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切换语言对大马人来说平常事,但对日本人来说却是很“了不起的事”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马来西亚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自然和旅游资源享誉全球,殊不知,其人文资源,尤其是语言资源也同样丰富多彩。

马来西亚是一个以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三大族群为主的多民族、多语言、多文化的国家,现有活语言137种。从使用人数上来说,马来西亚主要有马来语、英语、华语和泰米尔语四大种语言。

在日本求学多年的林咏宾,运用大马人懂得多语的优势,赴东京奥运会担任志工,借以协助赛会做好沟通工作。

(新山17日讯)“原来学习到很多语言,好处是这么大的!”来自柔佛州峇株巴辖,目前留学日本的林咏宾,本着自己身为马来西亚人懂得多种语文的优势,在东京奥运会担任志工的11天,用不同的语言在赛会进行期间协助沟通,也因此看到了许多镜头以外不为人知的一面。

林咏宾接受访问时指出,这么一项国际赛事,要和这么多国家的人一起做一件事情,是很困难的,而大多数日本人可能只需要使用一种语言就能活过一辈子,完全不需要使用第二语言,奥运赛事确实让许多日本人感悟到外语的重要。

“日籍志工们许多是为了奥运而学习英语,但沟通过程还不是很顺畅,但已足以让他们感受到跨国界的刺激交流。而他们愿意学习外语,对日本文化之下生活的日本人来说,也是不容易做到的。”

她说,可以随时切换语言,对大马人来说是平常不过的事,但对日本人来说,却是很“了不起的事”。

听懂语言 临场感不一样

她举例,在乒乓球赛场内,不管选手来自欧洲还是亚洲,教练多是中国人,选手也是来自亚洲地区的,因此日本籍志工可能就听不懂华语,但她在赛场上就会听懂了他们的战略。

“如果是自己不懂语言,别人说什么都会觉得那只是一种背景音,但如果听得懂,就会专注听他们说什么,就会跟其他志工有不一样的临场感。”

“这方面我特别觉得有优越感,因为听得懂很多语言。”

除了在指定赛场帮忙,志工也需要因一些紧急状况进行场面控制,这方面就需要懂得多种语言的人来仔细解释,化解当中的误会。

“在这种时候,如果用不熟悉语言沟通,往往就会省略一些细节,包括一些日本籍的志工会选择用比手划脚的方式给予指示。”

她举例,在冠病疫情下举办的奥运赛事,由于需要进行防疫工作,媒体一概不能住在选手村,而选手有专属的动线。很多媒体不了解动线分离的细节或理由,所以很生气,这时候如果不仔细给予解释,对方可能就误会了举办方的用意。

在日本留学多年的林咏宾,目前就读九州大学建筑史研究室硕士课程。她是于2019年申请担任东京奥运会志工,申请过程中可以填写3个志愿服务选项,即希望到什么赛事场馆服务。期待看到大马选手上场的她把第一志愿给了羽球,惟无法如愿,但她也很开心获得机会到乒乓场馆服务的机会。

林咏宾指出,由于赛会现场限制多,以及配合日本人注重肖像权的文化,因此在赛场内的拍摄,画面都不能出现选手、“观众”(其他项目选手或教练)、评判、甚至志工的身影。

林咏宾:赛场禁忌条例多志工违规即被请出场 

究竟志工需要注意什么?林咏宾表示,每个奥运东道主都有不同的禁忌和浅规则,而在东京奥运赛场禁忌、条例多而严谨,若不遵守,马上就会被请出场,甚至被终止服务。

被分配到乒乓赛场服务的林咏宾表示,志工并没有因为可以接近选手而有特别待遇如可以亲近、拍摄心仪选手或合照;负责不同赛事的场馆者,志工都会因为主管的人不同,而被要求遵守不一样的规矩。

不能对外泄露机密

“但大体上,全体志工都不能对外泄露机密,比如内部资料就不能拍照或者放在社交媒体,也不能在社交媒体发布对奥运不好的消息或评论。”

她指出,其馆场主任非常严格管理志工的各个方面的表现,曾有一名香港籍志工,因为在选手出场领奖之际用手机拍摄选手,结果其通行证马上被拿走,志工资格也马上被取消。

“其他的比如在比赛时,有在观众席偷拍赛事的,就会收到警告。因为奥运是有转播权的,所以比赛当中任何人都不能拍照,赛场的任何角度,都不能进行拍摄。”

在赛前已掌握各个拍照站点的林咏宾,在休息日会担任志工们的临时导游,带大家到处打卡拍照留念。

禁与选手寒暄合照

她说,身为志工,被指示不能影响选手心情,因此不能和选手有半句对话,但简单谢谢还是可以说的。

“我们不能影响选手的心情,所以不能跟选手寒暄、不能要求合照,也不能在选手进到馆场后,自拍或者拍选手。”

“日本人很注重肖像权,即便是平时走在街上要自拍都会很注重这点隐私,所以在奥运会场更可以明显发现这样的文化存在。”

“更何况奥运拥有转播权,志工不得用工作方便,录制会场赛事画面,但只要赛事还没开始或已经结束,所有选手离开了,还是可以获得通融进行自拍,只要不拍到其他人即可。”

她表示,为了让拍摄画面好看,志工也会被要求做不同的配合,比如帮选手提包的时候,无论选手有没有跟上,志工都不能回头往后看,而即便选手的包太大太重,志工提取时脸上也不能展露出吃力的表情。

日职场文化展露无遗

“此外,即便选手的包太大或太重,都不能落地用拖的,这方面是避免伤到会场的地板。”

她说,日本人的职场文化也在奥运赛场上展露无遗。检讨,是每天的赛前功课,包括检讨直播、转播画面拍到的情况,任何细节都不能被放过,例如:除了提包的时候脸部表情不能表现出很重,志工在竞赛时擦桌子也要展现“干净俐落”,要来回两下就擦好。

“其他规则,也包括志工的工作天,一律只能连续工作5天,工作5天后间中必须休息至少一天才能继续工作。”

“在球场上,每天都是有新的规矩出现,如果休息一天就会跟不上日日更新的规矩,可说是最完美的都是在明天发生。”

除此之外,她表示,奥运选手村和赛场的安检严厉不在话下,每天上班都犹如登机前受检。如果背包里有水瓶,每一罐都要在安检人员面前打开喝一口,证明是饮料;而测量体温以及消毒双手,相信只有在疫情下的东京奥运会才会有此防疫条例。

林咏宾结束11天的志工服务,获得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为名发出的纪念徽章。

看到赛事镜头外的“真相”

林咏宾表示,日本人注重礼仪,但在会场上,太多礼仪反而会被评判催促和省略,讲求“速战速决”。

她指出,有一次,一名日本籍志工,在收到评判指示的时候,先一鞠躬才走到竞赛球桌擦桌子,之后又再一鞠躬才走出球桌范围,这个行为看起来十足“日本文化”却不得不被“省略”;评判即时要求志工免去这种礼仪,而且要以小步跑取代走入、走出赛圈,争取时间。

此外,她说,乒乓赛事甚至其他项目赛事曾被一些网民指选手使用拖延战术,但每一个情况可能就只有在场的志工和批判最了解。

她举例表示,在此次的乒乓赛事中,混双冠军赛的日本选手也被网民指以桌子滴到汗理由要求擦桌子作为延战术,她特别想解释的是,在拍摄镜头以外,很多时候乒乓桌确实有滴到选手的汗水却无法透过镜头看得仔细,只有负责擦桌子的志工才知道是真是假。

负责该场赛事的志工,也亲自证明了当时是真的有汗水滴在球桌上。

志工服务好 获赠徽章

担任奥运会志工也有金银铜“牌”可以拿?

林咏宾分享到,担任志工也有受到实际鼓舞和奖励的时候,好比服务的第一天,就会拿到主办方赠送的铜色徽章,以资鼓励;而在服务的第四天、第七天和第十天,也会获赠银色徽章和金色徽章。到了她服务的最后一天,也就是第十一天,还特别获得以奥委会主席为名的致谢信,并有附上一枚特别徽章。

“可能大家会有疑问,为什么不是服务的第五天拿到银色徽章,那是因为服务到第五天,就会有资格参与抽奖,奖品是特别的徽章和东京奥运会纪念手表,而我很幸运的抽到了那只手表。”

她说,拿到这么特别的奖励品以外,每名志工在服务之前,都会拿到合身的志工制服,当中包括:2件蓝色恤衫、1件长裤、1顶帽子、1个口罩、1个腰包、1个水壶、1双鞋子和1双袜子。

虽然没有如愿拿到第一志愿的羽球项目,但林咏宾仍很开心能在乒乓赛场服务。

受运动员坚持精神激励

总结此次担任志工的经历,林咏宾表示,对运动精神予以运动员生命的激励,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有时候,看到运动员快要输球了,而且全场都在‘看衰’,但他们还是坚持,没有放弃要追回分数,让在场的我被慑动。其实,这个是我们在生活中也很重要的生活态度。”

有意担任残奥志工

为了参与奥运不畏疫情,并已放下研究所事物一个月的她,在得知即将在本月25日举行的残障奥运会还有志工空缺,已蠢蠢欲动。

此外,她也希望在2023年参与巴黎奥运志工的招募时,再次争取到担任志工的机会。

林咏宾(右):大会为了让直播画面“好看”,志工受指示在带领选手出场时,不能转头查看选手有没有跟上。

林咏宾和其他志工一样,每服务达一定天数就会获赠徽章以资奖励,图为她服务第一天、第四天和第十天所获得铜(左起)、银、金徽章。

服务到了第五天,林咏宾获得抽奖机会,还因此获赠一只奥运周边手表产品。

林咏宾展示担任奥运志工所取得的全套制服,包括衣服、裤子、鞋袜、帽子、口罩和水瓶。

其中,马来语是马来西亚的国语和唯一官方语言,也是人口占多数的马来民族的母语。华语是马来西亚华人的主要交际语,除了普通话,他们也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闽南语、粤语、客家话、海南话、福州话、潮州话等中国南方方言与其家人、朋友交流。占总人口约7%的印度人至少讲9种不同的语言,如泰米尔语、泰卢固语、孟加拉语、马拉地语、马拉雅拉姆语等。此外,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约11%、分布于东、西马的原住民也讲多种他们自己的语言,如特米亚语、吉哈特语、雅贡语、玛美里语等。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小蛙譜寫人生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