

从新加坡嫁到中国的柬埔寨女孩阿真,9岁时从柬埔寨搬到新加坡的养母家中,21岁嫁给现在的丈夫,后来来到中国河南的濮阳。如今,一儿一女的她正在犹豫,是否举家回到柬埔寨发展。

与三个国家的命运纠缠

生错国籍的中国人

很多人都好奇我的国籍,可我更希望,他们关注的是我这个人。

18岁时,阿真得知自己并非亲生,而是父亲领养的。那一刻,她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但采访时,她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这段过去,也无法让人将朗朗大方、侃侃而谈的她,与其口中曾经 “抑郁少年”的形象挂钩。

阿真说,那与她的家庭有关。

阿真的养父是新加坡华人,他有两位妻子,一个在柬埔寨,一个在新加坡。9岁的时候,她跟随养父去了新加坡。两个母亲对阿真都很好,但阿真还有一个弟弟。而她一直认为,自己的父亲是“重男轻女”的。

但家庭给予阿真的,同样也是是幸运。华人家庭,又曾在新加坡和柬埔寨生活,阿真能够熟练使用柬埔寨语、英文、中文沟通交流。

多国的文化背景,也让阿真有了更加开阔的视野与开放的心态,去开启、去拥抱、去享受崭新的生活。

在新加坡上学时,阿真就爱看中文小说、听中文歌。她的零花钱除了零食,几乎都用在购买中文书籍上。汉语作为新加坡4种官方语言之一,在日常交流中,她几乎都是用中文交流。所以朋友们总说:阿真是生错国籍了。

但实际上,新加坡作为华人占比最多的国家,高达74%,对中国的态度,虽然不“敌视”,却也不了解。在这种纯“西方”的舆论环境中,阿真最初对于真实的中国也不甚了解,只有从媒体上得到的各种刻板印象。

但刻板印象存在于所有国家,中国人对“来自新加坡的柬埔寨”阿真同样存在刻板印象。

在阿真各个平台的简介上,她对自己的介绍都是从新加坡嫁到中国的柬埔寨女孩。但在现实中,她挺“害怕”别人和她聊到国籍相关的话题:因为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回答,会担心对方产生“新加坡来的有什么好了不起的”“你是柬埔寨人,你来中国是为了什么”的想法和疑问。

阿真希望,有一天大家在和她交流的时候,关注的是她自己本身,而不是她的国籍。

因为她自己的爱情,就是只关乎两人,无关乎国籍。

油盐酱醋茶的5年

和中国老公从爱情走进婚姻

求婚时,大羿一开始连戒指都没有准备。

阿真5年前认识了来自中国河南的大羿,当时阿真就读于新加坡理工学院,在打假期工的时候,遇上了同样在工厂打工的大羿。

由于家庭的原因,阿真一直认为男人容易花心,所以对于那些特别会说话的人敬而远之。这时,沉默寡言、说话直来直去的大羿吸引了阿真的注意。同时,相比起外貌、性格比较“小男生”的新加坡男人,阳刚的大羿更符合阿真的理想型。

两人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并没有太浪漫的情节,就连“求婚”,也是大羿直接对阿真说:我们结婚吧。阿真当时就吐槽:这是求婚吗?一点都不浪漫,连戒指都没有。大羿便去买了戒指,为她戴上,说:我在征求你的意见啊。

如今,两人已经在一起五年,阿真清楚自己的老公确实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强求不来。而且,她在自己的视频中也说道:日子其实就是油盐酱醋茶。

但木讷的老公偶尔也会给她惊喜。今年情人节,大羿主动提出去吃火锅庆祝,阿真十分惊喜,因为在一起后第一次过情人节,大羿以“我是中国人,不过情人节”为由拒绝了。后来几次也都是在她的“明示”下才过得,这一次竟然主动提出。但大羿煞风景地说出了“大实话”:你都念叨两天了,我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对于这样的浪漫,阿真显然是期待的。她清楚记得,两年前大羿陪她去柬埔寨过生日,走在路上时,她看着身边来来回回的花童抱怨了一句:我都没有收过你送的花。大羿闻言,便从每个来到身边的花童手里买一种花送给了她。

不过,比起这些偶尔的小浪漫,阿真显然对于那些日常相处中“润物细无声”的爱意印象更深刻。

作为一名在新加坡这种国土面积不大的国家生活数年的路痴,来到河南后,阿真才对中国的“大”有了真切的体会,即使她生活的城市不过是一座小县城。

这一年多来,如果没有大羿的陪伴,阿真很少自己出门。大羿也十分理解,从来不会强制她去独立。阿真坦言:他对我太太太好了,阿真一连说了3个“太”字表达自己对大羿的喜欢。

每年大羿生日的时候,阿真便会挖空心思给他准备生日礼物。她送过zipo,送过工具刀,而今年,她为大羿准备了一套新加坡币,因为大羿喜欢收藏各个国家的钱币。看到丈夫兴奋地将一枚枚、一张张钱币放到收藏本里,阿真同样十分开心。

除了让她感受到满满安全感的丈夫,阿真还拥有一位“全世界最好的婆婆”。

阿真说:很多时候和大羿吵架,都想着干脆回柬埔寨算了,但是一想起婆婆,就舍不得了。

对婆婆的依赖,源于从新加坡到中国,在陌生环境里的孤独感。

工作的缺席与社交的空白

来中国后没有一个朋友

在中国,我只有一个偶尔一起拼多多的好友。

在有了孩子后,阿真的生活更是围着家庭转。可能是太久没与外界打交道,虽然在视频中依然侃侃而谈,但阿真说,自己不像过去那般外向了。“人一多就会下意识想要逃避。”

不过,虽然没有认识新朋友,但她的婆婆,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她在中国最好的朋友。

跨国远嫁,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很多时候心情郁闷,但亲戚、朋友都在新加坡和柬埔寨,婆婆便成了她最好的避风港,总能给她最温暖的的安慰。

“女人倾诉的时候只想收获赞同,获得情绪的疏导,但如果和大羿说,他总是理智地去分析问题。”阿真的婆婆便是一个特别好的倾诉对象。

婚姻生活肯定难免磕磕绊绊一地鸡毛,有时候与大羿吵架后向婆婆吐苦水,婆婆总会无理由站在她这边,阿真开玩笑说:如果不是婆婆通情达理,自己早就打包回柬埔寨了。

但这依然改变不了阿真在中国社交圈空白的现状。所以,改变势在必行。

缺乏社交很大的原因在于缺乏认识新朋友的渠道,阿真打算找一份工作。但由于是外籍人士,许多工作都有限制。原本计划做一名老师的阿真,却得知外籍人士不能考取教师资格证。

对于找工作,阿真不仅仅为了扩大自己的社交圈,更重要在于,她不适应自己这种没有工作的状态。从13岁开始去打暑假工,这是阿真第一次长达一年多的时间没去工作。

“我的自信来源于我的赚钱能力。”这种无业的持续状态已经开始影响到阿真的心态,她时常感到焦虑。

其实,阿真并不是完全没有赚钱,她在照顾孩子的同时,同样发展了一些事业,比如利用自己在新加坡、柬埔寨的资源做跨境电商,与一家MCN经纪公司合作在各个平台发布记录自己的生活的视频,但前者收入不稳定,后者则只是赚杯奶茶钱。偶尔阿真还会接点“外快”,当警局有柬语翻译需求的时候,她便会短暂做一个翻译:“虽然我只会说不会写柬语 ”

但是,这些工作对于她在现实生活中扩大社交圈毫无助益:唯一聊得比较来的一位网友,后来也就是偶尔一起“拼多多”的关系了。

去年跨年的时候,由于国内对于元旦相对来说不太重视,阿真自己都忘记了那天是跨年夜。看着网上国外的亲朋好友都在家人的陪伴下欢度佳节,阿真情绪一下子开始难受起来。后来,是丈夫陪伴她一起在B站上看直播跨年。而这样难受的时刻,并不在少数。

工作的缺席与社交的空白,让阿真对于这个城市一直没有太大的归属感。阿真十分喜欢中国的生活,便利的网购、吃不完的美食,她的许多朋友都说想来中国旅游,就是在她的大力推荐下。但这点没有突破的话,她和大羿已经在考虑去柬埔寨发展。

对于工作,她和大羿都很有自己的想法。阿真就不喜欢被束缚,她虽然加入了MCN经纪公司,但拍摄视频时,并没有按照公司给她排的剧本,而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记录生活。大羿则更在乎自由,连MCN也没有加入。

但两人都在“吃老本” 。大羿虽然在做游戏主播,却也也没有将其作为真正的发展方向。二人最近正在考虑,是否前往柬埔寨发展。

在三个国家都生活过不短时间的阿真,对于去哪里有着自己的考虑。中国虽然便利,但确实还没有足够的社交使她建立起归属感;新加坡十分发达,但物价也确实高,而且生活中也有很多不便的地方,比如去医院挂号就需要两个小时时间。

而柬埔寨则中和了她的需求。那边的物价很低,到时候请个保姆照顾孩子开销也不大;柬埔寨生活着许多中国人,外卖、网购等配套服务也在逐渐完善;自己的国籍就是柬埔寨,工作有了更多选择;同时还有大量的中国企业和中国人在这边发展,自己的老公也能很好的融入。

最关键的是,她的社交有很大一部分就在这个国家。所以她可以直接融入这里。

当然,如今柬埔寨疫情严重,她也无需立即做出选择。在等待柬埔寨疫情平复的时间里,阿真也会继续看一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让自己真正融入这座城市,这个国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