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陪读妈妈自述:来到这里,得到了一些,也失去了一些

这位妈妈在国内有房不住、有车不开,花着一个月十万的房租,“自讨苦吃”地来新加坡陪读。

她笑言:“孟母三迁我是做不到的,一迁还是能接受的。”

看了她的故事,我发现无论是几迁几地,大家一番折腾都是为了使孩子拥有一个真正好的教育和生活环境。

这背后,都是为人父母的用心良苦啊......

陪读新加坡得与失 

新加坡 疫情期间的最优选

我们家是一个女儿,马上就要5周岁了,让孩子低龄留学是我的主意。

不希望她错过绝佳的语言期、培养国际化思维等,这些留学中介老生常谈的话术是初衷。

另一方面,我其实是自己也想要在没有衰老之前再去读书提升,看看不同的世界。

新加坡显然是疫情时代最好的选择了。

小留的申请过程

我们申请的流程很简单顺利。找好中介、敲定目标学校、缴费。

一开始就只考虑了国际学校,一是希望她接触不同国家的人,感受不同的思维,二是担心早期变Singlish扭转不回来。

孩子正式读幼儿园是20年9月,当时我们已经在申请德威和UWC,21年1月其实已经拿到了德威的offer,但是因为德威是21年8月开学,所以我们在对口的公立幼儿园先读完了小班。

再说说我自己,在坡备考雅思GMAT,申MBA,按部就班。不得不说,在英语环境备考还是轻松蛮多的。

陪读的得与失

失去篇

有得必有失,等价交换是自然界的真理。

01

我失去了社交圈

虽然这边有很多先生的朋友,但是他最近一年还是会呆在国内,因此对于我却是基本百分百的陌生,加上疫情紧张,社交精简。

基本上是两点一线的接送娃。

02

孩子的适应期并不那么舒适

在国内我们学完了所有的英语自然拼读以及常用语,但是显然并不够用,在沟通上,语言障碍短期必然存在。

孩子也会说,想国内朋友,问我还要在这里呆多久?我用大人对大人的沟通方式告诉她未来一段路怎么走,最欣慰的是——虽然只有5岁,但是她能懂。

03

计划太匆忙

离开国内走的其实挺匆忙,北京一台车,杭州两台车都没人管了两个月,我跟老公开玩笑说邻居大概以为我们跑路了。

他也很感慨,说孩子读个书,家里有房不住、有车不开,跑去各地租房。

我们新加坡+上海+北京房租一个月就差不多十万!

上海+北京是老公目前的工作地点,所以都租了房。这些开支其实一开始我们根本也没有考虑,都是走一步看一步。

我们也时常开玩笑说感觉这是自找苦吃呀,还要一家分离。

想想确实是这样,过来两个月时间,老公只陪了21天就回国工作了,后面从租房、配齐家具、换陪读证、孩子入学到这边看车买车,全部是我在孩子读书间隙时间搞定。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有时候也会灵魂拷问自己,“搞咩啊!”

陪读的得与失所得篇

01

全新的挑战

离开舒适区,进入未知领域,在不确定中找寻新的自己。

其实,我早在孩子三岁多时,就开始规划她的幼儿园,和爸爸商量后不想走高考路线。

我咨询了杭州的一些双语/国际幼儿园,对比后发现:一是身份的要求;二是教学质量、内容的差异,以纯中国人的身份在国内读国际学校的可行性并不高。

所以就开始做海外功课,新加坡的双语和距离都让我比较喜欢。

02

环境和事业

之后我们家爸爸的事业也有计划的在往这边倾斜,我也在准备一月份MBA的入学了,所以这是一个以点带面的长期的考量。

综合了文化差异、商业环境以及未来,还有把爷爷奶奶接过来养老的需要。加上新加坡丰富的公共设施、自然资源、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等,都很合心意。

03

教育和亲子时光

当初的目的,和比较重要的所得,还是教育的考虑。

上学日早上都是我开车送她,路上会聊一下她今天在学校的安排,比如学校有时候会有forest school或者celebration。

算是一段交心的亲子时光。

下午坐校车回来。一周会上两次思维课一次美术课,现在还计划安排个运动类的课程。其他时间海边野餐、游泳或骑自行车为主,周末基本上混迹于动物园和各种博物馆。

来新加坡也结识了蛮多新朋友,有在坡工作的、有同是中国妈妈的,孩子上课时间就会简单的social。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