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友的心声:我很庆幸在大马生活过,但也有很多 “不太可爱” 的地方

大马資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我对马来西亚的感情有点复杂——首先,我很庆幸在大马生活过。但除非有特殊原因,我应该不想再去那儿了。

这个国家给我带来挺多不愉快的经历,我试图安慰自己,这是由于 2020 年出现了 “黑天鹅”,但内心深处,我明白原因不止于此。

马来西亚确实有很多 “不太可爱” 的地方……

糟糕的基础建设

我以前对吉隆坡的想象是 “类似于新加坡的花园城市”(但我也没去过坡县,这种想象是被媒体塑造的),至少和中国的新一线差不多。

出火车站的那刻,我很惊讶,也很失望。当时有人接站,我随她进车库,被一股闷热击中,很是崩溃。后来顺着车窗,看到破败的街景,心情就更糟了。周边的绿化带杂草丛生,残旧的砖瓦房与高耸的摩登大楼仅一街之隔,很多地方像中国上世纪 8、90 年代的城中村。

“网上都是骗人的”……我搓了搓脑门儿。

我起先住在公司订的酒店公寓,这座公寓一面朝向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另一面则对着印度人聚居的村落。从两面观察,你可能会误以为自己身在不同的两个 “国家”。

这是我们公司所在的那一面,另一面在住处无法看到,有次迷路,我才撞见了那里的景象

随手拍的集市,条件已比那个印度村落好很多

大马的交通状况堪忧——城市里,几乎家家户户有车,年轻人早早就要考驾照。这边买车养车倒不贵,但若不开车,出行就会成大问题。不过,整个国家因道路规划不佳,堵车是常事。

有地铁、距 CBD 较近的住所大多租金昂贵,一般只有国外的高技能移民才会消费。当地人不得不牺牲效率,忍受长时间通勤——我的朋友 Ting Jia(化名)经常开着手机,一边打电话(或发短信、看剧),一边开车,但从未遇过车祸。

其他行业也因交通不便而发展受限——比如,马来西亚的外卖和电商,运费就偏高。以外卖为例,其外送费大多在 5 到 16 元人民币之间。我最夸张的一次经历是叫海底捞,只点了些菜品,没要涮锅那种大件,但距离较远,外送费要将近 50 元人民币。

令人比较惊喜的是,在相对发达的地区,支付宝和微信钱包都很普及,淘宝在马来西亚也能使用。很多区域的建设水平在 “基建狂魔” 的推动下越来越好......不少中国企业借助一带一路的支持,在东南亚深耕,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因此,大部分生活在这里的人(包括外国人),总以为中国是极其富裕的超级大国。当我提到中国仍致力于人口脱贫时,许多人都觉得难以置信。

种族对立、政治动荡

马来西亚是多民族、多宗教国家,该国政府常年被巫统(马来人政党)掌控,其政策一直向土著倾斜,挤压了少数族群的权益,导致不同民族间的矛盾尖锐。想当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本是一家,但因华人与马来人积怨已久,新加坡最终被马来西亚踢出联邦,被迫独立。

至今,大马华人依然坚守中华传统文化,从某方面讲,算是对马来政府的无声抗议。他们设立华文学校,筹建各种中式庙宇和宫殿,以显示民族凝聚力与影响力。

参与建设的商会或组织,会被记录在建筑的某块墙壁或装饰上

我的马来朋友曾说:“如果没有认识你,我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对华人有好印象。” 因为华人太贪财,且拒绝融入主流文化,侵占了马来人的生存空间。

我的马华朋友则说:“我们华人真的很努力,即使马来人如此打压我们,我们还是闯出了一片天。” 反观马来人,坐享更优的国家政策,却不思上进,还整日抱怨。

但是,无论是马来人、华人还是印度人,基本都对政府极为不满,指责其效率低下,腐败横生。民众抱怨执政者本是常事,但马来西亚所爆发的民怨强度,在我的见闻中仍算少见。

2020 年初,这边发生过轰动一时的政治危机。Facebook 上怨声载道,其中有篇帖子令我印象很深,大概意思是:我尚未出世的孩子啊!爸爸一定会努力,不让你降生在这个国家。

马来西亚的精英人士不是想移民,就是已经移民了。我曾和 Ting Jia 聊到,我们共同的朋友可能要远嫁他国,感叹她父母肯定很难过,毕竟很少能见到女儿了。Ting Jia 却觉得,她父母绝对会为她高兴,这个国家,能离开就别留下了。

政局不稳,人才外流——这样的国家想谋求发展是极困难的。

去马来西亚前,我咨询过做 HR 的朋友,大马的薪资水平如何。那人没直接答我,而是回复:“说实话,我们在马来西亚招不到高素质人才,能力强的,都去新加坡了。” 我虽明白他的意思,但直到工作后,才有了更切实的体会。

举个例子,我快离职时,和公司 HR(马来人)结算薪资,发现对方把某个部分算少了一半,就发邮件问了下。几天后,对方说自己没错,还把她的核算方法解释了一番。我看出她的漏洞,和财务咨询后,将正确公式列出,且带入数据,把核算结果全部回复过去。谁承想,她竟仍坚持自己是对的。我俩就接着一来一往,磨了好几个回合......本来,这部分工资的算法很简单,只需中国初中数学的水平,我一度怀疑是不是公司想故意赖账。最终,这件事惊动了 HR 部门的上级(乌克兰人),这位老板花了 3 分钟计算后表示:我算的结果才是对的。

其实,那个 HR 并非故意找茬,而是真的马虎,与很多员工发生过类似纠纷,最后也都诚恳道歉。然而,她曾提到自己有联合国下属机构的工作经历,还在网上开过理财课,算是蛮有资历的职场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