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天天有噪音,两年来被电钻声折磨,新加坡妇女:在家也得戴耳机

新加坡组屋邻里之间,不乏有相亲相爱,互相帮助馈赠的好邻居,但是我们听到的更多的是,左邻右舍因为噪音或者味道互相投诉,闹得很不愉快。在疫情之前,人们白天出去上班,晚上回家洗洗睡下,基本上也没什么大矛盾,但是随着疫情时间越来越长,居家办公越来越常见,越来越多的问题也就凸显出来了。

居家办公本来就效率不高,如果再遇上来自四面八方的噪音,更加影响办公的效率,心情烦躁加上效率不高,这问题就可大可小了。

蔡女士称噪音导致她神经绷紧、血压上升,得吃药控制。(徐颖荃 摄影)

女士控诉邻家天天有噪音,两年来被电钻声折磨,血压飙升,需要吃药控制,苦不堪言。

读者蔡女士,现年71岁,家住勿洛北3道第401号楼,向《新明日报》记者表示,过去一年多,自己和家人在家中饱受噪音的困扰,导致精神上的压力升高。

她说,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她教唱歌的工作受到影响,呆在家里的时间也更长。在此期间,从上午9点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楼上传来电钻声、落锤声、锤子声。

在家也得戴耳机

原来以为邻居装修,过了一段时间就好了,没想到声音一直持续到今天,蔡女士几乎天天听到。

「今年九月上门询问邻居,也试着报警及联络市议会,但问题一直无法解决。」

她说,上个月体检发现有高血压,还时常头晕,在家还得戴耳机,到耳朵疼。夜里也睡不着。

三年多前楼上的邻居搬进以后,孩子们还经常蹦蹦跳跳,弄出噪音,我都没有加计较,但是电钻的声音真的让人受不了。”

楼上邻居:没钻东西

当记者走访楼上邻居的时候,冯女士(42岁,工程师)否认自己有钻头。很久以前,有一次电钻装了电钻,以后就没再用,家里也没有电钻。

「我丈夫白天出去了,晚上11点才回来,而且我在家也没有用电钻。」

风女士说,听到过类似的声音,但是没有深入到来源。

其他邻居:常有不同单位装修 非一人所为

一些居民表示,经常有一些单位在装修,认为噪音并非一人所为。

采访其他居民的时候,有人说听到了电钻的声音,很大,但是没有证据表明声音来自哪里,不知道怎么投诉。

也有市民表示,装修的声音来自不同单位。

市民林小姐(29岁,经理)则表示,这一两年来,新搬来的人很多,不时还会有装修工程。

记者走访时发现,其中一个单位已经装修完毕,根据张贴的通知,单位获批准于本月4、5、6号进行拆除,10月4日至11月2日进行装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