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网友分享:确诊之后医生给我开了两剂药,就让我回家隔离了

小蛙譜寫人生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马热点资讯。

随着新加坡疫情不断发展,需要住院接受治疗的新冠患者人数不断上升。截至22日,新加坡住院新冠患者人数已经升至1109人,其中147例为重症病患,17人须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编者按:最近几天,新加坡每日的确诊病例都高达900,甚至1000多起。网友“焚琴煮鹤”在近日就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确诊冠病的经历。这名网友在确诊后,被医生要求进行居家康复。以下为网友原文:

那天晚上,我一如往常去公共游泳池游满一千米,这是我这两年一直坚持的运动。对一个快到六十岁的人来说,跑步膝盖受不了,健身体力受不了。医生们都建议游泳,于是三年前我跟着教练在一个三人成人小组学会了游泳。

我童年时经常做溺毙的噩梦,所以我有些担心有朝一日被淹。如果不是后背的疼痛,我应该也不会去学对自己挑战这么大的运动。很庆幸十次课之后学会了,之后就是坚持,每天游泳习惯了并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麻烦。

游完泳我骑车回家,边骑边欣赏路边郁郁葱葱的大树和树上生机盎然的附生植物,深深呼吸带着草木清香的空气,内心充满愉悦。

一切如常,不知道险恶的病毒何时已悄悄靠近。

夜里我发烧了,三十八度,喉咙有点不舒服,像是感冒。一宿翻来覆去睡得很不好,觉得很冷就拿出淘宝淘的迷你电热毯使用。以前有点小病扛一下就过去了,现在敏感时期,还是决定去看医生。

 第一天 确诊 

早上八点之前,我戴上N95口罩来到诊所。诊所很近,骑车五分钟就到了。一说发烧,她们就让我走另一个侧门使用另一个带有黄标的电梯,进入隔离的大厅,只见空旷的大厅里几十把黄色塑料椅稀疏地摆放着,椅子上坐着不到十个看诊的人。

大厅很冷,我在发烧,很后悔没有多穿一件外套,但是已经来了就挺着吧。挂号的护士穿着全身的防护服坐在玻璃橱窗后面,清洁工穿着同样的防护服不停地擦拭着大厅的墙壁以及门窗。有点像科幻电影,不真实的感觉。想想这两年来我们历经各种封堵,已经是生活在灾难大片里了,防护服没什么好稀奇的。

终于轮到了我,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医生,声音很温柔,我告诉她我发烧,轻度鼻腔和喉咙不适,没有咳嗽腹泻味觉丧失呼吸困难这些症状。她说看上去像是感冒,需要我做两个病毒测试,一个十几分钟出结果,另一个要等几个小时。

她告诉我如果是阳性,我会接到她打来的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但是如果是阴性,我只会收到两个简讯不会收到电话。我说幸好你提前告诉我,为防备骗子,陌生电话我总是马上挂掉,骗子经常是以卫生部的名义打来。

采集样本的护士小姐姐可能是来自东南亚的某个国家,生得明眸皓齿。她让我仰头,扶住我的后颈,然后用长长的棉签轻轻探入我的鼻腔,瞬间,一种酸胀的感觉传遍全身。随即她又拿来第二根棉签,此刻无处躲藏,只能再次忍耐。

(示意图。图源:Raffles Medical)

回家后不久,我收到第一个检测结果,说我是新冠阳性,与此同时我马上接到那位美女医生的电话,她告知需要居家隔离十天,并且等待政府进一步的通知,看是否需要集中隔离。她叮嘱如果病情转重,就要打电话叫救护车。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