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辣玉沙辞职了,还要为三次撒谎负责吗?

大家都知道,前阵子新加坡国会出了个罕事。

国会议员、工人党成员、盛港选区议员辣玉沙,竟然三次捏造事实,往新加坡警方泼污水。

事情暴露以后,新加坡当局派专人对此进行调查。

一直到这两天,辣玉沙辞职,这场“滑稽大戏”才有了落幕的意思。

辣玉沙的请辞信

辣玉沙请辞国会席位、退党

还要为三次撒谎负责吗?

昨天下午,辣玉沙跟工人党的领头人毕丹星提出辞职。

这代表她要退党,以及辞去国会席位。

工人党的官方账号特地发文说明。↓

但不代表结局。

据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的陈副教授分析,辣玉沙主动辞职不代表国会不再追究她撒谎的事实。

言下之意,这事可能还没完。

咱们简单回顾下“这事”。

今年8月3日到10月4日期间,辣玉沙前后3次提到,自己曾经陪同一个受性侵的女性到警局报案。

在辣玉沙口中,这名女性在警察局受到了不礼貌的对待。

该警员不仅没有同情心,言里言外意指女性自己行为不端,穿着不当,还喝得醉醺醺。

来源:gov.sg

这个事情从一个国会议员口中讲出来,瞬间引起轩然大波。

但经不起推敲,要证据没证据,要人证没人证。

11月1日,辣玉沙亲口承认这个事情是假的,她说这个女性受侵犯的事件是听闻来的。

承认说谎的同时,她给自己找了个看起来“情有可原”的借口。

比如,她不想公布该女性报案的细节详情,是因为自己也是受害者。

更没有勇气坦白,自己曾在18岁海外留学时碰到过侵犯。

说实话,一个女孩子在海外求学被侵犯确实值得同情。

但自白的时机来的太“巧”。

她在撒谎以后提出这个事情,把自己的隐私曝光给大家,用意就显得更加不纯。

有这种看法的网友不在少数。

更何况,她不是撒一次谎。

第一次,8月首次谈到侵犯女性报警受到不公待遇。

第二次,对这个事情进行所谓澄清。

第三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对她询问。

这三次,她其实掌握着主动权。她完全有机会可以坦白,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她都没有说出真相。

说明什么?

来源:the sg life

说明她尽力在圆谎,圆不住了最后只能坦白兼博同情。

大家可以想一下结局,如果她的谎言没有被追究,那么这污水就会被泼到新加坡警员的身上。

就算警员没做,但是在大众看来,这脏水他不接也得接,被动承下。那么会有什么恶劣影响?

对以法治国的新加坡来说,这是一个简单问题吗?

这可能涉及到更深层的党派说法,咱们就不讨论了。

辣玉沙还掌管着一个盛港选区,这是选民自己投出来的人,却不能对民意负责。

来源:mothership

国会议员的嘴,随便开,无凭无据,随便一个事信口拈来。

这个事的恶劣影响,太过于令人震惊。

要知道,议员数次撒谎在新加坡国会上前所未有。

同时,也动摇了群众对于工人党的公信力信心。

网友反应热烈:支持其请辞决定

“我很好奇,当她过去几个月内发表声明的时候工人党在做什么。”

“很好,以后还是别参政了。”

“果然对国会来说,她太年轻了?她的想法还不成熟,在她开口之前,前辈或许应该给建议。可能她根本就没有找前辈咨询先。”

“这么艰难最后胜选,刚好是可以学习,做点事情的时候。然而她太轻易拿到这个席位,所以不尊重她的选民,还是早早走的好。”

“请辞对她对工人党来说,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她三次在国会上撒谎,已经失掉民众信任。如果是我估计永远都不会再去信她。”

“她好歹做对了一次。承担一个议员在国会上公开撒谎的结果,我希望她以后做个更好更真诚的人。”

几乎评论都是一边倒。

认为辣玉沙的决定正确。但是对于辣玉沙这个人的风评,大家的说法都不一样。

有人觉得她是自食其果,是活该。也有人觉得她是敢做敢当,还有点可取之处。

但是不管怎么说。

坐上国会议员这个位置,竟然不当回事,还三次撒谎,这种事情的发生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因为国会不是儿戏。

而就在今天,国会特权委员会也作出了回应。

辣玉沙撒谎事件,并不会随着她的请辞而落幕。

国会特权委员会回应:

会继续调查

今天,国会特权委员会表示会继续对辣玉沙撒谎事件进行调查。

“根据新加坡国会特权、豁免和权力法令,国会议员以及同国会程序有关的人士的行为都受到法令的规管。

法令赋予特权委员会权力,在完成调查报告前,可传召任何人向委员会供证。”

来源:gov.sg

特权委员会表示,会在恰当的时候向国会提交报告。

这意味着,这个事情还没结束。辣玉沙请辞是她个人的决定,但是国会会对此做出什么惩处,还没着落。

这个情况也不意外。

特权委员会并不是揪着辣玉沙事件不放。

而是新加坡自独立以来,尽管有处理过几个议员跟非议员,但没有一次的性质比这回严重。

前所未有,辣玉沙开了议员在国会上撒谎的先例。

特权委员会必须做出处理,这也是一种警摄。

来源:todayonline

不然,辣玉沙这种滥用国会权利的做法,可能会带出坏风气。

平心而论,辣玉沙最终承认自己撒谎,是需要勇气,提出请辞,也没错。

但这最终是庸人自扰,自食其果。

她是新加坡国会史上最年轻的议员,但却年轻不经事,不懂职责之重。

也有可能这个席位对她来说确实来得容易。

但凡容易得到的,总是难以被珍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