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预测香港大批外籍白领出走,会流向新加坡,如今真实情况怎么样?

新加坡的外籍白领人数近两年来持续下滑。(海峡时报)

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在新闻版面上,不乏一些有关外籍白领员工因受不了新加坡防疫措施而决定“远走高飞”的报道。

根据新加坡人力部的最新数据,截至去年12月为止,本地持有就业准证(EP)的人数只有16万1700人,比2020年12月少了8.7%,更是2010年以来的新低。

现行制度下,持有本地就业准证的外国人必须符合每月至少4500新元的收入门槛(金融服务业须达5000新元),同时必须担任经理级、管理级或具备专业性质的职务,也就是俗称的PMET。

就业准证人数递减,基本上也意味着本地的外籍白领员工人数越来越少。

个中原因不难想象,过去两年全球疫情下的出国/出行限制,导致本地的外籍白领人数减少。

(资料来源:人力部,红蚂蚁制图)

实际上,新加坡的整体外籍员工数在过去两年都呈现下滑趋势。去年12月本地外籍员工总数为120万零400人,相较2020年12月减少了约16%,可见外籍白领并非唯一人数减少的群体。

(资料来源:人力部,红蚂蚁制图)

除了外籍白领,属于熟练技术范畴的S准证(SP)持有者人数也从2019年12月的20万人,锐减至2020年12月的17万4000人,并进一步在去年12月滑落至16万1800人。

(资料来源:人力部,红蚂蚁制图)

外籍蓝领工作者持有的工作准证(WP)也从2019年12月高峰的99万9000人,下滑至2020年12月的84万8200人。

但由于我国政府决定填补建筑业等行业的外籍劳工空缺,加上本地边境限制逐渐松绑,工作准证持有者在去年12月,反而增加了1万5400人。

(资料来源:人力部,红蚂蚁制图)

香港的“出走潮”未惠及新加坡?

新加坡外籍白领人数创下近年来新低,不免让人联想到另一问题:

香港近年来有大量人口外流,难道没有流向本地吗?

据统计,包含外籍白领在内的外籍人士在香港2020年的750万人口当中,占了大约一成。

在2020年6月至隔年6月间,香港共有8万9200人口外流,创下60年来的最大“出走潮”。

这也让外界普遍预测,随着香港大批外籍白领出走,各方面条件相近的新加坡有望成为他们的下一站,两地将出现此消彼长的状况。

香港近年来爆发大量出走潮,外籍人士亦是离港的“主力”。(法新社)

乍看之下,上述预测似乎并未成真。但已有一些迹象显示,新加坡未在香港出现大批出走潮下受益,可能只是短期现象。

不是不到,只是未到。

据《海峡时报》报道,本地一家移民咨询公司[email protected]自今年1月以来,所收到来自香港的咨询数量,比去年同期翻了一倍。

另一旁证则是本地国际学校来自香港的申请人数剧增。

例如,新加坡美国学校(Singapore American School)今年1月以来收到的申请,足足是去年同期的10倍。

东陵信托学校(TanglinTrust School)今年首两个月从香港接获的申请,已超过去年一整年的总和。

另一国际学校伊顿国际教育集团(EtonHouse International School)也发现了类似的趋势。

随着新加坡逐步放宽防疫措施及边境限制,加上香港清零策略与政治局势所造成的出走潮,本地的外籍白领人数预料会有所回升。

本地国际学校收到越来越多来自香港的申请。(海峡时报)

另一边厢,为了确保外籍员工在素质上可媲美本地最顶尖的三分之一白领员工,我国政府也宣布将从今年9月起,将就业准证的收入门槛从现有的4500新元提高至5000新元,金融服务业则从5000新元调高至5500新元。

当局同时也将针对本地有意聘请就业准证持有者的雇主推出互补专才评估框架(Complemetarity Assessment Framework,简称COMPASS),该框架将通过四大项目打分,分数达标者才能聘请就业准证持有者。

上述措施对外籍白领前来本地的诱因是否有所冲击,值得进一步观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