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科兴在新加坡到底怎么样?

大马資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自新加坡卫生部6月16日宣布允许民众在私人诊所自费接种科兴疫苗后,当地掀起了一股接种科兴疫苗的“热潮”。

根据卫生部信息,共有24家私人医疗机构被指定为科兴疫苗的合法供应商,为有意选择科兴疫苗的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和长期准证持有者接种疫苗。

由于新加坡卫生科学局尚未批准使用科兴疫苗,接种者不能在“疫苗致伤经济援助计划”(VIFAP)下索赔,意味着接种科兴疫苗者须自行承担所有风险及治疗费用。同时,接种科兴者虽不需支付疫苗成本,但要向诊所支付10至25新币(约50至125人民币)的咨询费与消费税。相比之下,民众可以在社区等多个地点就近免费接种被纳入“计划”的辉瑞和莫德纳疫苗。

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称允许私人诊所为民众接种科兴疫苗主要出于“部分人基于健康原因不能接种辉瑞和莫德纳等mRNA疫苗”的考量;新加坡卫生部建议民众在接种科兴疫苗前与医生讨论风险,接种者须签署知情同意书。

路透社报道,6月18日起新加坡开始接种科兴疫苗,民众积极响应。

与诸多限制相反的是,科兴疫苗在当地受到普通民众的欢迎。在申请阶段,不少医院开通提前预约服务,斐瑞医院、莱佛士医疗集团、伊丽莎白医院等诊所均表示收到大量咨询与预约电话;疫苗开打后,当地媒体报道称多家诊所电话普遍占线,收到公众的电话“过多”且“自早上8点开工起没有停过”;一些诊所外民众排长队等候接种疫苗,医院不得不调集更多人手负责科兴疫苗的接种工作。

民众选择科兴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认为传统的疫苗技术更加安心;二是认为中国是抗疫最成功的国家,其疫苗值得信赖。

位于新加坡淡滨尼“+点关怀”诊所外连续出现接种科兴疫苗大排长龙的情况,一度惊动警方到场。

然而,在出现“科兴热”的同时,质疑也存在。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6月18日在政府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记者会上公开质疑科兴疫苗的有效性,他表示依据其他使用科兴疫苗国家仍然出现较多确诊病例的情况(如印尼350名医生及前线人员接种科兴后仍确诊),病毒突破科兴疫苗防线的风险“相当显著”,这说明不同疫苗的效能“有相当大的区别”。

麦锡威的言论引起网络轰动,支持者转载并强调“这是科学而非政治”,引述“科学数据”称选择科兴疫苗的智利、塞舌尔等国均出现确诊病例、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的上升,而选择辉瑞的以色列却安然无恙;部分人还借用新加坡“精英主义”的思想,称政府只想给民众最好、最有效的疫苗,继而呼吁民众选择辉瑞和莫德纳。

新加坡卫生部6月底还表示,未纳入全国接种计划的新冠疫苗还缺乏数据支持其有效性,尤其考虑到防范德尔塔变种毒株,要求接种科兴疫苗的民众在参与大型活动前仍须出示病毒检测结果,而接种第二剂辉瑞/复必泰或莫德纳疫苗超过14天后的民众则无须检测。

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

实际上,稍加分析便可发现,许多“科兴黑”的说法难以成立。且不说科兴疫苗已经得到世卫组织批准列入紧急使用清单,“科兴黑”所鼓吹的几乎全民接种辉瑞疫苗的以色列近期已面临德尔塔毒株反扑,半数感染者已接种疫苗;不少民众也发现,即使在英国和新加坡本地,大量的确诊病例都接种过辉瑞或莫德纳疫苗,只是当地媒体不敢或不能质疑得到政府背书的疫苗罢了。

对于部分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消息,印尼疫情任务小组发言人西蒂(Siti Nadia Tarmizi)近期表示需要进行个人情况调查才能得出结论,且在印尼一些重灾区,感染病毒的数百名已接种科兴疫苗的医护人员中“大多数人症状轻微,而且恢复的很快”。

新加坡的“近邻”马来西亚也注意到麦锡威对科兴疫苗的质疑,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公共卫生专家玛丽娜副教授直言不同意麦锡威的言论,她认为必须研究其他因素,包括当地人对标准作业的遵守程度、新变种病毒等;新加坡医药服务总监的声明只是基于印象,而不是来自任何流行病学或临床研究。

马来西亚前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国际医药大学副校长拿督洛曼等专家学者也认为科兴疫苗已获世卫组织确认和批准,安全和有效性毋庸置疑,认为辉瑞疫苗好过阿斯利康疫苗或科兴疫苗并不科学;在疫苗供应不确定的情况下,最好的疫苗就是现在能接种的疫苗,因为“新冠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使你感染的机会。”

尽管围绕疫苗的政治炒作和争吵仍未有消退的迹象,我们必须认识到对疫苗的政治化是不恰当的,这些并不能提高防治新冠疫情的能力,尽快接种安全有效的疫苗才是当前的最佳选择。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见闻,继续关注大马資訊 继续洞见,马来西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