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冬海集团2021年净亏损20亿4000万美元,游戏娱乐业务红利不再?

疫情笼罩下,东南亚数字经济的投资依然活跃,但企业业绩表现却呈现疲态,总部设在新加坡本地的冬海集团(SEA Limited)和Grab去年亏损幅度再扩大。

(图源:视觉中国)

3月1日,东南亚“小腾讯”冬海集团公布业绩报告,去年第四季亏损扩大到6亿1760万美元(8亿3000万新元),2021全年净亏损达20亿4000万美元。集团股价当日应声下挫,市值一度缩水约13%,收126.50美元。

(图源: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东南亚网约车及外卖平台巨头Grab于3月3日同样发布业绩报告,公司去年第四季亏损达到11亿美元,营业额下降44%至1亿2200万美元,2021年全年亏损36亿美元。业绩公布后,Grab当日股价跌幅达37%,收市报3.28美元。

自去年10月以来,冬海股价一路“跌跌不休”,而Grab自成立以来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冬海游戏娱乐业务红利不再】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冬海集团盈利主要来自于游戏娱乐业务。2021年,公司全年营收为99亿5000万美元,其中游戏娱乐业务营收就达到43亿美元。然而,伴随着2021年底许多经济体的重新开放,冬海的游戏用户参与度及在线活动已有减缓迹象。在2021年四季度,游戏活跃用户和付费用户数量均出现负增长。

不过,冬海集团手中能打的牌也不只有游戏娱乐业务这一张,它还有电商和支付两大业务。

随着电商近些年在东南亚地区的迅速发展,冬海集团董事长兼CEO李小冬就称,预计2022年,旗下电商平台Shopee有望在计入总部成本之前,在东南亚及台湾市场取得正的调整后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SeaMoney也有望实现正现金流。在2025年之前,Shopee及SeaMoeny 所带来的现金流也将支持这两项业务的长期发展。

【Grab网约车业务受重挫】

与此同时,本地另一互联网巨头Grab因受到疫情的影响,网约车业务受到重挫,导致去年业绩下滑。

财报就显示,Grab网约车业务去年全年GMV(商品交易总额)为28亿美元,同比下降14%,营收约4亿6000万美元,同比微增4%。为维持市场占有率及竞争力,Grab仍需向司机和消费者提供巨额补贴。

Grab集团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陈炳耀(Anthony Tan)称,尽管面临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挑战,2021年仍是该公司迄今为止最强劲的一年,在GMV和营收方面均实现了大幅增长,调整后EBITDA也在持续提高。他也表示,2022年将在新加坡推出数字银行业务,这将成为Grab的又一分水岭。

不难发现,电商、数字银行将成为两大互联网企业下一个发力点,但目前这两大巨头均处于亏损状态,如何走出盈利模式,仍是未来的挑战。

【Gojek联手Tokopedia与两巨头分庭抗礼】

既然提到冬海与Grab,那就不得不提及他们在东南亚的竞争对手Gojek。

去年5月,网约车出身的Gojek就与印尼电商Tokopedia合并,设立GoTo集团。该集团业务覆盖至交通物流、送餐外卖、电商、娱乐、金融等多个领域,创造了东南亚又一个平台生态系统。

这样的场景会否让你感觉似曾相识?没错,早在2018年,当Uber把东南亚的业务卖给Grab后,Gojek和Ryde立即现身抢滩新加坡网约车市场,“三分天下”的格局首次形成。

而如今,雪球越滚越大,单单网约车已经满足不了互联网巨头的胃口,大佬们又开始将支柱业务从网约车领域转向了金融。目前Grab、GoTo和冬海集团都拥有自己的金融平台,涵盖信贷、保险、投资等多个范畴,而支付则成为三家共同聚焦的核心业务。

新加坡风投基金Beenext的创始人兼CEO佐藤辉英在接受财新采访时就表示,电商、网约车等“集市业务”(marketplace)能够为公司带来大量用户和边际利润,而支付等金融服务也能带来大量优质数据,并可提升集市交易的流畅度,二者形如互联网业务中的“国王与王后”,相互结合顺理成章。

基本可以预测,未来几年,GoTo、Grab和冬海集团之间的“三国杀”肯定无法避免,而东南亚的互联网行业格局长期内也将继续维持这种“三足鼎立”的竞争态势。对于这些互联网企业来说,这既会是一大机遇,也将会是一大挑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