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悄然兴起了付费租友平台,出租人以女性居多?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休闲时间,约上三五个好友小聚一番,或者和家人一起共进晚餐,也许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儿。但是,对于一些长期独居的人来说,这样的时光却是十分难得。在日本,近年来新兴起一种租赁业务,让“租朋友”,甚至“租家人”成为可能。

如今,新加坡也兴起了这种服务。

租一个朋友是什么体验?

近几年,新加坡悄然兴起了付费租友平台,用户可以在网上付费获取交友体验。

本地交友平台Maybe.sg的创始人Razzy是从日本的租情人服务得到灵感,把它改成租朋友服务,至今吸引了90名年轻男女成为出租人,以女性居多。

在平台上可以看到有不同的选项,承租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男生或者女生,一般以2个小时起租,价格在180-380新币之间。

每一个出租人的资料都写的比较详细,以其中一名女生为例,包含了身高,年纪,爱好,可预约时间等。

有趣的是,很多承租人都是30-40岁的白领人士,他们日常工作繁忙,很少有机会接触到新的朋友,也有一些人不擅长社交导致身边的朋友很少。

出租人的业务也很简单,按照对方的要求到指定地点见面。

「不同的客人有不同的要求,有人只是孤单,想找人倾诉,有人找个人陪着吃顿饭;有人找人一起看场电影...」

许多孤独的个体需要有人陪伴,有人倾听。

例如本地的一名白领,今年39岁,他因为寂寞而被租友平台广告吸引,于是租下一位朋友。他和这位”租友“一起分享生活中的所学,饮食和心态等,很谈得来,已经见了两次面。

会不会难以划清情感界限呢?

当双方了解加深,自然会感觉亲近,这是人之常情。租友的风险就是感情的滋生。

很多租友表示,自己要清楚自己对这类付费服务的期望,并有意识地避免跨线。

创办人Razzy也表示会在出租人正式加入前,讲解保护自己的条规,例如不可乘搭客户的车子、只能在公共场所见面、除了握手不能有任何肢体接触,尽量在可控范围内保护各方。

这类租友服务起源于日本。

出租人森本祥司

近来,日本一位名为森本祥司的“出租人”成了网红,他在2018年6月,成为一名出租人,日常生活就是把自己出租,繁忙的时候一天有几十件出租业务找上门来。

“出租人”的特点在于什么都不做,只是听和陪伴,现代人要的是更多的是陪伴和心灵的安慰。

有观点认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国民就是日本人,家人以外的联络网是非常薄弱的。日本人的社会关系资本的指数在149个国家中居101位,特别是男性。

所以在日本,出租情人和好友的业务异常发达。

这个现象到了中国,更多的是体现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出租女友或者男友。

只要在网站上输入“租女友”“租男友”“租女友过年”“春节租男友”等字词,就会出现成百上千个不同的搜索结果。租友的价格普遍在300元至500元一天,春节期间甚至达到每天千元左右。

尤其是春节将至,一些“剩男”、“剩女”开始在网上花钱寻找“临时另一半”。“租友”事实上是由父母和子女之间价值观的碰撞、冲突所产生的。老一辈人的传统观念是以亲子关系为中心,都想让孩子早些结婚生子,但是现代人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过大,恋爱和结婚的事情自然就被抛之脑后,于是才有了春节租友回家过年的现象。

每个不同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下总会有类似的产物,但又有些不同,总的来说,孤独可能是人类无法跨越的坎儿吧….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小蛙譜寫人生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