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字”之差,被困樟宜机场地下室,中国网友:连一条毛巾也不给我

疫情当下,各国出入境政策变动频繁,如果了解不清楚,或者一旦做错,或许会面对麻烦。

一位中国籍网友李先生如今就受困在新加坡樟宜机场。李先生是一家跨国电器公司的总经理,由于通行证的“一个字母”之差,他从瑞士抵达新加坡后,就被拒绝入境。屋漏偏逢连夜雨,李先生在机场又因核酸检测呈阳性,暂时无法回中国。

现在, 瑞士回不去,中国回不了,新加坡进不来,李先生就这样被“卡”在三个国家之间,进退“三”难....

以下内容根据李先生个人陈述及电话访问内容整理而成:

 11月8日,抵达新加坡 

我是在11月8日乘坐新航从瑞士苏黎世飞往新加坡的,因为申请错了资料,导致无法入境。

(李先生表示自己当时申请的是ATP-Air Travel Pass,但从瑞士入境新加坡应该是需要申请VTP-Vaccinated Travel Pass)

我当时想或许可以转机回中国,万万没想到....

 11月9日,机场核酸检测阳性 

新航协助我在机场做了一次核酸检测,隔天就有人打电话告知我,检测结果为阳性,我无奈,实际上我一直没出现任何症状。

根据大使馆规定,阳性需要等3个月康复后才能回国,我心中百般无奈,但还是希望争取一下.... 

11月11日,医院核酸检测阴性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并保证有足够的能力支付费用,机场人员把我送到了医院进一步检测,结果却是阴性。

前往医院前,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ICA给我开了一个特殊通行证special pass。但再次回到机场后,却有另外一个机构的人把我的护照和刚刚开的special pass给没收了。

我从医院回来以后,被送到了一个密闭空间。在此之前的4天,我一直睡在樟宜机场T3航站楼的过道上。

 11月12日至今,可能将在寒冷的地下室熬三个月 

无法入境,核酸阳性,护照被没收,如今我住在这个温度基本在16度或17度的地下室里。到目前为止连一条洗漱毛巾都没给我,怎么洗脸洗澡?

我提出想更换其他隔离酒店的要求,却被告知要给每天1千新币的监管费用和300新币左右的酒店费用。如果只是酒店费用,我可以承担。

我没有消费权利,实在冷的受不了,我只有强烈要求出来吸烟,看运气,一天可以出来两次吸烟。

这可能是新加坡法律,我尊重新加坡法律,但是我也认为非常不人道。

我没有办法回到瑞士,也不能回中国大陆,也不能入境新加坡,目前看来我只能在这个寒冷的地下室熬三个月。

樟宜机场工作人员的回复如下:

Changi Airport Group is looking into this matter and will work with our airport partners to provide asssistance, where possible, to the passenger.

樟宜机场集团正在调查此事,公司将与机场相关的合作伙伴一起,尽可能为乘客提供帮助。

当事人李先生在联系樟宜机场后不久发来消息说,机场工作人员已经帮忙给送了盖的毯子,还来检查了房间的温度。他还说,“非常感谢!希望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吧。”

疫情下无数人被迫居家办公或居家学习,但也有一些人,如上文中的李先生一样因为公务不得不外出,乃至出国办公。然而,由于疫情多变,各国政策也存在差异,所以很多人临到机场或到了另一个国家,才发现面临挑战和问题。在这里提醒各位出行时除了注意个人安全,也一定要了解清楚各国政策,以免到达之后惹来麻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