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加坡,亲人在中国】为了给儿子攒套房,54岁的他续签WP ,却无缘孩子婚礼

疫情下的人间悲剧:来新10年他终于移民新加坡,母亲去世无法奔丧他只能隔海叩首!

一场疫情,让我们看尽了人间百态。疫情下的人们,各自经历着自己人生中的风雪。

有人为了生计不顾自身安危,有人躲在家中安然度日,也有人被围困在新中两国,咫尺天涯,却不得相见!在这场疫情中,每一个人的离开,背后都是一整个家庭的破碎和成年人的无奈辛酸……

来新10年成功移民

母亲离世

他隔海叩首!

10多年前,年仅23岁的嘉伟当时能想到的最快的赚钱途径,就是跟当地很多人一样,出国打工。

从老家福州起身,跟随同乡来到新加坡,凭借经商的天赋,嘉伟在新加坡挖到了第一桶金,并成功移民新加坡。

本该接双亲过来颐养天年,可惜天不遂人愿,还没等嘉伟回家,忙着照顾父亲的母亲却发生了意外。嘉伟透露,由于疫情,他们已两年没见面:“妈妈很累,我们很少一起旅行,她去年说等疫情结束,一家三口去海岛游玩。”

令嘉伟没想到的是,这一等就成了永别,嘉伟在新加坡却等来了母亲去世的消息。在接到消息后,嘉伟第一时间选择订机票回国,却发现受疫情影响,机票价格飙升,回国隔离的时间最少也要14天,返回新加坡还得再次隔离。

嘉伟这时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来不及参加母亲的葬礼!

“我之前每年只回家两次,一家三口团聚的时间不多。”

一直以来,母亲独撑国内的家,嘉伟哽咽地说,小时候不懂事,长大后也疏忽了家人。

“母亲下葬当天,我在海边面朝家乡的方向磕个头,一个人撕心裂肺,抱头痛哭,只想知道母亲在那边过得好不好”,成了嘉伟唯一的心愿。

35岁在新加坡做工

朝思暮想的可爱儿子

只能在线上见面

小军是地道的贵州娃,在新加坡读书后就留在了新加坡,拿到了EP,和老家的妻子一直异地。眼看双方父母年事已高,抱孙子的心理也越发强烈。夫妻两人也很恩爱,妻子为了能有一个爱情的结晶还请了长假陪小军在新加坡生活过一段时间。

2019年9月份,妻子终于拿到了双杠杠。不忍大着孕肚的妻子和自己一样漂泊异乡,小军开始两头跑的双栖生活。

直到疫情受阻,机票一路走高,隔离期不断延长。裁员减薪,让小军的收入直接打折。就业保护计划当中,外国人的处境更加艰难,现在请一个月的假期回国,无异于自动离职。他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可家里的房贷不能断啊!

于是小军白天工作得如履薄冰,晚上要忍住对妻子的满怀愧疚。再等等,说不定明天隔离起就缩短了呢?就在去年3月17号,岳父母打电话说母子平安,妻子生了!

夫妻两人在电话里也是一会笑一会哭。从此,小军每天都要跟孩子视频,所有的思念只能通过手机来传达,这个小小的男子汉,小军是多想将他抱在怀里,在他肉肉的脸上亲上一口……如今孩子一岁多,孩子也只能指着手机喊出爸爸的音节,这成了小军不能言说的苦痛。

留学新加坡

2年未能回家

收到男友的分手信

小佳是留学新加坡的一名大二学生,在国内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他们互为对方的初恋,很要好,男友也很会照顾小佳的情绪。

每年他都会来新加坡陪小佳一两个月,每年12月学生假期,小佳也会回国陪陪他,看望长辈。虽然异地,但小佳的生日、节日、纪念日,一次都没落下。

却没想到,他们却分了手。上个月,小佳收到了一通男友的分手信息,就彻底石沉大海。信息不接,电话不回。无论是追问为什么,骂他,求他,他都不回信息,也不接电话。

那一刻小佳明白了,在两人长达2年多没见面的时间里,男友身边出现了一个近在咫尺的有缘人。就这样,因为疫情,小佳再次成为一个人。

带孩子回国探亲

因疫情不放心回新加坡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