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力部放宽劳工措施:“全包就业”,还给续签、免隔离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对于消费靠游客,劳力靠外国人的新加坡,疫情之后的行业震颤才开始。停滞一年多的经济刚有起色,由于德尔塔变种新冠的日益渗透,新加坡不得已再次“封城”。

如果说疫情间歇性崩溃,那新加坡的劳力市场就是持续崩溃!本地人不想干,印度人进不来,中国人请不起,本地陷入“用工荒”,为此人力部宣布最新措施,挽留“老人”,引进“新人”。

特定时间的建筑工人工作许可证

即便不达标也可续签两年

人力部长兼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医生表示,建筑、海事与加工业是新加坡经济的重要驱动力,为了舒缓人力短缺的问题,推出了一系列的新措施不仅要保留现有的外籍劳工,同时也能让公司引进新的员工。

根据人力部最新颁布的政策,如劳工的工作许可证在今年7月至12月期间到期的话,即使不符合续签标准(如超出了就业时间或就业年龄的上限),政府也可将其工作许可证续签两年。

在过去,政府对每个建筑公司聘请的外籍工人都严格要求,必须至少有10%是高技术工人。建筑和加工行业的公司在雇用来自印度、斯里兰卡、泰国、孟加拉国、缅甸、菲律宾和中国大陆的外籍工人时,也要求工人必须有工作经验。如今,这些条款和政策都给疫情让了步,暂时免除。

 SP及EP等工作准证

IPA信的有效期将获得多次延长

另外,从今年7月1日起获批的工作许可证,如果持有人因目前新冠疫情的边境限制而暂时无法进入新加坡,这些外籍工人IPA信的有效期将获得延长。人力部表示,有效期将从7月1日起自动延长6个月,并有可能再延长6个月,长达一个年。

部分外籍工人

入境新加坡可免隔离

此外,若持有工作许可证(work permit)或S PASS的工人在过去21天内呆在文莱、新西兰、台湾或中国大陆(江苏省除外),就可以在抵达新加坡时省去14天的居家隔离。如果他们是在香港、澳门或江苏省,在酒店或住处隔离7天即可。

放开外劳配额

中国劳工不再受最低聘用期约束

放宽外劳配额(Man-Year Entitlement,简称MYE)的限制,从今年10月1日至明年3月31日,建筑业、加工业雇主聘用或者续聘中国劳工及非传统客工来源国员工时,不再受最低聘用期约束。

人力部推出保留计划

多居留30天、返程有专门机构安排

从9月1日开始,新加坡人力部或新加坡建筑商公会将在有经验的建筑业劳工工作准证到期或者被注销时,询问是否打算继续留在新加坡工作。

如果有:他们将通过新推出的“保留计划”(Retention scheme),在本地居留多30天,要让建筑商公会为他们配对新的雇主。在等待工作这段时间,建筑商公会会提供劳工的食宿,即便无法成功配对客工与新雇主,公会也将负责客工的返程安排。

如果没有:回程由原来的雇主负责。

推行隔离试点计划

引进540多名印度劳工

除了政府在出台政策扭转目前的人荒现状,其他组织机构也在团结一致,挽留劳工。较早前,建筑商公会、新加坡海事工业商会和新加坡石油化工企业协会推出试点计划。

计划内容就是在劳工来新加坡之前,先在自己国家的指定设施完成14天的隔离以及冠病检测,确定没有染病之后再入境新加坡,抵境后再在本地履行居家通知,以及接受新一轮的检测。

通过这个试点计划,已有540余名首轮印度客工,其中只有一人疑似确诊,剩下人员安全。接下来相关机构将从其他国家引进更多的劳工,填补建筑、海事和石油行业的人力缺口。

已有至少11万劳工离开

公司要减少劳工依赖、多吸引本地人

据了解,新加坡建筑行业的外籍工人只允许来自特定国家或地区,如马来西亚、中国大陆、台湾、韩国、印度、斯里兰卡、泰国、孟加拉国、缅甸和菲律宾。

近年来,该行业的劳动力正在持续萎缩。截至2020年底,新加坡在建筑行业雇用了约31万余名外籍劳工,而在2015年底,这一数字是42万余人,走了将近11万人。

以上政策和措施只能缓解燃眉之急,但这并非长远的计划。陈龙医生也说到:“公司要加快转型的步伐,利用科技走向数码化,从而减少对外籍劳工的依赖。与此同时,公司也可以重新设计工作,以吸引更多本地员工”。

新加坡女佣一位难求

缺口达3万人

疫情造成的劳力市场生态被破坏,除了外劳成为香饽饽,女佣更是频繁告急,双职工的家庭撑不住!一位难求的女佣坐地起价,雇主反而成了弱势群体。

其实新加坡的女佣荒确实从疫情开始就慢慢存在了。根据人力部的数据,截至去年12月,外来劳动队伍中的女佣人数为24万7400人。

新加坡在实施冠病阻断措施后,不允许外籍员工和女佣入境,已导致约3万名女佣无法入境。

劳务中介协会会长杰普雷玛(K Jayaprema)5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来自冠病高风险国家的女佣暂时不能入境,女佣来源全被阻断,岛内基本上请不到女佣,只能坐等措施放宽。

人力部兼教育部政务部长颜晓芳也在面簿贴文透露,许多公众联系她和人力部员工,申请让外籍女佣入境新加坡,以协助他们应付家里的家务和照料需求。她吁请公众体谅当局收紧女佣入境措施,以协助大家安全地度过疫情。牵一发而动全身,长期以来女佣的新加坡家庭矛盾也增多起来。

近15万人离开新加坡

当局预计放开工作准证

新加坡闹“人荒”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劳工如此,各行各业亦是如此。根据新加坡“2020年全国人口普查”第一批数据,新加坡永久居民(PR)人数下降了近2万人。

数据来源:新加坡统计局

另外,在2000年到2010的上个10年里,新加坡的人口平均每年增长2.5%,而2010年到2020年这10年里,新加坡的人口平均每年稚增长1.1%,连上个10年的一半都不到!

将2020年单独拿出来看,跟2019年相比,新加坡2020年的总人口下降0.3%,主要因为新冠疫情和经济增长放缓,非居民人口减少了2.1%,也就是说在新加坡持有工作准证人群减少了。这些人里有被裁员,也有主动离开。

针对新加坡本地人口“人荒”问题,协助管理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英兰妮强调,新加坡政府着重打造坚实的新加坡核心,再以永久居民和非居民人口来加固。

外籍员工成为发展必需品

新加坡如何扭转劳力逆市成焦点

外向型经济特点以及种种其他因素本身就决定了新加坡经济建设很大程度上依赖外国人。尤其近年来,人口老龄化及劳动力萎缩已成为新加坡难以扭转的趋势,外籍员工成为当地的行业必须品。

那就目前严重的用工荒,究竟如何扭转,相信也是当局疫情后筹建的重要事项之一。看完文章的通心粉,你又是如何看待新加坡错综复杂的用工荒呢?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小蛙譜寫人生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