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自称高中或理工学院,与工艺教育学院,得到的目光和机遇都是不一样的?

编者按:大家毕业后一般都会选择做什么呢?跟朋友聚会玩耍,做兼职,还是每天在家躺平追剧呢?网友淡墨无殇分享了他在初院毕业后的兼职经历,并在兼职的过程中,做了一次小小的社会实验。

近来A水准考试结束,我也似其他考生一般,在短暂的喜悦后很快陷入了迷茫,一时间竟不知前路如之奈何。

在等待发榜的而今,耐不住寂寞的我也申请并成为了一家小规模窗帘公司的销售人员。作为销售人员,我能够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观察社会存在的各个现象。由于我看起来年纪不大,工作时许多顾客都会好奇地询问我的学历。

(拍摄于窗帘店,作者提供)

刚开始我如实相告,但后来我决定做个实验来调查新加坡居民的社会宽容度。这个实验的主旨是以社会各界人士的反应对应不同的学历来测探现存的刻板印象。

在我的认知里,处于我这个年龄段的少年普遍处于这几种状态:就读高中,就读理工学院,或者就读工艺教育学院。虽说还有少数辍学打工者,但是我们暂且不论。

每当有人询问我的学历时,我会尝试不一样的答案,高中,理工学院,工艺教育学院。这三种答案收获的是截然不同的反应。提及高中和理工学院时,收到的多数是赞赏和善意的目光,但自称修读工艺教育学院时,收到的更多的是怜悯和不屑的眼神。这件事让我很好奇偏见对就业的影响,因此对不同学历就业面临的情况和机遇进行了一番调查。

 JC学生的工作机会

首先就从我最为熟悉的高中毕业生们开始吧。在不考虑特殊证书和课外专业技能的情况下,高中毕业生的有效文凭大多处于O水准毕业证书,同时大多数学生都以短期打工作为前往大学学习的过渡,因此寻职时优先考虑近乎无门槛职业。无门槛职业指的是短时间内就能上手便娴熟的完成任务的工作,以服务类行业为主。

(拍摄于英华初院,作者提供)

JC学生所受教育和大众印象

高中的教育主要概括中高等理论知识。学生对他们所学的知识大多停留在理论层面,以应付考试为主。新加坡的教育系统让高中毕业生升入大学的升学率比其他学院高出许多。由此大众对高中毕业生的印象普遍为未来可期。

POLY工作机会

同年龄段的理工学院毕业生们则更受人才市场的眷顾,拥有理工学院文凭的他们可以从事更加专业以及与他们修读的课程相关的职业,开放更多的工作机会。理工学院的学生大多都规划了自己未来努力的方向,由此选择了他们就读的专业,所以相对来说从事的工作和他们本身的兴趣有关,会对工作更有热情,也在正式工作后也有更大的晋升空间。

POLY所受教育和大众印象

不同于被视为理论派的高中毕业生,理工学院毕业生则向来都是实践派的代表。理工学院的课业大多以实践为主,因此理工学院的学生的动手能力较强。普罗大众也认为理工学院的学生拥有足够的创造力和专业工作能力,感觉靠谱。

ITE所受教育和工作机会

工艺教育学院毕业生们的处境则比较窘迫。工艺教育学院主要的学习科目都是服务类的,有电工,美容师等。他们的专业证书能给他们提供的选择较为有限,同时从事的职业多以中低收入为主虽说他们能够轻易的找到和专业对口的作业机会但他们工作内容通常长期都不会变动,成长性也较低。

在大众的眼中,工艺教育学院简直是洪水猛兽。 甚者常言,若是沦落到工艺教育学院,这一生怕是难有出头之日,由此可见社会对他们的偏见。令人疑惑的是工艺教育学院的人数并不算少,为何鲜少有人出言反抗这种刻板见解。

推敲一番后我意识到不仅社会对他们有偏见,他们自己也对自己不抱希望,长期以来,他们所剩无几的自信便泯灭在了怜悯和不屑的目光下。这也引人深思,以同样的标准来定义不同的人究竟公平吗?

解决方案

对这种社会现象政府也做出了回应。近年来政府开始着手开阔工艺教育学院的课程内容并以媒体推广工艺教育学院毕业生在职场的成功个例。

政府希望以拓宽工艺教育学院毕业生未来的道路和潜力来争取改变国人的旧观念,同时激励工艺教育学院的学员不以学术成绩标榜自己的价值,从其他方面证明自己。对于这些调整和优化的效果我们暂且保持观望态度。

经历了一番入微的体验后,我意识到这个社会的每个个体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因此希望未来我们能迎来真正的平等。我认为工作岗位是一个让每个人展现自己特定价值并以贡献换取酬劳的平台。

但是工作平台和劳动个体之间存在双向选择,因此若是希望能拥有选择和被选择的权利,除了锤炼自身,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别无他法。行行出状元,不要以你的职业定义自己的价值,以努力奠定自己的价值,所以永远不要放弃进步的机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